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47、你才孤独一生!你全家都孤独一生!
    石涧仁只悄悄伸脚把地上的木棍给踢远点,观察雇主脸上没怒色小心:“那我就继续说了”

    洪巧云更是被他这惴惴的模样逗笑,抬手捂住了嘴还翘指头:“说”有慈禧太后的气势。

    石涧仁还提醒了一句:“你手上有颜料嗯,第二个就是相貌,文宋瑞官拜右丞相,在明宋时期很强调仪表堂堂,能做官到省部大员以上的,那相貌都绝对的得符合清、古、奇、秀中的一个,而古书有记载,文宋瑞”

    洪巧云打断了一下:“文宋瑞是谁,文天祥他爹”

    石涧仁惊讶:“文天祥字宋瑞,你不知道”

    洪巧云摇摇头:“只是跟我说了大概是个什么事,多大尺寸要挂在什么样的环境。”

    石涧仁点点头不纠缠这个不专业的地方:“文宋瑞是有记载长得皮肤白美如玉,眉清目秀的,那么他就应该属于秀这种类型,你这稍微长得深沉了点,属于古相。”

    洪巧云有气无力的换个姿势,扭身趴在了靠垫上,进画室就脱掉了黑色丝光夹克,里面是件橄榄绿的丝光衬衫,顺滑柔腻的贴身,特别是身体有这样舒展动作的时候,完美勾勒出来成熟的体态,加上洪巧云顺便蹬掉脚上的靴子,把弯曲的双腿也收到沙发上,玉体横陈应该就是形容这个动作的,单手撑住了下巴:“这都是废话,没人关心文天祥字什么,也没人关心他被抓的时候在山就是一脸孤相,孤独之相。”

    话说布衣谋士这一脉,很多时候的话都是对明主讲解某个人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对简洁明了不会拖泥带水,含含糊糊模凌两可是大忌,当初石涧仁面对那人才市场的工作人员就直言不讳,对杨德光和耿妹子说得简单但也不遮掩,现在更是难得有机会侃侃而谈,浑不当做对方是个女人。

    洪巧云随着他的话慢慢张嘴,整个嘴都变成o型了,等石涧仁说完彻底爆发,完全不顾刚才画完画累成什么样,跳起来就抓住一切能抓的东西砸石涧仁:“滚你才孤独一生滚滚”然后疯狂的大哭,和耿妹子的哭绝对不同,撕心裂肺的那种痛哭,冲近了泪眼婆娑的挥手又抓又打

    还好石涧仁有过耿妹子的经验,对女人更是防范得很,眼疾手快的捡起地上细木棍就跑:“滚就滚,是你让我说的”

    看见洪巧云已经不管不顾的抓起颜料盘、颜料甚至好像什么油画的油瓶砸过来,更是身手敏捷的推开大门跳出去,刚刚关上门,听见背后铁门上叮叮咚咚的玻璃瓶破碎炸裂声音,吓得心里扑通扑通跳:“疯子女人都是疯子神经病”

    里面洪巧云看看连刚刚画出来的草稿都被砸颜料破坏了,却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呆呆的看着偌大一个画室,到处都挂满了画幅,画幅上有无数的人,好像都在看着自己

    可也就是看着自己

    看起来成功,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但最终却还是只有自己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这个巨大的画室里

    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清楚,刚才那个年轻人说的话好像一柄大锤,几乎每一个字就是一锤,重重的砸在自己心头

    孤独之相

    撕心裂肺的痛哭不会持续多久,她抽泣着有些无力的一下坐倒在地上,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切都不重要

    整个脑海仿佛都空了。

    只有无数的怨念,造成这一切的怨念

    甚至于可以变成怨毒

    按照现代心理学的说法,这就是负面情绪占了上风,整个心理状态都不管不顾的放弃,让情绪彻底转向负面,诸如自杀,报复,疯癫都是这样来的。

    却偏偏这个时候,那沉重的铁门又悄悄推开,引起点声音,引得还在流泪和抽泣的洪巧云凶狠的转头看过去。

    刚刚逃出去的年轻人小心的探个头为难:“那个工钱还没结”

    完全沉浸在人生悲苦中的洪巧云好气又好笑

    讲真,懵懂的撩妹,比刻意的更有杀伤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