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31、温温柔柔的看着也舒心啊
    一个人的精神力量有多强大,从石涧仁这上午的心态调整就可见一斑。

    之前还很有些悲愤的,到中午下课铃响的时候,他已经泰然自若的坐在那非常平静放松了。

    学生们动作比他快,急急忙忙的跳起来就离开教室,石涧仁慢条斯理的罩好衬衫,提了乌木棍出门的时候,没忘了把那个踩了几脚的废画纸带上,他觉得这对自己是个警示,起码这个阶段是。

    还留下的几个学生看见了就觉得蛮奇怪的。

    可颇有些悠闲的思考着自己上午的心有所得到了美术学院校门外,咕咕叫的肚子才突然提醒了他:“哎呀一上午的工钱都没有拿”

    忙不迭的又跑回去,可这个时候到处一片片的都是下课学生,简直逆流而上的石涧仁找到那藏在一片树林中的长排教室时候,早就人去楼空锁上教室门了

    已经说服自己准备把这个更有挑战性活路干下去的石涧仁站在空荡荡的教室走廊上,啥人都没有了。

    走廊尽头一扇大窗,外面绿树成荫,几乎完全挡住了阳光,让走廊里颇为清凉,因为好像学生们都去吃饭了,窗外一片宁静,一阵阵鸟叫的声音从树冠中传来,仿佛回到了山上的时光。

    相比永远都处在嘈杂中的码头,石涧仁更习惯这个地方,虽然这里对自己的接受度更差,但是他有信心看看自己在这个地方能学到什么东西。

    默默的站了几秒钟,打定主意的他脚步更坚定,不过刚走到校园门口,就听见背后有声音:“棒棒搬东西”

    石涧仁就是一激灵,职业性的转头一看,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大学门房外招手。

    话音刚落,散坐在校门外路牙子上的四五个抱着竹杠的男人就弹起身来,石涧仁也不慢,三步并作两步,娴熟的把脸上堆满热情笑容挺直了胸膛站在其中,还别出心裁的抬起下巴展开眉毛紧盯对方的眼睛,就是那种看见熟人远远用下巴打招呼的招式。

    果然,那中年妇女拖长了声音:“只要一个哪这么多,挤什么挤”目光原本是随意的转一圈,手指都指向一个可能熟悉的男人了,却跟石涧仁对上眼神,就略显疑惑的笑了笑,把手指改到石涧仁这边来:“就你吧”

    石涧仁没什么趾高气扬,一叠声的笑着答应,绕开点距离,绝不破众而出的从这几个看起来长期在校门口做业务的男人外侧跑过去,殷勤的跟在临时雇主的身侧一步半距离上,点头哈腰:“大姐搬啥子哦”

    中年妇女重新打量他一下,看一眼这个比较干净的年轻人,衣着跟笑容都干净,也有点笑:“图书馆去搬书”

    于是当了一上午教具的石涧仁就去搬教材了。

    一叠叠发黄的旧书捆扎起来从阅览室搬运到一两百米外的库房,随便一挑就是上百斤,石涧仁娴熟的脱了上衣,把衬衫绑在腰间,光着膀子就拿乌木棍挑着走了,这一挑就整整一个多小时

    挥汗如雨的最后也不过一共收到八块钱的力资费,石涧仁却一点都不争议,那中年妇女可能都觉得有些低廉得过分,指着阅览室门口挑选出来的一堆破损杂志:“我们这个都是要报账的,要不你把这些杂志搬去废品收购站卖了,钱就算你的,本来我们都是打电话喊收购站自己来收的。”

    石涧仁喜笑颜开的点头应承:“那我自己慢慢收拾,您去忙”

    相比那八块钱力资,面前这堆破损的书记更让他欣喜。

    所以别人转身刚走,他就蹲到一堆破书杂志里面先挑选,翻出里面看起来感兴趣的几本杂志和品相好的三四本书放到一起用废报纸包了,才把其他剩下的叠起来用自己的麻绳捆扎,最后挑起来就比较轻松,正走出去几步觉得肚子咕咕叫,醒起中午还没吃饭,刚想出校门去却听见旁边两个匆匆而过的学生一边掩着鼻子躲避他可能的汗臭味,一边相互催促:“赶紧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今天点名的老师铁面无私”

