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22、个人爱好是很有必要的
    石涧仁也是这么看的。,

    码头上真的有模特,这几天跟着杨德光在各种批发市场里面钻进钻出,还有耿妹子这个熟悉各种内幕的补充,他也有幸见过几次模特,所以他脑海里面第一反应并没有把那个什么绘画模特跟自己看到的那些花枝招展高挑女人区别开来。

    但出于对对方气质的肯定,还是点头接过了那张名片揣在兜里,转身继续自己的临时工技能学习。

    从码头的棒棒中间冒出来一个人选择到市场角落帮工打杂,这已经是比较少见了,居然还带着个伶俐俏丽的小姑娘一起来打工,那就更加罕见,店里的七八个人都好奇的来观赏了一下,才开始投入工作。

    别的二手市场怎么样操作,石涧仁不知道,这里的二手交易市场就是尽量去收大批的废旧家电,破点旧点坏了都不重要,基本上都能用各种配件维修,然后把外壳打磨一新重新上漆,这样极低的进价就能以一个比较好的价位卖出去,起码耿海燕一看,就知道自己家餐馆那些个冰柜冰箱是从哪里来的了:“怪不得一直都有人在卖二手家电,好多成了家单独住的棒棒、市场帮工住的家里都是买的这种冰箱洗衣机,还有空调,一两百块一个,原来都是他们翻新卖的。”她还看出来有些写满外国字的电器应该是从国外走私来的,听说这种都是国外的洋垃圾,却被国内收来如获至宝的翻新,就跟外面那些卖日本死人衣服的一样。

    对,只是翻新卖个好价钱,把近乎废品的东西卖个低价货,毕竟这种成色再怎么打理也不可能冒充新品,所以石涧仁觉得也不算黑心,干得很卖力。

    昨天其实是最苦的,几乎原始的几十台冰箱外壳除锈完成以后,今天开始拆开一台台维修,有几台甚至稍微弄弄就能准备重新喷漆当商品,于是今天做的事情就不那么单一枯燥,帮忙用螺丝刀配合除锈剂拆卸外壳,试着用喷漆罐涂抹,两个维修师傅多指使了几回就发现这个年轻人聪明手脚麻利,开始叫他试着一块弄,手把手的教

    对于设计者、生产厂家需要绞尽脑汁考虑的结构线路等等,在维修店里就是一堆乱麻,理清就好,懂不懂设计原理和运行规律都不重要,大体的问题无非就是那么几个,线路老化、插件生锈或者氟利昂缺乏,压缩机损毁,维修只要分拆开一段段测试,找到问题,能修就修,不能修直接换配件,找不到配件的,两三台坏的凑一台能用的,也不难,现在大多数家电都是模块化设计。

    看起来纷繁复杂的电子维修,其实说穿了也就这么简单。

    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物理、化学知识的石涧仁干得兴致勃勃。

    耿海燕比昨天看得入神多了,只是这个眼神不知道是迷恋人呢,还是搞清楚了石涧仁的思路,就找了个巴掌大的小木头凳子坐在家电铺子门外的角落,抱着膝盖静静的看,目光都不带离开的。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吧,家电铺子外面卖货那边有老板娘的声音在竭力推销:“我们这种电饭煲是日本来的进口货绝对好,贵是贵点,但是做出来的饭好吃”

    前后持续了好一阵,似乎都没有成功的把东西卖出去,而且推销的东西也从电饭煲到微波炉、榨汁机,什么都在说,顾客看起来好像三心二意的,回应有一搭没一搭,但在比较清静的楼道里很清晰。

    石涧仁专注于维修学徒工的内容,两耳不闻窗外事,耿妹子好像被打搅到了,抬起身子听了一会儿,就有点诡笑站起来,绕开家电铺子绕着从另一边通道转到正面,换了张笑容非常热情的跑进店面里:“老板昨天那种日本电饭煲还有没有,我买了个立刻就被小姐妹拿走了,再卖我一个好不好真的太好用了”一边说还一边掏出钱来东张西望。

