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46、怎么?又有什么废话?
    其实也就打了一鞭,不,一棍吧。

    和石涧仁这些天熟悉的那些学生拿着铅笔摸摸索索在画纸上磨蹭不一样,洪巧云是抓着一支扁头画笔,蘸着颜料直接在旁边画架上的一张白纸上画,而且也是悬笔抓着长长笔杆尾部飞快抹涂的那种,石涧仁偶尔余光瞥见,由己度人的对方专业素养感到敬仰。

    专业的人在做事的时候格外有独特魅力,石涧仁发现了,可稍微多观察,洪巧云就是冷哼:“目光在什么地方怒气,你就不能给我来点怒气么”

    说真,石涧仁好像还没跟谁红过脸吵过架,一来君子讲究温润无方,二来吵吵闹闹伤肝,那是万万不划算的事情,所以他尽量模仿扭曲狰狞点的表情,在洪巧云看起来却像是在做鬼脸:“别把你哄女孩子那套在我面前显摆认真点再跟我嬉皮笑脸的马上收拾你”

    石涧仁多委屈的,只能再臆想着凶狠点,结果马上又挨了一棍子

    这就好像叫个温吞吞的山羊摆出老虎的凶悍,对石涧仁这号儿的来说,没什么事情能愤怒到扭曲吧起码前面十九年还没遇见过,现在不是强人所难么

    洪巧云也真是在专注的思索,无奈转换方向:“这样,悲愤点,想想难过的事情,目光带点文人的那种清高,这种气质你总是擅长的吧”

    鉴于前些天回想老头子有哭过,石涧仁避免再重蹈覆辙,扮清高倒是驾轻就熟,淡淡的把目光放得悠远一些,也就是目光焦点散开,好像在看很远的地方。

    洪巧云顿时敏感:“好加点不屑不屑一顾的感觉,对周围这些兵卒不屑一顾”

    这个好像也不难,石涧仁回想一下那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情怀,一直都被教导要兼济天下的他,脸上猛然一下就变得凝重而深邃

    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布衣情怀,早就在石涧仁的血液里根深蒂固了,从下山伊始一直在掩盖,好像一直被视为毫无用处的这种情怀,这时候猛然翻腾到了年轻人的胸口,有点滚烫发热

    洪巧云都被吓了一跳,但那双之前一直温温和和的眼睛,仿佛突然变成了星眸

    闪闪发光的那种眸子,充满智慧和情感,把满腔热血都寄托在情绪之中的双眼,这一刻竟然有些璀璨夺目

    她是什么人,双眼死死盯住了石涧仁的脸,立刻捕捉到了这种也许稍瞬即逝的感觉,手上的画笔根本就不会停,只听得笔触刷刷的在画纸上抹过,整个偌大的画室里面几乎听不到半点杂音

    得益于最近当模特的经验,石涧仁对于保持动作凝固不动已经有了自己的体会,只要让情绪放空,不过分拘泥在肌肉掌控这个层面,其实一点都不累,不过现在要保持这种情绪,那就有点难了,他得在心里一直默念背诵,从过零丁洋、岳阳楼记、出师表到欧阳修的很多作品,用这些旷古烁今的篇章来鼓舞自己的情绪。

    嗯,一百块的模特费用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时间一直持续了快大半个小时,伴随洪巧云一声有些疲惫的放松:“好好了休,休息一下了”这时候嗓音才有点女人味。

    说完就自己扔了手里的画笔,勉强站起来,带了摇摇晃晃的脚步走到背后墙边一张铺了蓝色扎染花布的宽大沙发边,把自己的身体扔进去,疲惫的倒在其中立刻陷在靠垫里,可精神又是亢奋的,一直盯着那张画纸,偶尔瞥开看一眼旁边松弛下来的石涧仁。

    石涧仁其实不算很累,原地跳两跳舒活一下筋骨,只是有点惊讶自己连衣服都没脱,退了几步过来还是忍不住习惯性的看看画面。

    这一眼,他终于明白王汝南都要在洪巧云的名字前面加上著名二字,这位当时也大喇喇的承受了。

    石涧仁不会画画,但能欣赏画,作为一个布衣或者文人,理解琴棋书画是基本要求,但这一刻他也更明白为什么照相机这种神奇的现代科技产物,永远都无法替代绘画。

    这是张草稿,在上大画布之前的草稿,所以洪巧云只用了一种颜色来画,至于为什么只用蓝色,石涧仁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但是蓝色的颜料几乎以没有任何改变的笔触刻画出了一个似乎充满灵魂的男人,双目圆睁又富有全身力量的绷紧身体,巨大的情感仿佛要冲破整个身体,却又无可奈何的拥挤在一起

    照片永远都无法提炼刻画出灵魂来。

    而绘画可以。

    身上残破的衣衫,头上松散耷拉的官帽,甚至连下颌的胡须都充满了灵性

    其中画龙点睛的眼部,更是用笔触精巧的仿佛随手抹上一般,却完全把握住了刚才石涧仁表现出的情绪。

    不过这张脸显然不是石涧仁的样子,身体动态就更不用说了,这让年轻的模特稍微纳闷一下才转头问:“这个模特是因为找我来只是要寻找神韵,而不是形”

    洪巧云终于脸上露出点笑,艰难的抬手树了个大拇指:“这个感觉找了好久,今天上午有个研究生给我说,觉得你气质不错,有点契合这个感觉,才叫你来的,你居然能懂这个,不错。”

    石涧仁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这个业务其实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还以为真的跟杨泽林那个似的,动不动就几十个课时呢,点点头回看那张草稿,人家这成名成腕的大家,画出来的东西和自己在教室里看的,根本就是云泥之别,那些学生不过是刚刚萌芽的新手,而这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

    不过洪巧云累归累,目光却锁定在石涧仁脸上,看了他的表情微动:“怎么又有什么废话”

    石涧仁还先看了看那根木棍远离洪巧云的手,才又小心的远离两步开口:“两点不吐不快第一,这种宋朝官员戴的帽子叫长翅帽,两边耷拉着很长,这个没错,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面中,因为这种帽子两边这么长,是为了防止官员们在朝堂上相互交头接耳的”一边说,石涧仁还一边把双手在自己耳边认真的比划转头:“看见没,戴着转头很不方便的,只能面对面讲话,所以除了正式场合,宋朝官员都不会戴这个,更何况他在作战跟逃命,所以这时候挽个抓髻是最合适的。”

    洪巧云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年轻人郑重其事的絮絮叨叨,动作在头上比划更是滑稽,扑哧一笑。

    还别说,王汝南说她在男女问题上口碑不好,的确很有那个资本。

    年龄是比青春女学生大了不少,但真正懂得欣赏女人的才知道,这个年纪才是女人最有风华的时候。

    这发自内心的嫣然一笑,不说一笑倾城,起码这整个画室都觉得色彩荡漾起来。

    也就石涧仁这呆子,看人的时候都完全越过了皮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