    石涧仁才猛的想起自己还在给那什么系的什么班级当教具呢,也脚下生风挑着三五十斤的小担子过去,不过跑进那栋木楼板的老教学楼以前,石涧仁只能凑到楼梯口下的水龙头边使劲洗了把脸,再把光着上半身的汗水给冲刷了一遍,既然没吃午饭,就咕嘟嘟的先喝水灌个饱,从养生的角度来说这很不可取,但生活哪有天天如意的,可不就得靠喝水来骗肚皮

    不过这时心情就好多了,感觉自己有心仪的礼物了,在码头上哪里可能遇见这样的事情,就连在山上除了那些古书兵法,真的没多少书籍。

    可刚挑着担子走进那个热烘烘的教室,看起来还算文雅的杨泽林就给了石涧仁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中午下课忘了把课时表给你,我们这个是学校财务科结账,上完一节老师签个字,整个课时上完了以后,你才能结账的,喏,这表上我已经把今天上午的三节课签字了,0块一节,以后每节课完了记得找我签字,我不在找班长先代签,这是规章制度不能错了,不能迟到和缺席。”

    石涧仁看着那印得密密麻麻的一张大卡片就有点诧异:“整个课时老师,是多久”

    已经准备转头去检查学生画板上成果的老师闻言还问了问:“班长,你们这个班的人体素描课程是多久”

    一个态度恭敬的男学生站起来:“十二周,前面画老年已经过去三周了。”

    老师才给瞠目结舌的石涧仁答案:“嗯,我估计后面九周都是画青年人体,去脱坐过去吧”光着膀子进来的石涧仁还真不用脱衣服了。

    九个星期

    石涧仁有点挠头了,那可是两个多月有点难以置信:“画画这个要画九个星期”放眼望去,这满地灰蒙蒙的教室里,画板上洁白的画纸上好多已经画得满满当当了,这么个玩意儿要画九个星期

    杨泽林有些好笑:“学生画什么还要你操心,你坐过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只要坐满了时间,不会少你一分钱。”

    石涧仁使劲咽一口口水:“可可您当时没给我说要干这么久,我是在码头市场当棒棒的,九个星期没有工钱,我还得算了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老师赞许:“其他模特可是排着队想来上课,你去看看校门外那些棒棒都想进来当模特,我可是独具慧眼觉得你体型不错才找你来工作的这钱都是财务科给的,不上完课一分钱都拿不到,这不由我做主”看看其他学生已经在东张西望看那空荡荡的台子跟座椅,就伸手推石涧仁:“去吧去吧,上课了,课程可不光是画这个,有些课程课时费还高点呢”

    而这会儿石涧仁脑子里飞快转悠的是每天六十块,每周七天,乘以九周,那么最后就是370元

    娴熟四位数运算的年轻人一下就得出数据,

    两个月出头的时间,这可是一大笔钱

    码头市场那边早上天不亮就得拼死拼活,一天下来忙到天黑累得半死,吃得又多,能有二三十块的活钱就不错了,这里可不是一般的轻松

    尽坐着呢,好歹还是把自己定位在谋士的石涧仁觉得这个还是更适合自己一些。

    “同志,你能不能稍微把下巴抬高点,上午你都抬得很高的”

    原本石涧仁的眼睛一直看另一边的,下意识的转头先看向招呼自己的人,好像就是早上自己撞翻那个画架尖叫的女大学生,一件白色毛衣和牛仔布的长裙子搭配长辫子,虽然没有另外几个女学生那么靓丽刺眼,但石涧仁还是觉得跟画上的女明星一样好看

    特别是小巧玲珑的耳朵,纤细的眉毛,高挺尖尖的鼻子,真的好看。

    起码这说话温温柔柔的女大学生,跟码头市场那些个动不动只会日妈老娘的商贩小妹们相比,以耿妹子为首的小姐妹们的彪悍风格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看着对方含笑客气的眼神,转回来把下巴抬高的石涧仁暗暗点了点头。

    就算不近女色,这安安静静的姑娘看着也舒心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