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44、我有我的龟息养生大法
    一直回到王汝南的书房,石涧仁帮老人把院子里的杂草除了,顺口闲聊说自己准备这周开始周末到最近的那个区府所在的主要商圈去揽活儿,坐在大书画台旁边悠然喝茶的王汝南才开口:“洪巧云非常有才华,但是在男女问题上口碑不好,所以我想提醒你,其实以你的心态,我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石涧仁嘿嘿着埋怨:“您早说啊不知道这会儿再找过去会不会掉价。”

    王汝南还是哈哈笑,两人绝口不再说别人的是非了。

    鉴于老人家书柜的书太多,商量着准备慢慢开始清理规整书架上的书,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人拿了饭盒溜达着去食堂,石涧仁还借了本幽默是怎么练成的准备一本正经的看看,了解现代社会的幽默是怎么回事,王汝南却笑话是某些书呆子自以为是总结的废话书,当年估计是有点呆板的儿子买来看的,因为石涧仁还发现了一本恋爱对话手册一百句,都是旧得有些发黄的那种,他当然是不感兴趣的,但两人都觉得很好笑。

    石涧仁更多还是好奇,沾王汝南的光,他能比较平顺的体会到这个大学校园的生活,所以也能跟普通大学生一样坐在宽敞明亮的学生食堂里吃饭,王教授一贯在食堂吃伙食并不稀罕,除了极少数青年教师,这样的情况也很少见,所以周围自动形成气场,也没有什么学生来打搅。

    关于是谁跟保安举报自己偷图书馆的书,石涧仁根本就懒得去追究,但是经常和王汝南同进同出的结果就是,偶尔遇见那个很不待见自己的王凯男生,也没什么机会来挑衅自己。

    所以他就乐得清静:“这菜味道不怎么样,红烧茄子不入味,鱼香肉丝基本都是肉块,勾芡太不均匀了点,而且米饭的水分也不均匀。”

    王汝南一贯都哈哈笑:“我以为你是个很随和的小家伙,结果这么挑剔这是食堂的大锅饭,能做成这样就不错了。”

    石涧仁理所当然:“人生一世,还是要对自己稍微好点,条件所限只能吃饱充饥那就罢了,如果稍微能改进一下,吃得更可口和对身体有好处,那还是值得改进,您这吃饭就最好慢点,细嚼慢咽对身体好。”

    已经习惯于端着饭盒心不在焉的老教授啊:“你怎么比我还老气,跟个老干部一样”

    石涧仁真的去端了两碗蛋花汤来,看他从教授身边站起,掌勺的服务员已经尽量想粘稠点了,可碗里还是没多少实际货色,王汝南看了也跟年轻人一样挑剔:“这都是洗锅水沾了点油星,不喝”

    石涧仁好像在山上劝老头子喝药一样:“来嘛,吃完了饭,慢慢的喝两口汤,对消化有好处,真的,我师父活了过百岁,就是靠懂得养生。”

    王汝南好笑的看着十九岁少年劝个六七十的老头子养生:“活那么长,如果没有人陪伴,又有什么意思呢”

    石涧仁愣了愣:“好像也有点道理如果不是我陪着他,也蛮孤独的”自己就坐下慢慢边想边喝。

    王汝南难得教导两句:“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不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教导你的,但适合他的未见得适合你,他曾经遭遇过的挫折在你这里又未必就是天堑,对不对时代都不同了嘛。”

    石涧仁深以为然的点头,拿装汤的碗敬老人家。

    吃过晚饭,天还没黑,王汝南照例会到食堂背后的运动场边顺着人工塑胶跑道慢走,石涧仁难得悠闲的坐在运动场边的看台上读书。

    运动场通常都开阔有风,坐在这里感受徐徐清风,翻看有点生硬的所谓幽默小品,那也真是神仙都不换的舒坦。

    只是大学校园的运动场这会儿也是最热闹的,中心足球场上好几拨学生在打横场小对抗,篮球场上更是生龙活虎,偶尔还有女生跟着尖叫,然后运动场边的草坪、长椅乃至看台上都尽是年轻的情侣,甜蜜说话的,相互亲昵甚至毫不避讳的喂饭的,让石涧仁拿着书,很快都把注意力转向了这些更具可看性的地方。

    对他来说看书是消遣,看人才是正经修炼学习。

    了解一下年轻人们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谈恋爱和肢体交流,再比较一下跟码头上年轻男女的亲热有什么不同,还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然后东张西望的他就看见在阶梯状的台阶尽头,一个高处的角落上,穿着白色宽松毛衣和牛仔长裙的那个长辫子,把手肘放在膝盖上再托住了下巴,单独一个人非常安静的看着整个球场的一切。

    从石涧仁这里看过去就是个侧影,年轻的姑娘翘着二郎腿还轻轻摇,因为长裙的遮掩并不显得粗鲁,反而有些俏皮的意思。

    这样好看的场景,让石涧仁多停留了一下目光,好像是感应到有人一直在注视,姑娘收起了二郎腿仰起头,小小的撑了个懒腰,石涧仁却知道对方是在借着这个动作的掩饰观察左右。

    正在这时候,王汝南正好甩着手走到这边看台下面来:“小石你也下来运动一下嘛,看你才多大点岁数,比我还温吞”

    然后也许就是顺着这样的动态和叫喊,叫做赵倩的女学生也发现了这边的石涧仁,略微有些出人意料是,那姑娘居然连忙跳起来,跟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顺着看台下去然后朝最近的运动场出口一溜烟就跑了。

    女孩的心思还真的有些难猜,觉得再一次认证了老头子说法的石涧仁摆手拒绝了下去走走的提议,等到书都翻了好几页,王汝南终于觉得运动量适合有点出汗,招呼年轻人一同离开的时候,石涧仁才解释了下师门一脉的养生理念:“不运动不出汗是不可能的,但是尽可能减少剧烈运动,减少生命力的无谓流失,这就好像人一辈子其实能做的体力支撑动作就那么一万个,现在集中做得多,老了寿命就短,反正就类似乌龟那样慢吞吞的长寿。”一边说,还一边认真的指了指运动场上那些生龙活虎运动消耗青春活力的大学生们。

    王汝南还是只能哈哈大笑,开始给小年轻介绍这种极为落后的思路在欧洲十八世纪曾经流行过,哲学家康德就是其中一员,但现在证明这已经是无稽之谈,生命在于运动才是现在的舆论主流。

    石涧仁不争论不说服,但依旧按照自己的习惯行事,斯条慢理的在校门口跟老教授道别,暮色中看见有些路边摊已经摆出来了,他准备去给自己买块电子表来比较精确的掌握时间,几块钱的那种,纯粹的自学文科生表示很难理解这样一块凝聚了高科技技术的电子表,居然只卖几块钱,就相当于自己挑着担子走那么几步

    已经在这校门外夜市买了张毯子晚上御寒的他,现在熟门熟路,很快就有些新鲜的感受着手腕上戴了表的轻微不适感,转进路边小巷,却在刚刚看见茶馆的时候,一条大红大绿的喇叭裤出现在他低头的视野里。

    一抬头果然是那个著名的青年女画家,双手抱着,颇有些威势的看着年轻棒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