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24、找明主和找妹子是两码事!
    石涧仁没说错,早餐车的确得找个人来代替耿妹子,因为第二天杨德光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把三家市里面店铺的货给送过去,要的东西是前一晚打电话给耿妹子记录下来的。,

    每家店收了十二块钱的搬运费和两块钱车费。

    相比自己一早四五点就辛苦的跑到码头批发市场拿货,中间的车费、时间、同样也要叫棒棒搬运,而且上车下车估计还得叫两次以上的搬运,这个搬运费几乎没多花,最重要是完全省去了耽误早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谁愿意大清早就离开被窝艰辛的坐在公交车上打盹

    而对于杨德光来说,两个小时时间其中大部还是坐在车上,就找三十多块钱,这也是个很大的跨步。

    确认了这个方式能行的耿妹子立刻就找了个小姐妹代替自己卖早餐,自己到批发市场里面游说拿货的商贩,要不是凑起来垫付货款的资金有限,这一天就能招揽二三十个年轻女商贩的业务

    到第三天就能送十四家的货,第四天更多点。

    也真像石涧仁建议的那样,杨德光找来两个比较老实的棒棒一起干,一人负责一条线要带好几家的货,其实就是坐公交车顺着一个方向把货挨个送过去,耿妹子帮他们仨办了公交月票,进一步压缩了成本,每天收回来的除了货款,搬运费耿妹子收在一起发工钱,开始两天钱还少点,多过得几天,不算很劳累的忙碌一上午,杨德光他们每个人就能拿六十块左右了,三个棒棒有些惊讶,以前拼死拼活还不一定每天都能保障得到这个数呢,重点是这个数目好像是固定的,这就非常难得了。

    所以耿妹子跟他们拿一样的钱,杨德光还担心她拿少了,一个劲的给另外俩解释:“耿妹子要联系雇主,要去找雇主,应该多拿点”

    那两个同伴也使劲点头同意。

    耿海燕笑而不语。

    以她的脑瓜子,搞懂了石涧仁清理的这个uu小说户,也就是尽量都在三条线上,而不是天远地远的**一家耽搁时间,这种宁愿被放弃,然后尽量选择集中在一两家档口拿货的商贩,这样她每天在同一家拿的货就数量可观,再让杨德光他们熟门熟路的直接去库房拿货,又省了人家档口搬来搬去的麻烦,有了讲价压价的资本,这种谈下来的折扣虽然不大,但是随着数量的增多,非常可观的全都落到她腰包去了

    最重要的是这种业务纯粹是不需要成本的,耿妹子后面每天除了打电话安排货物路线,就是在精挑细选合适的客户。

    不过就十来天左右的时间,耿妹子就趾高气扬的把一千块钱啪嗒一下砸在了石涧仁面前

    春天的脚步已经越发清晰,耿妹子身上只穿着一件淡绿色的春衫加上苗条的牛仔裤,从小腿到腰间都绷得紧紧的,看着就青翠欲滴的模样,脸蛋上更是充满了喜色和骄傲,鸡冠刘海又梳得高高的,好像还抹了什么东西,香喷喷的。

    就算心里有谋算,石涧仁还是惊了一下:“这么快这么多”看起来现在不多,每天也就一百来块的净收入,但是只要摸清了经验,多找客户跟多几个搬运,这收入只会成倍的上升,重点在于耿妹子付出的劳动还是那么点,回报却会越发的大

    而且相比较一个普通保安才六七百块钱的工资水平,这份收入已经很可观了

    也许过来显摆就是为了看石涧仁惊讶的,耿海燕快乐的掰手指如数家珍:“现在一共联络了32家送货的店铺,其中一半都是我一个小姐妹打工的档口,我让她把客户电话本偷偷给我,分别给那些人打电话,又不要他们冒风险,送货上门才收钱,傻子都会干,她又知道自己档口老板的进价,我比着这个价格去谈折扣,赚的都是自己的”说着从自己斜挎的红色包包里面又拿出一叠钱

    更厚

    石涧仁这么淡薄金钱的人都忍不住左右看了看低声:“这又是什么钱”

