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54、当杀马特小妞遇见非主流阿姨
    洪巧云关于石涧仁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这么解释的:“我的前夫现在是院领导之一,所以如果我跟你的关系比较明朗密切,不管真假,其他所有人都得避免沾上边,因为无论你遭遇到了什么对待,都会有意无意的跟他或者我后来的男朋友们拉上关系,于是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淡化,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懂了没”

    石涧仁恍然大悟:“怪不得老王也觉得这样处理最好,嗯嗯,真是人情练达即文章啊,受教了受教了。,”

    洪巧云看着他一副学究样真的忍不住娇笑:“那你觉得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尝试一下突破另外一重关系呢我有很多这样的文章教你呢。”那口吻简直像是大灰狼在骗小绵羊,不过在艺术学院这样的事儿还真比比皆是,无论美术类还是戏剧、音乐类院校,艺术家都习惯于寻找自我,享受人性,不然怎么有艺术灵感呢,所以各种老少配也不出奇。

    石涧仁连忙划清界限:“不可能,不可能,你再这样说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洪巧云一身高级时装的长叹一声:“老了啊诱惑力不够咯,想当年还是一勾一个准的”又反过来好奇:“难道你喜欢小姑娘那种看着蛮清纯的”

    石涧仁真的不擅长讨论这个,跳起来去观察那幅画,果然是洪巧云已经把主角跟周围兵卒的面部用单色勾勒出来,寥寥几笔都神采俱现,学生们只需要按照这个单色结构填充颜色就好,至于衣服上、盔甲上的变化之类,那就更不用大画家动手了。

    关键是文天祥头上真的也变成了抓髻,有些散乱,跟衣服上的残破有呼应,效果加强了,石涧仁有点与荣有焉的得意,笑着给洪巧云示意:“嘿嘿,我建议的。”

    洪巧云理解的戏谑:“我第一次有画作公诸于世的时候,也有种兴奋感,等来过好多次以后就习以为常了,要不要也在这张画上给你署个名,艺术顾问”

    石涧仁不上当,可顺着画面多看几眼哈哈笑:“这个真得我来帮你们”

    原来画面一角自然是要把文天祥那首脍炙人口的过零丁洋书写在上面,结果这些艺术家们居然是用铅笔先描好了字形,然后一点点用颜料描的

    这叫什么书法

    而且那些字也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找来的字帖拼凑的草书,完全没有书法连贯的气势。

    石涧仁难得有些嗤之以鼻,抓起旁边的颜料笔就在草稿画板上随手按照那格局写下来:“不比你们这个漂亮多了”

    洪巧云还是能欣赏书法的,稍微一比较就埋怨:“让她们找个稍微好点的书法,结果搞这个,来吧,我把原来的抹了,你来写”画画她可能上心,边的几个字平时真没注意,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流水化的作品,能专注到她这个份儿上已经很不错了。

    总算是找了个事儿不用讨论男女问题。

    而就在这同时,外面真是风起云涌,先是学生们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有人义愤填膺的说是那棒棒动手打人,也有人不昧着良心说人家什么都没做,而其实杨泽林只是出了鼻血,却被撞得脸上青淤一块看起来颇为严重,干脆去了市里面的医院t检查,看头部有没有受到创伤,等他晚饭前刚从市里面回来,就被叫到了院领导办公室去。

    其实时间主要是洪巧云耽搁,盖掉那些字迹的颜料以后,石涧仁蘸着黑色颜料一气呵成的就写完了,虽然是扁头的画笔,石涧仁还觉得挺新鲜有状态呢,女老师正抱着手臂颇为欣赏的观察他那单手挥洒的文人范儿,电话就响了,石涧仁认得她摸出来那移动电话可是最贵那种翻盖外带闪光的,二手都得好几千,小巧玲珑的拿在手里简直跟身上的时装绝配,不过脸色一下就冷若冰霜了,淡淡的在耳边听了几句,简单回应几个字:“知道了”

    合上电话,瞬间把表情变成轻松:“已经解决好了,学生殴打模特以及老师,破坏课堂纪律,开除留校察看,老师课堂管理不严,写检查和接受课时费罚款,要不要给你换个老师听说是要你当全身裸模才引发事件的。”这时候又挂上调笑的眼神了。

    还问了问这个开除留校察看是什么样的惩罚,石涧仁有些皱眉的瞄瞄已经写好诗词,放下笔泡在油料里:“本来我应该讲究个杀伐果断,根本不用在乎那些失败者会怎么样的,但我终究不是那种要成为大人物的人,可以允许我有各种各样的情绪,那个学生才是受到影响最大的老实说,我自己心里清楚还可以有其他的处理方式,这种说话刺耳,言语粗鲁的家伙是很容易配合理顺的,但我还是年轻气盛把他带到沟里,希望他这次能汲取教训吧。”说完有点意兴阑珊:“走了,我还会为这种小事情在意,心态还要修练啊,接下来我不会做课堂模特了,老王建议我还是留在这里揽活,走着瞧吧。”

    反正自己都打算到附近商圈去做棒棒还是干什么的,不为难。

    洪巧云略微手足无措的把那小巧移动电话在手里翻开又合上:“我都不敢问你学的什么了,我要是需要你帮忙还能找你吧”又想改善气氛的笑起来:“但不管怎么说,对我全都是好事情,顺利解决了这单业务,别人都认为我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其实对我来说也真是一段新的感情,能让我找到以后快乐幸福的感情,一起出去喝一杯我请客。”

    石涧仁也有点饿了,点点头一同出门。

    非常引人注目的这双“狗男女”招摇过市的在八卦旋涡中穿过校园,刚刚走到美术学院的门口,石涧仁就惊讶的看见近黄昏的天色下,一个不高的身影提着个背包,探头探脑的在那门外张望。

    那穿着一件红色毛领夹克的小姑娘,不是耿妹子还有谁

    这个时候他真的忍不住侧头看了一下身边的洪巧云,这位是尽可能的穿得青春靓丽,几乎露肩的裙装了,那位还孜孜不倦的希望穿得成熟和富贵点

    女人的心态还真是复杂

    洪巧云多敏感,从这么一瞥就惊觉:“那是你的小女朋友”说着也忍不住的捂自己嘴。

    她是惊讶,面前这已经表情大变的小姑娘是挺水灵飞扬的,可那人造革的假皮衣服毛毛领,再加上蹩脚的蓬蓬裙和打底裤搭配,都透露出浓郁的城乡结合部非主流风格,更不用说落后十来年的鸡冠子发型,而且衣服发型其实都在其次,这些东西稍微花点钱就能改变,难以改变的是那种素质啊。

    不等石涧仁回答,耿海燕已经猛的扔下手里的背包,带着哭腔冲过来:“阿仁”

    嗯,这会儿她眼里真没有其他人,特别是冲到近处才随意的看了一眼旁边好像也红色一团的女子,目光在洪巧云脸上飞快的逛了一圈,就把这位阿姨忽略了

    这也算是奇葩了。

    两个女人相互之间都觉得对方跟自己差得太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