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23、论优秀谋士的养成
    老板娘抱着手臂在胸前,显得胸部很臃肿,石涧仁就只是快速扫过对方的脸,转头看着远处防波堤墙角下那些开始炊烟袅袅的灶,寻思自己到底还要买些什么。

    他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让老板娘真是无名火上头:“你拽什么拽以为勾搭了耿妹子,就可以跟我摆场子了”

    石涧仁无辜的收回点目光:“有事说事,不要吵吵,吵不解决任何问题。”

    老板娘猛提气:“装什么高深老娘我在码头混饭吃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裤裆”

    面对人身攻击,石涧仁还是不生气:“耿妹子是个有能力的,如果你把她的聪明用到坑蒙拐骗上,她自己也放纵自己变成浑浑噩噩,那她就毁了,原本的福气也都散掉,你难道不想她过得好”

    已经是晚饭的时间,谈判就没有在店面里,但从石涧仁这边能看见耿妹子探头探脑小心的在餐馆边角观望,显然很在乎这边会说什么。

    老板娘的冷笑和女儿如出一辙:“说得好像真的一样老子的女儿关你逑事,骗吃骗喝,还想抢老子的铺子,日妈”口吻越说越骂,激动起来甚至要动手。

    石涧仁毫不在意的餐馆或者早餐车,又或者那个十七岁的少女,在对方眼里显然是至关重要的,他想了想直插中军:“我不知道耿妹子有回去跟你说她现在做的事情没,我初步估计,如果你支持她,跟着一起弄,去除搬运费用,以后每天赚个百八十块是没有问题,等到”

    结果他的话被打断:“我不晓得你那些神叨叨的事情一天百八十块你好意思在我面前说,我叫你来就是告诉你,你这种下力汉给老子滚远点,想勾搭耿妹子绝对想都莫想再这样搞,谨防我让你断手断脚”

    大骂一通转身的老板娘吓得耿妹子兔子似的躲回去,石涧仁无奈的耸耸肩,转身踢着地上的小石头拾阶而上,等到把台阶走完,略微郁闷的心情就消失一空了

    作为一个谋士,最常见的郁闷情况是自己动脑筋想了什么主意,却被人无视不相信。

    咒骂什么的倒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跟目光短浅的愚蠢家伙较什么真。

    周瑜就是看不穿这个,动不动郁结在心,才会被气死呢。

    所以不多一会儿,年轻人就悠哉游哉的出现在农贸市场,对这种规模巨大的农副产品买卖地方充满好奇,照例先走一圈,熟悉整体分布,知道摊位分布是按照蔬菜瓜果、肉禽水产和干货特产之类的区别以后,才精挑细选了一块五花肉,巴掌那么大吧,蛮好笑的用一根绳子系着勾在手指上,然后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干货特产一带,啰里啰嗦的三奈、八角等调味香料等等买了好多种,全都是以两计算的最小分量,合起来也不过就巴掌大一包,笑眯眯的摇回棚户去。

    哦,还买了一斤米,八毛钱。

    炊具都是现成的破锅烂碗到处都是,石涧仁算盘打得很精细的省略了,回来随便洗了洗就把这四方的肉块放在一口小锑锅里,加上点水,用一把人家的小刀把肉皮上轻轻划开横竖几条线,看着跟网格一样,就点燃了炭火慢慢的煮,一边煮才一边把那些香料清理出来隔一会儿撒一点,专注程度很像在搞化学实验。

    碾碎的姜丝认真嗅了嗅,比山里农家的味道差点,所以要多放点去腥,八角看来是好货色,香得要命,那就要少放点,桂皮得尽量撕碎了,筷子头试探肉块的程度,时不时还要翻个面,个别地方压一压,类似在锅底上煎一下。

    总之就是丁点大的一块肉,他当成珍宝一样来烹调,时间拖得极长,天都黑完了,旁边几户都胡乱煮熟饭食吃了,他还蹲在那斯条慢理的黑摸摸捣鼓,甚至旁边的灶空出来他才开始用个破搪瓷缸子洗点米,放在一锅水里蒸饭。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木炭燃起来的火苗带着红光,映射在了石涧仁的脸上,也许只有这个时候,看着那些跳跃火苗,才好像回到了过去,那无数个山里安静的夜晚里,同样的火塘边,老头子拖长声音讲述那些波澜壮阔的乱世英杰,追涨杀跌的天才谋略,只有这时候,他才清楚自己心里不是那么洒脱得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也许只有这超出身体的劳累,才能让自己不想念那个死老头子。

