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53、当小白脸也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
    女学生们也闻着味儿过来讨杯茶喝,然后竟然端着茶杯出去继续画画也没说走,而且还不知道谁出去把那摇滚乐为主的音乐给关了。

    洪巧云一直把茶杯凑在鼻子下,双手肘就放在桌面上,透过袅绕的茶水雾气看石涧仁。

    之前耿妹子剪得有些凌乱的短发现在稍微长点,还是跟狗啃了一样,但是看着还算精神,身上的衬衫几乎是每天睡前都会简单洗洗晾干,所以虽然褪色得有些厉害,但干净整洁。

    所以石涧仁不怕看,眯着眼品鉴茶叶清香,和常见的那些品茶大家动不动讲究谈论茶叶名头不同,他不钻研名气,只会把那沁入心脾的香味深呼吸进去,再慢慢试着让滚烫的茶水把心肺都熨烫开来,体会那种每个毛孔都张开来欢畅吸纳的神奇感受。

    类似于气功里面的自观,也就是想象这琼浆玉液一般在自己五脏六腑里面的运动。

    所以好一阵,看他茶杯里的水冷了放下,洪巧云才开口:“我还以为你从来都不会跟人发生矛盾呢,结果还是会出这样的事情,抱歉是我的做派牵连了你。”声音好像被热茶润得很柔和。

    瞥一眼妖冶的裙子,那你还穿得这么招摇干嘛石涧仁摆摆手:“老前辈说过,天下断无易处之境遇,第一贵在忍辱耐烦,用现在常说的话也就是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爆发反击才是最容易的,因为不计较后果,随性而为就行,我今天其实做得不够好,老王已经点评过我了,以后会注意。”

    接着洪巧云就看十九岁的年轻人老气横秋评价自己:“所以说我觉得你有时候自污的态度也是正确的,古时候的名臣,自污者众多,坑杀40万人的白起、当朝那位郭大学士都是忍辱负重,自污以自保的名人,相比他们的唾面自干,那些自杀的,不顾后果暴起的其实更容易得多,对不对”

    成熟女子的脸上突然就急剧变化,似乎释然又好像悸动,但听着外面安静的绘画笔触声,使劲咬住了嘴皮,好一会儿才把有点哽咽的情绪压下去,勉强能笑着说话:“我再年轻十几岁,肯定不顾一切都会追你”略微嘶哑的口音和之前的男性化是有区别的。

    石涧仁刚才还有点世外高人的脸上立刻就闪过有点窘迫的表情:“能不能正经说话男女之情是最浪费时间精力的。”

    洪巧云终于掌握到主动,咯咯咯的娇笑起来:“原来你真的是个雏儿”

    石涧仁不愿跟她,自顾自重新倒上茶品味。

    洪巧云突然身体后仰,稍微把脸露在绿色植物间:“喂,你们几个难道就没有主动撤退的自觉性吗难道真的打算偷听我跟他谈情说爱”

    外面的女学生顿时嘻嘻哈哈的扔了东西就跑,有人还胆大包天的顺手换了张英d,石涧仁虽然听不懂这首名为昨日重现的歌词,却对旋律有感觉,眯着眼酸不拉几的轻轻摇头晃脑。

    洪巧云看那大门真的轻松就被拉上,笑笑开口:“我不是自污,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想不想听”

    石涧仁摇摇头指对面这漂亮的时装:“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觉得是你牵连了我,还穿这么花哨把我喊过来给人看就行。”

    洪巧云估计酝酿了一下的情绪给截住,有点不满:“你就不能好奇的听一下”

    石涧仁无情:“你觉得是你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情,对别人也就是个耳旁风,我要不是想收集完整的样板,都不会打听。”

    洪巧云简直有点牙痒痒:“谁跟你谈恋爱一定会被气得要死”又好奇:“你到底是学什么的”

    石涧仁固执己见:“我有很多理想抱负,谁会为了那种男女私情分散精力”

    洪巧云不惜打击:“你这是纸上谈兵,好高骛远”

    石涧仁不争辩:“嗯,对很多人来说,的确容易陷入这个问题,我也在尽量避免,尽可能的脚踏实地。”

    洪巧云发现自己真说不过这小年轻,静默了一会儿,趁着歌曲完结的空隙简短:“我曾经没有任何希望出头,抢了闺蜜勾搭的著名画家在一起才逐渐得到了机会,离婚后反过来又提携了一个年轻男教师,结果他成名以后又找女学生去了,后来尝试了两回都差不多,现在看上去就好像是个不断因果报应的笑话。”

    短短一句的信息量极大,浓缩的更是十多年以上的折腾,石涧仁其实还是在认真听这种人生变化:“这就不是我关心的东西了,你有成功的底蕴,至于能不能成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手段因人而异,现在你成名了,当然会开始追求新的东西,新的,很正常。”

    洪巧云看着石涧仁:“你说我是一脸孤相。”还有些赌气的口吻,外面关上大铁门后,似乎安静的空间里她更没有掩饰。

    石涧仁点头:“如果你按照提携的心情去找另一个男人,你觉得是不是一脸孤相呢就好像你问我需不需要钱的时候,你认为后来应该是什么样的延续呢”说起来有点好笑,一点恋爱经验都没有的他居然还去指导别人。

    好在久经情场的熟女对这样的谈话很有兴趣,仰起头认真的想:“其实有过确实有人接受过,我心里就好像一下失去感觉了,就感觉是花钱养了个小白脸,大家就是买卖关系了”说着还嘿嘿笑:“所以你当时的答复我觉得棒极了”又连忙解释:“但我那么问是绝对真心的,毕竟钱对我来说的确已经不是什么追求的动力”指指外面那张巨大的画:“二十万,给南方一个县级市画的,中间人和学生分走50,剩下都是我的,我说过话是一直有效的,你花我的钱,我开心”

    石涧仁难得惊讶了一下:“真是一笔千金啊我以为我写几个字六百多块就够值钱了呢。”

    洪巧云自我剖析:“对啊,成功和钱给了我心理支撑,面对别人的时候动不动就把这拿来说事儿,别人也就奔着钱来,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是一脸的孤相,对不对”说到后面终于有些恹恹的。

    石涧仁笑:“知道了根源,如果选择试着去改变调整,那么待人处事的时候也许你就会有些变化,心态不一样,可能就会少了些暗自一个人的哭鼻子,泪堂相应肯定有变化,多笑笑,用欣喜的眼光去看周围,相由心生,一脸孤相可能就不见了,我的确说的是一脸孤相,但那是看你那张脸的时候一脸孤相,没说一辈子都那样啊。”

    从这句话是不是多少都看见点算命先生诡辩的影子呢

    反正洪巧云愣了愣,然后一弯笑意就真的从嘴角升起来,慢慢蜿蜒上眉角,最后整张脸都荡漾着笑意,而且一边轻笑,一边拿握住的拳头轻轻敲自己的嘴,似乎没有这个动作,自己就会忍不住开怀大笑,又或者会失态,总之就好像第一晚两人相处时候有些乱七八糟的肆意反应,是因为根本就看不起对方,现在却很在意了,好一会儿才用张开的芊芊手指捂着嘴眉开眼笑:“要是我有个女儿,一定死活都要做主嫁给你”

    没想到石涧仁简单干净:“又说假话用手遮着嘴说话的目光游离,十有是假话。”

    洪巧云刚笑开的表情就凝固在那,真的忍不住娇嗔着随手抓了旁边的烟盒就砸过去。

    还能不能好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