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51、我不过是在见道罢了
    无论这个棒棒多么有文化,又无论这个模特怎么跟名声显赫的洪巧云有关联,这个年轻人始终还是个棒棒兼人体模特,任何一个大学生扪心自问一下,心里隐隐还是有优越感的,这跟任何人在街上看见一个清洁工或者搬运工,心里的优越感差不多,就算那时的反应是怜悯别人的辛苦操劳,其实还是建立在自己比对方高人一等的心理上。

    这跟养小狗小猫也是一样的道理,喜欢小动物有爱心甚至同吃同睡,并不等于就把宠物看成跟自己完全一样平等,宠物是依托自己饲养的,这种主从关系是不可逆转的。

    眼前这个局面就好像一直可以怜悯俯视的宠物突然对主人呲牙,街上的清洁工突然对你黑脸,心里面是不是格外的愤慨

    你居然敢翻天

    连杨泽林都皱起了眉头,这个年轻人也太不识好歹了吧

    石涧仁却轻轻松松:“脸红屈辱么你现在感受到的一切负面情绪的确很难受,但你是不会检讨自己的,你只会把这笔账记在我头上,认定是我让你这样的,所以这件事之后你会更加憎恨我,我一点好处都没有,那我为什么要接受”

    王凯开始失去理智的咆哮:“你这个妈x的”

    石涧仁还是安静的挑逗:“我做错了什么你这么骂我这份工作是这位杨老师两次到码头邀请我来做的,我没有多拿一分钱,甚至没多跟你们说什么废话,叫我怎么做就怎么做,其实论学识才干跟聪明智慧你们都远不如我,却高高在上的俯视我,不好笑么你有什么资格这样骂我”

    大多数学生都安静了,对方这话说得可真够不客气的,可没谁有底气反抗

    王凯猛然掀开面前的画架,不顾一切的扑上来挥拳,杨泽林就站在石涧仁旁边,伸手想拦,但显然行动不是他的强项,手忙脚乱的没拉到,女生尖叫,男生都有些发愣,还是有几个身形移动的,只是不知道是想阻止还是一起动手。

    石涧仁的反应却跟所有人想象的不太一样,没闪躲也没迎上打拳,只是轻描淡写的勾过了旁边最近的一个画架来阻挡,上面还有张画板呢,个头还算高大的男大学生连人带拳头嘭的一声撞在上面

    和洪巧云那种大画家通常用几十上百斤的重型实木画架不同,学生们一般都是这种三五根细铁管焊接的金属三角架子,拇指粗的薄铁管娇娇柔柔的小女生都能扛着走,反而是上面厚厚的绘图板比较重,所以画架普遍头重脚轻,石涧仁第一次进来才会稍微碰到就翻落,现在自然是随着重击倒下,好死不死的杨泽林就站在石涧仁旁边探身伸手呢,放在画架上就一人多高的画板重重砸在他脸上

    斯斯文文的大学老师戴着眼镜立刻来了个满脸开花,无框眼镜一下就飞掉。

    石涧仁还能游刃有余的把地上已经翻覆的画架再挑起来点,王凯的脚就勾在上面,完全暴怒或者冲动的年轻人视野里哪里能注意到这种细节,刚跳起来再整个人一下扑翻在地面。

    之前不是说过画架都很密么,三十多个人围着一个模特呈大概九十度的扇形,那得是好几层,这样扑翻一个人,画架简直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接二连三的翻倒,之前还有人跟在王凯周围的,现在都只能连忙顾着自己左右,别摔倒别被画板画架砸到。

    女生的尖叫更是穿透楼板

    看着石涧仁好像什么都没做,又好像什么都做了。

    从他跟杨泽林站着说话的模特台旁边开始,周围几乎放射状的所有画架画板东倒西歪的乱作一团,中间还夹杂了四五个倒霉的学生摔在地上,王凯现在已经彻底的失去理智,还在挣扎着要起身动手,周围的男生纷纷上去拉住了他,这回是真的拉住,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课没法上,事情也闹大了。

    因为杨泽林捂住了脸,谁都能看见有血迹从鼻子还是眼角流出来,恼怒的使劲摆手示意着什么

    起码在学生看来这就是大事了,石涧仁还是若无其事的站在那很无辜。

    最后是那个班长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安排学生先送老师去医务室,然后把事情汇报给这个班的班主任,同时得通知系里面的办公室,当然这个时候他汇报的说法还是王凯和模特打架。

    学生终究跟学生是一个阶层的,不管有意无意。

    石涧仁听了还是笑笑不说话,他没什么愤慨或者需要计较的:“那我是留在这里,还是可以自己走要我呆在这里就按照课时计费哦。”

    哦哦,都什么时候了,他这种态度让学生们很难接受,可那位班长还算有点头脑:“好你留在这里按照课时计费就行。”

    石涧仁点点头,拿出随身带着的那本幽默是怎么炼成的,心平气和的坐在模特椅子上翻看:“记得,如果超过中午还不让我走,午饭送过来,不然我就走了。”

    连那班长都觉得自己肺要气炸了吧

    可总有些脾性安静或者冷静的学生多看这人几眼,回想王凯动手前他说那番话,就有些思量了。

    对啊,这人做错了什么

    面对羞辱讥讽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反唇相讥,甚至被饱以老拳的时候,也没有扭打成一团,看看人家身上结实的肌肉块,真打起来好像他也说过他很擅长这种事

    于是很快教室里所有人都退了出去,部分学生站在外面的走廊上七嘴八舌的讨论这件事情,整个教室里就只有石涧仁一个人安静的看书了。

    如果不看那乱得跟战场一样的教室,他的气定神闲给偶尔探头进来的学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也让闻讯从隔壁过来的王汝南有些苦笑:“这算不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呢”

    石涧仁点头:“谢谢你哦。”

    王汝南随便拉了张椅子坐下笑得乐观了:“嗯,你并不迂腐或者一根筋,这点我很喜欢,这书看了这么几天都没看完”

    石涧仁摇头:“每天要学习要看的东西太多了,还真挤不出来多少时间看这种消遣的书。”

    王汝南好奇的跟石涧仁询问他到底看见学习到什么。

    石涧仁也随便在旁边乱糟糟的地上捡了支铅笔,写在手里陈旧的书页上:初为闻道,次为知道,再为见道,终为得道。

    王汝南认真的看了又看,居然说:“这个道字写得不错”

    对于在乎精神世界的人来说,眼前的事情都是小事。

    而王汝南坐在这里,不过是以自己的老脸保证事情尽量在正常可控的范围内。

    石涧仁只是谢谢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