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40、穷人就不能有值钱的东西
    谁给的手帕并不重要,石涧仁不是为了爱情悲伤,更不需要这种怜悯,他其实是快乐的。,

    起码当石涧仁挑着那个乌木棍的小担子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兜里已经有了六百二十块钱,以他这样低消费的生活方式,就算不再去干活,也能轻松支撑一两个月。

    正在乐淘淘的思忖到哪里去花钱,却听见旁边有人叫住了他:“站住棒棒站住了别动”

    口气非常不善。

    原以为是那个什么王凯还不死心要找自己放学后聊聊,转过头来的石涧仁却看见是大门门卫室里出来的保安,气势汹汹的提着警棍就过来:“挑的什么东西放下来”

    石涧仁莫名其妙的摘下肩头担子:“我自己的东西啊。”

    那个保安一把抓住了担子上的绳索,立刻就翻到那一叠发黄的书籍杂志声色俱厉:“哈这上面有图书馆的印章,看来举报真是有人在偷图书馆的东西”转头大声对着门卫室呼叫同伴:“老张把队长叫回来,给刘科长打电话,准备给派出所报警,这里抓到个盗窃犯”

    这会儿正是学生进出校门吃饭的高峰期,往来人数极多,好多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热闹。

    换作往日,石涧仁可能淡淡的真懒得理会,这会儿表情灵动多了,啼笑皆非的解释:“这是我给图书馆搬运书籍到仓库,然后废弃的书本杂志扔在外面让我自己搬运了去废品收购站卖的,有位三十岁左右出头,中长发微胖的女老师给我亲自办理的这件事,再说你觉得有哪个棒棒到图书馆里面去偷东西,还放着别的东西不拿,来拿这些发黄破碎的书本,每一本都是破旧有残页的,不要随便听信别人的挑拨。”一边说,一边左右眺目,没有看见那几个一贯在校门口揽活的棒棒,也没有看见王凯等人。

    保安的目光顿时有些游移,心里肯定在打鼓,但还是坚持:“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还是要检查老张,来帮忙”

    石涧仁更哭笑不得:“我既没跑,又没跟你对抗,帮什么忙,慢慢查,我不着急。”

    两个保安不客气的打开了石涧仁那个小小的布包袱,除了几个信封几张纸,两件破衣裳,就是一方砚台跟一支毛笔而已,俩保安正要随手把东西扔下去翻看书籍,周围围观的学生中间却有人开口:“咦,那砚台看着可不一般。”

    就好像一个码头的商人也许能看出乌木棍的品相独特,这遍地都是艺术家的美术学院里,可能没几个人能把论语背得滚瓜烂熟,但对于这些文玩藏品却能欣赏的大有人在。

    俩保安立刻如获至宝的把砚台捧起来问周围:“是么,是值钱的东西么”

    其实看上去,这方砚台更像是石头,一块圆乎乎的黑色鹅卵石,一边磨平了能放在桌面上,另一边好像用球体碾磨了一下方便下墨而已,朴素得要命,真要说看着不一般,就是黑如墨色一般的质地上却有些宛若星辰的金色细斑和纹路。

    石涧仁无奈:“是值钱的东西就能证明我是盗贼”

    保安理直气壮:“你一个棒棒凭什么有这样的东西,这就不符合情理”

    对于这样的强词夺理,石涧仁只能摇头:“不就是一方普普通通的歙砚,有必要这样先入为主的把我当成一个盗贼,然后来反推找证据”

    歙砚

    周围人里终于有几个听清这词,有点激动:“真的是歙砚,看看,看看嘿”

    中国历史上有四大名砚中,除了最有名其实也是最常见的端砚,皇家气派的洮砚以外,就数歙砚是最有文人范儿了,主要就是这种黑色中带点纹路的气质好,实在是历代谋士军师,居家必备的面子货啊,虽然石涧仁长时间住在山上,可老头子毕竟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又从师门传承点东西,动不动就能好几代的几件家伙事,自己是看了觉得稀松平常,却也基本都是好几百年前的“文物”了吧,这就跟有些老户人家把宣德炉拿来装烟灰,明朝的瓷盆用作装汤一样的,天天见着,就不觉得有多珍贵了,他在码头出去揽活儿的时候,都扔在大通铺的破席子边懒得拿。

    保安终归是觉得发现了不正常的东西,一边激动的用步话机呼叫队长,还用门卫室的电话找保安科长,一边更加细致的翻找“证据”,连那几张纸也翻开,自然也就找到那张折起来带着脚印的画像了。

    相比还在越来越多人手里传看的砚台,素描画像在美术学院是最稀松平常的,有些个伸头一看:“哦,不就是这棒棒么,做模特的吧”

    然后就有一把有点犹豫,又一些怯怯的女声:“对是我们班做模特的,保安同志,他不是坏人”

    一大片嘈杂声中,这几乎是今天石涧仁第一次听见逆流而上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在自己玩了“愚不可及”那个把戏以后改变态度的说顺风话的那些学生不算。

    面对大量随时站在同一角度阶层的同学,还能在这种时候帮忙说话尤为难得。

    所以闻声转头一看,正是那个画画的时候坐在边上有些安静的长辫子女生,石涧仁对别人脸上就多看了两眼。

    保安坚持己见:“我们这是对工作负责,请不要打搅我们的工作。”煞有其事得好像他们真的多负责一样。

    那女生再勉力开口:“真真的,杨泽林老师和国画系的王教授都认识他的”主要是那种周围很多眼睛都集中在她身上的那种感受,让她说完这句基本上脸也红得差不多透了,最后的勇气也用完,一下躲到人群后面。

    保安总算停顿了一下相互看看,这个时候传看砚台的学生中间终于传来一个声音:“王教授,王教授,您看看这是不是好砚台,那个棒棒说是普通的歙砚,歙砚还有普通的么”

    果然,随着外面围着的学生中让开一条道,那个满头白发的老教授竟然端着个饭盒子走出来,腋下夹着一卷毛毡,颇有些不修边幅的模样,一眼就看见了无奈站在两个气势汹汹保安中间的石涧仁,再看看他周围散落一地的毛笔、衣裳、包袱和书本杂志,还有奉到眼前的砚台,一下就明白了,相当痛心的摇头:“斯文扫地斯文扫地你们简直就是”一边说,一边接过那方砚台叠在自己饭盒上,过去弯腰捡起地上的毛笔,颇有些吃力的再拿起几本书,一起端到石涧仁面前:“年轻人,虽然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还是代表这些人,给你道歉”

    学院里出了名水课,一贯嘻嘻哈哈从来不认真点名的国画系老爷爷教授王汝南居然当着几十上百号学生和保安的面,给一个棒棒认真的道歉。

    这个消息和绘画教育系一个当绘画的棒棒用论语教育了整整一班的学生。

    荣登本周省立美术学院最佳八卦消息。

    下午有无数的学生挤到绘画教育系的人体素描教室去观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