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25、你们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石涧仁当然会拒绝耿妹子的这个提议。,

    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放纵玩乐,他可是很有原则的家伙,其实从山里出来的十九岁年轻人还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玩乐。

    已经有点了解他的耿海燕没有争论,而是抱着装了钱的小皮包坐在旁边看,看着石涧仁有些高兴的给她展示了自己已经学会发传真,能检查传真机复印文字,虽然这些二手传真机的效果真说不上很好,可对于石涧仁这山里来的娃,已经很神奇了。

    耿妹子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这能比找几千块钱快乐么

    以她的生活阅历,当然很难理解石涧仁那种传统中国古代文人的所谓风骨了。

    而且收摊下班的时候,耿妹子才东张西望的说那个什么美院的文化人不见了:“怪头怪脑的,男子八叉的去做啥子模特嘛,那边大生商场楼上有几个模特,你晓得不,她们晚上在做那个”手上还做了几个蛮形象的流氓动作表示鄙夷。

    石涧仁不点评不参与的埋头回去,他认为只要帮助耿妹子和杨德光改善了赚钱的方式,改善了经济条件,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帮助了,自己也不至于陷入麻烦的男女关系之中。

    可他没估计到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兜里有了钱会变成什么样。

    想当年老头子肯定也没给他教这个。

    自从吃过了石涧仁弄的红烧肉,杨德光就再也没有去小餐馆吃过饭,厚着脸皮嘿嘿嘿的要跟石涧仁一起搭伙。

    其实有了杨德光参加也蛮方便,他每天要到市里面去送货,石涧仁就要他买菜回来,自己只负责弄,倒是轻松不少,今天做肉末豆腐,豆腐只是在滚水里烫一烫,重点是弄着油锅炒肉末,又是他那种比较独特的方式,很喜欢放好多种香料调料慢慢文火煎炸的弄,最后才把烫过的豆腐倒进肉末里滚三滚,白嫩中带着鲜香,气味浓香得要命,好些个周围弄饭菜的棒棒都围过来打听。

    因为棒棒们做菜基本上是千家万户一成不变的,难得有点荤菜就是回锅肉,有什么素菜搭配就跟着扔进去炒,豆瓣酱的味道千篇一律,也就石涧仁这种长年在山上修身养性一般的慢火做法风味独特。

    杨德光很紧张,端着白饭保护住自己的菜肴,生怕一人一筷子就分了去,石涧仁笑着正要动筷子,却听见梯坎下的岸边路传来一声女子尖叫,杨德光比他反应还快,浑身一哆嗦:“耿妹子的声音”就已经无比敏捷的跳到石栏杆边了。

    听着下面一连串的叫骂声,石涧仁还老神在在的给自己碗里拨了不少菜肴,才端着起身过去看,下面果然是耿海燕跟她母亲在对仗

    按照石涧仁这些天和耿妹子不多的交流,他还是奉劝小姑娘尽量用自己的成绩保持家庭关系,毕竟在他这个孤儿看来,双亲健在已经是多大的幸福了,那就应该尽孝和睦,老板娘这人虽然奸诈恶劣,但耿老头还算忠厚,只要有足够的经济收入,应该能挡住当妈的嘴,不用再去坑蒙拐骗。

    这是他的思路。

    可没经历过家庭生活的石涧仁,也根本不知道青春期的少女有多叛逆,耿海燕这种一贯被她母亲打骂扭曲长大的孩子,爆发起来更是充满戾气。

    事情的爆发点很简单,今天交电话费,老板娘发现一贯很少有自家费用的那部公用电话居然突然多了不少,一查时间段全都是晚饭前后,今天就抓住了女儿正在挨个联络客户。

    三十多个客户,还有几个档口店家,每个都要说几分钟,另外每天都在寻觅增加新的客户,可想而知电话费会暴增多少。

    棒棒们是没有钱安装电话的,但是下面的小餐馆、特产店都会装个电话,主要是用作公用电话赚游客的钱,也是耿妹子们娴熟更换假钞或者剥皮抽芯的常见道具,从来都是生钱的工具,什么时候还要赔钱了,耿妹子是偷偷把细长的电话线拉着到餐馆边的墙角躲着用,所以现在老板娘抓了女儿就是呼呼两巴掌

    换做以前,也许耿海燕就忍受了,已经自认为能找到经济来源,心态上翅膀硬了的耿妹子这回终于爆发了,抓着电话就给自己母亲砸过去

    母女俩立刻就在下面厮打起来

    激烈程度让石涧仁都怀疑她俩是不是亲生的

    当然从他一边看一边还能呼啦啦的刨饭吃,就能看出来他对耿妹子的确没有半点情愫,反而是杨德光急得跟热锅蚂蚁似的团团转,放下碗就跑下去,石涧仁就因为贪恋嘴里的一丝好吃的肉末,细嚼慢咽的来不及叫他清官难断家务事,杨德光已经和好几个年轻人开始伸手试图拉开打架的母女了。

    是真的打,耿妹子抓了电话机就砸自己母亲的脸,老板娘也毫不客气的抽耳光,她力气比女儿大得多,很快占了上风夺下电话机,耿妹子就只能有点徒劳的抓挠当妈的那张肥脸。

    还好没撕衣服,估计都舍不得。

    劝架的人不少,码头上这种生活环境,其实还蛮有人情味的,可狂躁的俩母女披头散发的哪里拉得开,石涧仁第一反应就该去叫厨房里的耿老板,下面乱糟糟的好一阵才有人想起去把厨房里的中年胖子拉出来,结果这当老子也习以为常,在旁边叫骂几句居然点了支烟,后来听杨德光说,这母女俩最近经常在家上演全武行,早就不稀罕了。

    事情的是当妈的破口大骂女儿是狗日的,以后生娃儿没屁眼,引发大片笑声后,恼羞成怒的接着在人群中目光巡视找了一圈,艰难的从高处看热闹的人群中发现了石涧仁,远远的指着他就开涮,一口咬定是他勾引了自己女儿,才会让女儿胳膊肘往外拐的鬼迷日眼乱了心窍

    从老板娘昂头厉声喝骂开始,石涧仁就有点后悔自己好奇看什么热闹,这会儿真是被全场所有的目光锁定在那里,进退维谷。

    想想吧,这里本来就是个到码头的要道,往来乘客游客极多,然后防波堤的半坡上棚户区里少说也有数百号棒棒、婆娘聚居在这里,然后下面路边一长排几十家都是各种餐馆店铺,再加上远处闻讯过来看稀罕的发廊女、舞女,又是晚饭吃饭时间,那叫一个人山人海

    这会儿顺着老板娘肥胖的手指,都华丽丽的看着高处端着个破搪瓷碗的石涧仁,那骂得狗血淋头的腔调,好像他已经干下什么不共戴天见不得人的肮脏龌龊事情被胖子妈在床上抓了奸一样

    一贯安静从容,还算低调做人的石涧仁觉得自己在码头上一定成了个被万人唾骂的道德败类

    自古文人的那点傲气还是让他有些懊恼,这惹上了女人的事情真是太麻烦,看来码头真是待不下去了

    然后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耿妹子却发起了绝地反击,挣脱了猛跳起来就往台阶上跑,口中尖声叫骂,用还带着哭腔的年轻声音硬是把她妈的喝骂压下去:“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要当他的婆娘老子就是要跟他一起你个仙人板板的牙尖舌怪”

    周围起哄的声音分明是把半坡上那个恨不得拿碗遮住脸的年轻人当成人生赢家嘛

    可在石涧仁的眼里这是什么

    太有辱斯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