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38、棒棒给教授教点什么算啥呢?
    谁说文化不值钱

    不过在码头上,这样的文化的确换不到什么钱。

    大学生比社会上的人还是要纯良一些,一些男生已经开始掏钱了,石涧仁就眼巴巴的看着那两位班长,这会儿一点都没有那种在码头上的清高了,实在是兜里没钱吃饭睡觉都成问题啊。

    杨泽林招呼学生们进去继续上课,还示意石涧仁这个模特也是不是该回到工作岗位了。

    可那位白发老教授却急不可耐的拉着石涧仁往自己的教室去:“来来来,到这边来,我带了支狼毫,你看看合适写几个字不你师从何人的我看你的笔法有点汉隶之风,很少见,很少见”

    石涧仁知道轻重:“我在上班,下课了再跟您交流一下赶紧的,我现在得去上个厕所”

    好笑的是,那位老教授真的回头去自己正在上书法课的教室里面抓了支毛笔跟到厕所来了:“你看这个狼毫合适不,就随手写两个,喏,蘸点水,蘸点这个水,写在地上我看看”

    这才是老头子给石涧仁讲述的那种文人,有风骨,有痴念的文人,石涧仁略微窘迫的背身抖两抖,收拾好了转身笑:“写在地上一会儿就干了,我以前也是为了节约纸才在地上用水写的,抓紧点我去您那边给您写几个。”

    白发老人高兴得跟孩子一样:“真好好”

    石涧仁给了老人出人意料的好,匆忙的到那间摆满了国画画具的教室讲台上,石涧仁拿起这支有点硬的狼毫,飞快的用正楷、魏碑、隶书和瘦金体写了四个“永”字。

    因为这个字包含了几乎所有的书法笔画,算是书法的用笔法则,然后抓过旁边另一支大头的羊毫,更快的在旁边一张铺开的大报纸上用写了首宋代的卜算子.答施。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肠断。

    要见无因见,了拼终难拼。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竖着每一句一行,让人惊讶的是,他每一列都用了不同的字体,从行书开始,章草、小草、狂草跟在后面,一气呵成的完成,恭恭敬敬的放了羊毫,说声抱歉抬起身就要跑,却惊讶的发现讲台背后已经站满了学生,那位白发老教授更是激动得满脸通红,一直聚精会神的看着石涧仁的手部动作,最后急不可耐的想凑近点观察报纸。

    石涧仁不知道自己当模特的教室是什么专业,起码这里国画专业的大学生们,对传统文化的喜好理解更深刻一点,如果说之前地上用笤帚写出来的四个字他们还看不出个中端倪,现在人家顷刻间就用八种字体写出来的书法,那就是真有本事了,而且他们对石涧仁身为棒棒或者模特的身份没有那么直接的先入为主,现在居然一起热烈的鼓掌。

    石涧仁目光却找到了那个扎马尾辫的女班长,眼神刚触碰上,对方就笑了:“一定,一定给你收齐了,待会儿给你拿过去。”

    石涧仁才很没有文人风骨的放下心拱手借过的穿过学生们,跑回隔壁教室,脱了外面的衬衫,继续当自己那个半裸的绘画模特。

    但很显然,再坐在那,大学生们看模特的眼光就有些变化了。

    不再是之前那个光露出一身腱子肉的棒棒,而是一个似乎满腹经纶,还能写点书法的知识分子型棒棒

    如果说之前看模特脸上那种淡淡的安静是装逼,现在只觉得人家是真有这个底气,文化底蕴的气质就摆在这里的。

    人的主观意识真能产生截然不同的结论,这是科学研究早就证明了事情。

    好比同一件便宜衣裳穿在穷人身上是寒酸,穿在富人身上就是时尚。

    这世界就这么现实。

    连杨泽林中午下课时候跟石涧仁说话都客气不少:“看不出来你还认真练过书法你叫什么名字”

    石涧仁懒得解释自己这个名字了:“您叫我阿仁就好”心花怒放但表情沉稳的接过了那位班长收来的三百七十块钱,这时候怎么都得绷住,免得人家觉得自己在炫耀就不好了,好处要默默的揣到兜里去。

    那个王凯也气冲冲的交了钱,跟几个要好的男生头也不抬的出去了,十块钱对大学生都不算个事儿。

    石涧仁不在意,去收拾了自己的小包袱,还有昨天帮图书馆搬运得到的书籍杂志捆扎在乌木棍的两头,挑着出门去,刚到门口,那隔壁班的女班长果然跟白发老教授一起在楼道上遇见他了,女班长笑嘻嘻当面点钱:“我觉得这个应该算是学费,你有空应该过来给我们讲讲,王老师您说呢”

    那老教授一点都不在乎,还点头:“可以可以,我的课时费给你都行,大家都是年轻人,你给他们讲讲估计效果还好点,现在有空了吧,来跟我坐坐,你到底是师从何人的,我看你的笔法很特殊,很少见,特别是那个手指手型”拉着石涧仁就到了隔壁教室,那四个“永”字已经贴在了讲台背后的黑板上,旁边还用箭头分别在几个起承转合处做了重点标注,看来刚才的课程中,这位王老师已经非常细致的把四个字给学生们做了分析论述,特别是那个正楷,周围简直全都是箭头,几乎都插不进去了,然后比较奇特的是那张报纸铺开在讲台上,几个女生笑嘻嘻的围在那看,反倒是其他学生好像都抢着去食堂买饭了。

    石涧仁还挑着担子呢,放下来简单:“我是跟师父学的,师从何人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根子在东汉”随手抓了桌面上一支毛笔,有点眼花缭乱的在铺桌子的报纸上胡乱揉写,果然他那手中的毛笔笔杆,有些特殊的在转动,也就是一边写,一边把笔杆子捻着转,和大多数人写书法都死死的握紧毛笔区别很大。

    写过毛笔的人也都知道,无论毛笔好坏,写两笔那毛尖就会分岔,常见的做法是到砚台里面再蘸墨舔两下修饰笔锋,但这样的做法写写书法作品还行,如果跟古人那样长篇大论的写书写公文,那就很破坏效率了,所以古时候就有人发明了把毛笔边写边轻轻转动的捻笔法,等于说让笔尖在写字的过程中就不停的在修饰笔锋,这种字体大多见于那些竹简之上,在那细细的竹条上写出精美的小楷,笔力可见一斑。

    现在会用捻转笔杆的基本已经初窥书法艺术门槛了,而石涧仁这手法明显有点特别,三根指头握笔捻,看得那白发老教授是心痒难耐:“慢点慢点”又好像觉得不好意思:“我只是看看,只看看。”

    石涧仁就笑起来:“没事的,我教您,如果您把这技巧教给更多学生,那才是发扬光大做好事”

    他口气真大,可白发老教授喜不自禁

    旁边那几个女学生就小声叽叽喳喳:“哇好帅啊”

    嗯,如果光是个棒棒,肯定不会得到这样的赞誉。

    主观意识比ps修图的功能还强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