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36、淡淡笑着的一般都是在装逼
    如果说早上去揽活儿却完全出乎意料算是坏消息,等石涧仁坐在教室里面开始新一天模特工作的时候,从学生们画画的闲聊中又听见一个更灰暗的信息

    他好像忘记了每周有个周末休息,而且学生们更是要休息两天,自己的模特工作时间就只有五天,然后更残酷的事情就是这些大学生每周除了学习画画,还要学习别的课程,得上两天的文化课程,也就说实际上的九周课时只有三九二十七天

    之前快速计算出来的三千多块巨款立刻就缩水成了一千六百二十块了

    年轻的布衣再怎么不在乎钱,这会儿也有点牙疼

    山上的时候哪里有这样周末休息的概念

    码头上也从来没有过啊

    这些大学生还真是过得自在

    没想到这会儿还得为吃饭这个基本问题挠头了。,

    整整一俩小时的课程石涧仁坐在画板中间一动不动,脑子里全都是转悠的这个。

    直到杨泽林喊下课休息,憋了泡尿的石涧仁才跳起来,随手抓了衬衫罩在身上跑楼道尽头的厕所去。

    大学里面这样的专业课是没有上下课铃声的,时间都是班长或者老师掌握,大概四五十分钟一堂课,剩十来分钟算休息,而且石涧仁昨天就发现这老师学生的时间观念都不怎么严谨,老师快十点才把自己找来上课,还没到中午2点,学生老师都有早退的。

    所以走出门来,隔壁还在上课的声音传入耳朵:“书至初唐而极盛”

    从走下山来,这几乎是石涧仁第一次听见自己熟悉的老派腔调,心里就是一热,连厕所都忘记去了,就那么靠在隔壁教室略微打开点的后门边眯着眼,听得津津有味

    这一幕让后面接着出来的学生都很诧异。

    学生们除了上厕所,这会儿一般都是出来抽烟,专业老师下课都是到办公室休息,个别负责任的会继续在教室里给学生讲评,画画这个事情也有点类似师徒传承,只是老师是一对二三十个的轮番手把手教,所以这会儿蛮认真的杨泽林还在教室里面转悠,学生们就不好在教室里抽。

    石涧仁双手叠在屁股后面靠在两间教室中连接的柱头上,专注的眯着点眼睛,说到心痒痒的地方,甚至会不由自主的摇头晃脑

    谋士、军师说到底在古时候都是文人,古代文人那种有点酸不拉几的味道几乎原封不动的都让老头子悉心传授给了石涧仁,这会儿沉浸在熟悉喜欢东西里面的年轻人有些忘我的流露出来,旁边人看着就格外恬不知耻,特别是脸上难以形容的那种表情变化,就跟个傻子似的

    有学生发现,连忙笑着指给旁边的人看,美术学院女生抽烟的也不在少数,所以外面站着一排几乎瞬间就传遍了,没谁愿意跟棒棒站在同一边,全都挤到对面去指指点点,含蓄点的捂着嘴嗤笑,瞧不起的就蛮脸的鄙夷。

    如果光是这样看笑话也就罢了,男性荷尔蒙在年轻的时候,总喜欢在异性面前表达,有个声音好像就是之前轻蔑提醒过同伴收拾好随身听不要被顺手牵羊的那个男生:“装我最烦就是这种恶心的装,装得更真的似的,一个棒棒能听得懂这些”

    石涧仁睁开的眼睛撇过去时候,真心是有些不悦的,就好像他从书报海洋中被耿妹子用蓝色色情小报给惊扰出来一样,现在这种兴趣爱好被打搅的感觉也很不舒服,所以没有收敛什么眼神。

    那是种充满厌恶的眼神,其实长期的师门传承,让石涧仁已经习惯于掩盖自己的情绪,总是用温吞吞的态度面对周围一切,可这一刻他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打扰。

    周围几乎所有学生,都能读出他眼神中的情绪,应该说也有点诧异,好像一直以来只是木木的坐在画板前面的那个模特居然有自己的情绪流露,有好几个男生都哈了一声。

    那个之前开口的男生立刻有些挂不住,手里的烟头直接砸过来:“咋啦说的就是你,你就是个棒棒别以为坐在美术学院的教室里面就可以装文化人你就是个逑都不懂的下力汉,别跟老子装”

    石涧仁有些皱眉了,因为他已经听见旁边教室里面老师讲话的声音停顿下来,显然这个男生过于高亢的叫骂声让老师都听见了。

    所有的学生几乎都站在自己同学那边,只有两个女生开口劝说:“算了算了,王凯,你跟个棒棒叫什么劲,待会儿老杨又批评你”

    女声有时候对男性荷尔蒙只会起到刺激的作用,叫做王凯的男生声音更高亢:“一直都看他不顺眼棒棒就是棒棒,装什么深沉”说着更是作势要扑过来打人,旁边几个男生连忙伸手拉住了,这王凯倒也乘机借坡下驴的骂骂咧咧不用力挣扎。

    一直冷眼看着的石涧仁把这些小心机当猴戏看,这时才想起自己要去撒泡尿,双手在背后墙上一撑,正转身,那男生却挑衅:“当缩头乌龟了么有种说两句啊,偷偷摸摸的把赵倩的画折起来揣走,你是要扮情圣么看不出来你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棒棒还有这些鬼名堂嘛”

    周围这下突然就很安静了,然后男生女生一下爆发出巨大的笑声,那种充满难以置信的嘲讽和讥讽,充斥了整个走廊。

    石涧仁闻言还楞了一下,看见身边的后门打开,旁边教室前门也闻声出来不少身影,几乎堵住了整个通道,自己再挪脚,那些隔壁教室的学生也在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场面好像就僵持在那里了,所有学生不会有任何人站在石涧仁这边,在所有人眼里,他都是另一个阶层,不管认识不认识,学生们终究相互是心理上站一边。

    自己好像是看见有张画被人踩了几脚,感觉就是踩在自己脸上,才把这张画捡起来当做一个纪念,鼓励鞭策自己要有强大的心灵吧

    这也能扯上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情

    石涧仁真心觉得好笑,但眼前的局面应该如何处理呢

    十九岁的年轻人笑了笑,却非常出人意料的拿起楼道边的一个笤帚

    大家到楼道上来抽烟,就是因为这里有个小垃圾箱,旁边靠着一个带把手的铁撮箕和一个笤帚。

    那种用高粱杆扎成大半手臂长把柄,前面是个三角形高粱穗的笤帚。

    那叫王凯的年轻人就是一惊,然后怒极而笑,好像立刻站到了道德制高点:“哈哈打人说不过你就要打人么”

    两边教室里的老师也皱着眉头走到门口来,学生们更有些有恃无恐了。

    不过在石涧仁这边,如果有个画外音,一定会响亮的说:“快闪开装逼模式启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