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43、说起来吹捧也是门学问
    服装怎么样,除了面料还不错,石涧仁现在还看不出来端倪,这也是他为什么前两天会在服装店外面蹲守看人流的原因,观相总是要建立在无数的比较样本之上的,他得了解这个现代社会的服装趋势。

    但是对面容,他就很清晰了。

    三十多岁的年纪吧,就算保养得不错,肌肤很光滑,但眼袋或者局部的皮肤细纹是很难掩饰的,鹅蛋脸很圆润,搭配顺直光亮的发丝都能说明生活条件很好,而最为突出的当然就是整张脸上的气色就是一个字“傲”

    不是傲慢的傲,而是骄傲的傲气,有才之人独有的傲气,换做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在某个行业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充满自信的那种傲气,而且从石涧仁这么短短一瞥看来,这种脸上洋溢的傲气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不过最吸引他的却是对方眼长眉厚的长相,作为女子来说,很有可能是比较强势的性格,而等到对方一开口,那略显沙哑的腔调更接近男声,就证明了他的判断正确一半。

    所以说在观相师面前,很多人就是这么匆匆一瞥,就好像完全袒露了性格脾气,真真是国家栋梁们身边需要的肱股之臣啊,分辨个忠臣奸臣的多容易

    当然在码头时,无论棒棒还是商贩,基本都是一眼望到底的简单脾性,或憨厚或奸诈,连点掩饰或者复合性都没有,石涧仁实在是很难提起观察的兴致来,自古还得是文化人的花花肠子多。

    其实从王汝南的眼里真看不到什么傲气,还有和煦的笑容呢:“王老好听说您最近又在给学生们义务上课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啊。”

    王汝南的确比较修身养性,呵呵笑着点头:“老了,就当活动筋骨,难道我非得去打麻将来保持思维能力,谢谢洪老师关心了。”

    姓洪的女子略微笑笑就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的石涧仁:“你学生气质不错啊”

    王汝南介绍:“小石,我的忘年交,写得一手好字,深得个中精髓,现在在替绘画教育专业的课程做模特年轻身体好,体型可不像我这样臃肿走样哦。”

    面对王汝南颇有抬高的介绍,石涧仁没什么可得意的,点头致意一下,但眯了眯眼遮盖自己观察的目光,因为对方的眼神其实还是停留在自己身上,也就是说寒暄两句都是虚招,其实走过来的目的都是对着自己的。

    普通人中的聪明之辈,又或者心思敏捷,擅长待人接物的人,都能有这样的感应敏觉,只是能像石涧仁这样游刃有余的主动把控,那就得是专业人士了。

    果然对方接下来的声音加入了一点略微做作的惊讶:“哦哦,我听说了,老杨那个班上,对吧,有个能用论语将大学生军的模特,对不对我听说了,听说了。”

    王汝南这才笑着反过来介绍:“你那么忙,还能关注到这个事情,小石,这位洪巧云老师是著名的青年画家,多次在全国获奖,专攻油画、水彩,水平很高的。”

    这就是为什么石涧仁跟王汝南谈得来而不是最早认识的杨泽林,见识广阔又涉猎传统国学较深的王汝南的确在通情达理这个环节跟他赶得上趟,之前只介绍石涧仁,就是免得反过来人家万一傲慢得不理睬这个小棒棒,何必自讨没趣,现在确认了真是奔着石涧仁来,才把信息完整描述。

    虽然比起石涧仁在没说话的时候就把情势能先在心里有了个底儿还差得不少,但老人家这种情商已经算很不错了。

    石涧仁的反应中规中矩,有礼貌的略弯腰敬礼:“洪老师好。”这会儿就坦然的把目光对上对方的眼睛。

    脱谷为糠,其髓斯存。

    把谷子外面的糠壳去掉了,内在的米粒才是精髓露出来。

    人也是一样的道理,把外在皮肉的掩盖都剥除掉,才能看清内在的精神实质。

    而眼睛就是最容易直接穿过外在掩藏,直达内心的便捷途径,基本上人的喜、怒、哀、乐、爱、恶、欲、痛都会从双眼透露出来,这就是为什么耿妹子仅凭码头上讨生活的历练,就能逐渐领会到看看眼睛就大概能判断对方是好是坏。

    石鉴仁这会儿能看见的就更清晰复杂得多,热烈、干净和欣赏,总之都是很正面的情绪,所以他也就松弛下来,面带微笑的等对方开口。

    结果这个目光对视持续了好一会儿,洪巧云就突然一笑:“好之前听了我的学生回来说这个模特气质不错,我还不太相信,专门过来看看,现在觉得是真的很不错,没有那种市井气,很难得居然还有点书生气质你有兴趣做我的模特么”

    石涧仁似乎不经意的用余光看王汝南反应,老教授正在下意识的抬手把白发向后抹,这在短短接触的几天中,并不是个多常见的习惯动作。

    石涧仁就颇有些出人意料的回绝:“谢谢洪老师的厚爱,我这边做模特的课程还没完,而且课后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最近的确是没法为您做模特了。”

    洪巧云讶异的转头看了看王汝南,从刚才短短几句话的交流中,很明显石涧仁是肯定不认识她的,王汝南更是以温和儒雅著称,应该不会背后漫无边际的嚼舌头提到自己,怎么会这个年轻人如此干净利落的就拒绝了自己,所以她还是认为条件没有讲清楚:“我知道公开课程的模特费用很低,我这个是私人模特,价钱不受学院的规定影响,你完全可以自己开价,一百块一个小时怎么样”

    哇塞,杨德光要是听说可以或坐或站什么都不做,就能拿到每个小时一百块的工资,肯定会觉得整个世界都疯掉了。

    王汝南都展了展眉毛,因为很明显这个价位有点砸人,颇有种没钱砸不到的气势。

    石涧仁还是温和的笑着摇摇头:“谢谢您了,再考虑其他人吧。”说着稍微半侧身就给王汝南示意一下,施施然的走了

    王汝南也惊讶,但还是帮忙解释了一句:“小石是杨泽林从码头那边找来的,小伙子有自己的抱负和想法,做模特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更多还是守信用完成对小杨的承诺,自己并不是很想做这个。”一边说一边还指指自己的脑袋,示意年轻人对模特这个行业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就笑着跟石涧仁走了。

    留下洪巧云有些纳闷的站在那,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王汝南转过弯才看见放慢脚步等他的石涧仁,也纳闷:“我还以为你毫不犹豫的就会答应呢。”

    石涧仁做个惋惜的表情:“要不是怕你难堪,我肯定去了”

    王汝南啊:“我难堪”

    石涧仁笑:“你那会儿是不是有点犹豫想给我点什么提示”

    老人家惊奇了:“你看出来了”

    石涧仁点头:“以您的品行,如果该提醒没提醒,肯定会于心不安,但当面说似乎又太不给对方面子,所以略微犹豫,本能的就会摸摸头发或者别的什么不常见动作,就算看错了,我也宁可信其有啊,您又不会害我,要是让您那会儿纠结万分,我才是罪莫大焉。”

    王汝南哈哈大笑,欢畅得很。

    一老一少就顺着校园大道慢慢走出去,有学生教职工看见,难免会咕哝:“那是王老先生的私生子么,关系这么好”

    被吹捧得这么舒服,换谁都会高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