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50、我就是有点贱,不可以么?
    没有人去考察这一男一女之间说过什么,实际上在干什么,仅仅是根据推测和臆断,就众口铄金的把事情落定了。

    第二周的课程结束,石涧仁虽然没有拿到杨泽林那边的工资,好歹兜里又多了三四百块钱,洪巧云还不敢多给,不过她倒是测试出来这年轻人确实是没什么自卑心理,或者说自尊心都没多少,该拿的拿了那就行了,根本就不怎么在意,所以呆在她那都按时计费。

    然后接下来四天,石涧仁又欢天喜地的跑到市里面逛街,这一周他还专门去了动物园,整整七八个小时的开园时间里,挨着把所有笼子围栏里的动物都瞻仰了一遍。

    大城市这点就是不同,连狗熊河马这些传说中的动物都能看见,更不用说生来就是为了卖萌的熊猫,石涧仁结结实实的开了眼界,这一天难得没有跟人接触,只是在儿童乐园外面捡到一个跟父母暂时走丢的孩子,他就蹲在那逗小孩子玩了大半小时,直到惊慌的父母找过来,别人也没多感谢他,还带着怀疑的目光告诫孩子别随便理睬陌生人。

    反而是孩子临走笑眯眯的跟他说大哥哥再见。

    然后从动物园到美术学院的五六公里距离吧,石涧仁悠哉哉的自己走回去,就好像小学生放学在路上到处磨蹭游荡一般,两个多小时抵达茶馆的时候,天色都黑透了。

    那些戴着有色眼镜揣测的人,可能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现在依旧睡在这间破败的茶馆长椅上,全靠一张地摊上买来的毛巾被御寒,黄老头和肖阿姨依旧把他当成普通的棒棒,只是这天看他做清洁的时候,有点纳闷的说怎么晚上到茶馆来画速写的大学生越来越多了。

    石涧仁只是笑笑。

    庸人自扰罢了。

    他依旧平静的到教室上课。

    这一周开始,很明显班长已经安排了人做清洁,周一早上的教室里面地上干干净净,每个学生的画板上也干干净净,换上了新的白色画纸。

    杨泽林给石涧仁示意:“这周我们的新课程是画全身裸模,没有问题吧”

    石涧仁愣了一下:“要脱裤子”

    杨泽林点头:“全身裸模的价格会高一些,每个课时十八块。”

    石涧仁干脆的拒绝了:“那不可能,我没法接受脱得光溜溜的站在这里被人看着画。”

    对话是在教室里的,学生都在各自整理自己的画具跟削铅笔,不少学生都关注着这边呢。

    杨泽林劝说:“这有什么不一样,反正都是做模特。”

    石涧仁比他能说:“人是有羞耻底线的,遮羞也是有底线的,老实说要不是做棒棒为了减少对衣服的磨损,我连上半身光着都觉得很不礼貌。”

    杨泽林想吓唬他:“那你这个就不好完成整个课时,没法拿到报酬,还耽误了教学安排。”

    石涧仁不紧不慢:“来的时候,你可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要脱光了做模特,这是其一,你也从来没告诉我要做满九周才能结账,这是其二,但我并没有计较这些你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行为,如果你觉得现在这样蒙我心安理得,那行,我就当被骗了走人,前面两周白帮忙,你继续安排你的教学吧。”

    他看得可真够准的,杨泽林立刻不好意思的拉住了作势离开的年轻人:“不是这个意思,你实在要结账,我待会儿就去财务科帮你先把前两周结了,主要是全身裸模的心理关很难过,所以一般我们都不说,等习惯点了再提。”

    石涧仁似笑非笑:“嗯,我就是过不了这心理关,受老夫子荼毒太深。”

    他俩的对话并没过多掩饰音量,学生们都听着的,那个王凯终于忍不住了:“你过不了这关口在别的地方裤子脱得麻溜着吧。”面对这样的俏皮话,学生们还是没忍住有闷笑的声音。

    石涧仁会去解释自己在洪巧云那里连上衣都没脱过

    他才懒得说呢,只对杨泽林做个听听看的表情:“喏,心理压力很大吧,这还没做呢,讽刺、嫉妒就恶毒的冒出来了,脱了那还不得成天被说得羞愤致死啊”

    杨泽林正颇有些为难的劝说,这会儿听了帮倒忙的话,真是老实人也有发飙的时候,转头就一句:“这位同学我的课,你可以不用来上了,这门课程我一定给你个不及格因为你从思想上就根本没有一个艺术家的道德”

    石涧仁都吓了一跳,平时杨泽林真是个温吞的人,学生迟到早退从来不计较,上课听个音乐抽个烟啥的,他也很少点评,就连学生的作业点评基本上都是好好好,这里能不能稍微改一下,从来都不恶语相向的,谁知道这个时候突然来句重的,就重到这种地步

    他是本能的按照一个谋士的处理方式,把矛盾甩给对方处理,真的想不到兔子急了咬人才叫狠。

    这是专业课程,一个美术学院的学生如果不是天怒人怨,就算从来不去某门课程,只要能最后交上作业,甚至随便拿谁的作业来糊弄,老师都会酌情给个分数,从来不会打不及格,因为一门专业课程的不及格就意味着这个学生绝对拿不到大学毕业证

    文化课程不及格拿不到的是学位证书,而专业课程不及格意味着以后出去找工作连证都没有,跟当初的石涧仁一样。

    所有学生更是吓住了,这等于一个刚刚进了大学的学生就被告知你后面几年念了也白念,因为你注定拿不到毕业证书的,专业课程可没有补考一说。

    那个还算高高大大的男生站在那彻底傻了:“我他”

    杨泽林转身:“你说了什么在暗示什么,在嘲笑什么你在捕风捉影的侮辱别人,也在侮辱我的课程,因为我作为一个教师,教出来这样的学生,是不是在侮辱我”语气不重,但却很坚实。

    石涧仁看着那男生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翻滚,最后更是把目光闪躲的移到自己这里来,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看着对方的双眼,这时候对方的眼神真是他后来给洪巧云描述的那种“动若流水”,飘忽不定的目光闪烁,标准的小智小奸之辈,属于想做点大坏事都没可能的家伙。

    整个教室都鸦雀无声,多安静一阵,看杨泽林都不说话好像低头在看手上的课程表,所有人都明白他是在等着王凯给石涧仁道歉,也许道了歉,事情就会软化改变性质,也就不了了之。

    杨泽林其实还是有丰富的教学经验,用这么一句就重重的压在了肆无忌惮的刺头身上,更是杀鸡儆猴一样给其他学生看,更重要的是也许是利用这个男生的受挫来让石涧仁觉得愉悦,没准儿就同意了呢,成年人的思想总会复杂很多。

    所以接连好几个学生和班长都开口:“王凯,给模特道歉,赔个礼就算了。”

    王凯脸上抽动几下,尽量做着无所谓的样子轻描淡写:“对不起”话说得极快,目光更是游离的看着别处。

    所有人都好像松了一大口气,杨泽林都抬起头来准备说话了。

    没曾想石涧仁的确有点贱:“不诚恳,我不接受。”

    哄的一下,大学生们又有点炸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