    说到底,他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年郎啊,相依为命的就只有那个老人。

    有点沉默的拿木柴去拨弄火焰。

    还好有过路的棒棒以及家属好奇:“也石娃子,你在炼丹嗦煮的啥子嘛,嫂子看看呢”很不见外的还直接揭开锅盖看。

    及时的把石涧仁从略微黯淡的情绪中拖出来,笑着回应:“红烧肉”

    哦没什么出奇嘛,只有个别心细的会问一问没看见酱油老抽之类的必备调料,石涧仁已经彻底摆脱出负面情绪,很和气:“就是山里面的土做法,不需要的。”

    对的,住在山里哪有什么色拉油、老抽之类的东西,只能就着手边能找到的各种香料调味,他就爱这个,一点点试着把味道调整出来,有种蛮有趣的感觉,哪里在乎什么菜应该是按照什么菜谱做了,从祖师爷开始,师父给自己说的就是别相信什么权威,身为布衣就是要藐视一切。

    等到到餐馆去吃了豆花饭回来的杨德光也溜过来,一直蹲在旁边聚精会神的看:“耿妹子遭她妈打了两巴掌,还是犟在座位上不去拉客,看着就痛。”

    石涧仁没什么惜香怜玉:“要想做出改变,当然得付出代价,所以要让她的事情做成,你明天就要多用点心,联系好的雇主,准确按时的把货物给别人店里送过去,收钱回来交给她,如果她明天早上又招揽到了几个雇主,你就要去找老冯,还有大张来帮你,这两个人比较老实。”一边关注小锅子里面的肉,一边顺手拿筷子的另一头在地上画:“市区里面拿货的,其实无非就是这四五个大的精品街商业区,现在刚开始,宁愿累点什么地方都接,但是等以后多了,就集中在这四五个精品街上的店铺送货,四五个搬运跟你一起就够了,钱会越来越多的。”

    杨德光听得热血沸腾:“别的没有,我就是有一把子力气,一定要把事情做好”看来耿妹子的遭遇让他格外受到激发,有种拼死力也要效命的态度。

    石涧仁不多说了,文火慢煮的香味已经开始蔓延,火光之下,能看见开始白水煮肉的颜色已经变深,好些个香料熬制的汤料已经变成酱汁,酥烂挂酱的肉块喷香扑鼻,杨德光都忘了要为自己女神奋斗的事情,使劲吸着口水靠近点:“好香,好香哦”但还是使劲拍自己的肚皮:“还好我已经吃饱了”

    石涧仁笑着看自己的伙伴,转身把旁边蒸的米饭给端出来,就是最普通的白米饭,却拿唯一一个破瓷碗直接从里面挖了小半碗饭和筷子一起递过去:“尝尝嘛,就是配着这样的米饭吃,味道才好。”

    杨德光不会装模作样客气,嘿嘿笑着不好意思的接过去,连忙就拿筷子到红烧肉里面掏,之前石涧仁没有把整块肉给划成小块,现在只是肉皮上给分成小块,所以筷子下去立刻就散了,慌手慌脚的杨德光挟碎了好几块都没得手,石涧仁另外拿了筷子,就端着那个搪瓷缸子:“都炖烂的了,要从下面往上轻轻抬,别着急。”

    熟烂的肉块被他挟起来的时候,已经像肉丝缕一样,上面肥肉颤颤的放在米饭上还凉了一下才和着饭放进嘴里,外观可能乱糟糟,色泽更是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金黄饱满,但是味道却浑然天成,浓密醇厚,舌尖上似乎每个味蕾都感觉到能拧出余香满口的肉汁来,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就是直奔俩字:好吃

    明确自己的目标,抛开不重要的那些细枝末节,只要最终的结果。

    这就是优秀谋士习惯的思维模式。

    最后杨德光差点没把锅子给端起来全都倒自己嘴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