    耿妹子更得意的把钱展开:“我们垫货款的本钱只有两百块,到现在也就最多能加上这一千块,但是我故意给有几家送货慢点,说要是先给一半的货款,就能优先送,送了两天尝到甜头,别人就愿意先给货款了,喏,这四千块,都是店铺先给的货款,一家也就一两百块而已,对他们也不算什么。”

    如果说石涧仁敏锐的发现了搬运方式转换赚钱的商机,耿妹子才是能最大化实施的那个人,就算石涧仁自己做,可能都不会把她手里的那点关系和对市场的熟悉用到极致,其中获取客户资料、引诱客户缴纳货款的方式甚至隐隐有点不太对劲

    而具体哪里不对劲,以石涧仁并非专攻商业经济的兼济天下来说,他也说不清。

    一直在山里和县城长大的年轻人还是要调整一下自己对大城市的看法,数以百万计的巨大城市人口,找准了赚钱的路子,那种聚沙成塔的威力让石涧仁有些咂舌。

    但也就是咂舌,思忖着点点头示意耿妹子把钱收好注意安全,他又蹲回去继续捣鼓面前的机器,因为手脚麻利,脑子灵光,现在他已经能**维修些冰箱门、空调外壳之类的浅显活,今天主要就是坐在后面的库房里挨个擦洗一堆黑色传真机。

    耿妹子这些天基本上没有出现在石涧仁面前,就是憋着一股劲要做出点成绩来显摆,现在却还没有达到想象的热烈反应高度,楞了一下,看看周围没人把那一叠钱又重新递到石涧仁眼前:“五千块钱啊我们有五千块钱了,你不高兴”

    石涧仁用抹布把手擦了擦才回应:“你只有一千块钱,其他是别人的货款,你不要搞错了,然后这钱是你赚的,跟我无关”想想再补充:“这个时候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盲目扩大,而是把这个事情做顺畅,判断其中哪些地方可能会出问题,毕竟现在出什么麻烦,你还能弥补,要是贸然扩大,万一有人骗了你的货款或者哪里出问题,就损失大了。”

    耿妹子又是冷哼一声:“骗我骗我的人还没出生”

    石涧仁安静:“这么点钱,这么点甜头,你已经飘飘然了”

    耿海燕顿时哑口无言,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好一会儿嚅嚅:“我就是这样看见点钱就真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这种情况,反正就一会儿欢乐一会儿忧愁的。

    石涧仁平静:“委之以财而观其仁,知道么要想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品性,就是把钱给他保管,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能试探出那个人的贪婪,你如果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其实才能赚更多的钱。”

    耿海燕有些烦躁的跺脚:“观什么仁,我只知道阿仁你你又要我控制贪欲,又要我不能跟你处对象,这不许那不行仙人板板的这日子过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她是随口说,石涧仁却是认真想,一两秒后就笑着拍自己的脑袋错事:“对对对,是我的错,不是人人都有宏图大志,我不能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到别人的身上,就当我只是提醒你,赚到这点不算什么,这个时候不能盲目乐观,细心的把这个做得细致扎实,才能保证赚到更多的钱,因为一旦贪欲起来,很容易做错事。”

    耿妹子才破涕而笑:“就是嘛,我辛苦这些天,赚了这些钱,开心得第一个就来找你,你又是一阵啰里啰嗦的说教”

    石涧仁也在检讨自己这种高标准到处摆的误会,要知道一个高明的谋士肯定是要找寻值得跟随的明主,自然是希望看见那种高瞻远瞩,对蝇头小利不屑一顾的大人物,但这种人肯定是凤毛麟角,怎么可能到处都能遇到,还是犯了教条主义错误:“嗯嗯嗯,以后不说了,不说了。”

    耿妹子却柔和下来:“不你还是要说,我想你一直给我说,我知道,这是你琢磨出来的生意,却给了我,这钱也是我们俩的。”

    石涧仁嘿嘿一笑:“我拿这钱来干什么我就是专门给人出主意的,你能把杨德光带好就行,其实真叫我来做,我还没你做得好,恭喜你了。”

    耿妹子彻底高兴起来,飞扬的神采又展现在脸上:“那我们就去花钱我们去看电影,去市中心吃馆子,我给你买衣服”

    这事儿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