    老实说,没有事先排演的家电铺子老板娘还楞了一下,但是认出来这是那个跟临时工一道的小姑娘就很有商贩职业道德入戏。

    五分钟不到,听闻只有最后一台日本电饭煲的顾客夫妇几乎是强行从耿妹子手里把电饭煲买走的,连价没有讲,顺便还买了个日本的二手电熨斗

    最后耿妹子是嬉笑着跟那个老板娘一起转到铺面后面来的,对石涧仁前所未有的好脸色:“小伙子你这个女朋友很不错,脑子很灵光哦”

    石涧仁有点懵懂的听老板娘绘声绘色的表演了两人的双簧,不意外的点点头,又继续埋首修理东西,这让仰着脖子得意洋洋等着表扬的耿海燕很不满,坐回那个小板凳上:“喂我没有做错吧”

    石涧仁茫然的抬头:“没有啊”

    耿妹子嘟嘴:“那你为什么不说好听的”

    石涧仁奇怪:“你不是天天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么,察言观色做得又不错,我为什么要说好听的”完全没有一个男朋友应有的自觉性。

    耿妹子有点委屈,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老板娘倒是听出点端倪:“小妹儿你也是卖东西的我看你蛮灵巧的,要不要来我们这里卖东西一起上下班也方便。”

    刚刚跟母亲有了争执的小姑娘立刻有点动心了,看看专心致志在一大堆电器中间做事的石涧仁,仿佛两个人一起**在外面的小生活立刻展现在眼前,小姑娘竟然有点脸红了

    可下午跟着那老板娘真的卖出去好几样东西,乐滋滋的领了三十块工钱,和石涧仁一起回棚户那边去的时候叽叽喳喳的说了这件事,难得主动开口的年轻人建议:“你不应该来干这个,卖东西对你来说其实是没有什么挑战和前途的,你多花心思做好那个送货的生意,对你,你母亲,你的家庭关系才是正确的。”

    耿海燕简直觉得满腔热情被浇了一头冰水:“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喜欢跟你一起,就是因为你在那里做工,我才愿意去跟着你卖货的,你没良心仙人板板哦”她终于有点忍不住自己的口头禅,但其实也证明她在石涧仁面前愈发没了遮掩。

    石涧仁冷静得的确没良心:“我跟你说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就是麻烦,这也证明了,你现在盲目的放弃有前途的事情,来捣鼓这个,再怎么卖东西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学习的意义,跟我需要了解社会技能完全是两码事,你不要一错再错”

    耿妹子气得把手里的空饭盒直接给石涧仁砸过去,然后怒气冲冲的跑了

    捡起饭盒的石涧仁却长出一口气,决定再也不去那个小餐馆吃饭,只是让杨德光注意去叮嘱耿妹子晚上注意接电话,记下第二天要送货的那几家客户要什么东西,第一二天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真的做起来才知道有哪些需要弥补的细节,得尽快调整好把事情做周到。

    至于自己的吃饭问题,在熟悉了周边环境以后,石涧仁还是决定自己开伙,毕竟过去十多年在山里,除了成天跟老头子了解学习天文地理的各种玄学,一手包办了农田采药打猎的少年人,十多年的做饭烧菜经验,也算是他不多的娱乐爱好之一,更不用说后来把熬药炖汤当成了每天必修的功课。

    一个胸怀兼济天下的让他先用,石涧仁笑着拒绝:“我得去买菜”

    对的,和棒棒们普遍都是随便买点路边的豆腐甚至拣点菜市场的烂帮子菜不一样,石涧仁要去最大的农贸市场精挑细选食材。

    可刚刚走到棚户边的台阶那,鼓着腮帮子的耿海燕就走上来:“我妈叫你下去说话”

    准备享受自己那点小乐趣的石涧仁觉得简直牙疼

    女人太麻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