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55、年轻的任性和成熟的韧性
    石涧仁眼明手快,一把就摁住了耿妹子的头,伸直了胳膊让小姑娘没法抱住他:“有事说事,男女授受不亲”

    洪巧云看了这反应笑,耿海燕手里抓着移动电话哇的一声干脆哭出来

    石涧仁竟然不为所动:“你这哭声没什么悲切,走了去吃饭,难得你过来玩,怎么没有带上阿光”

    耿妹子噎了一下,嘟着嘴脸上果然没多少泪花:“人家看见你当然心情高兴,就不悲,但是真的有事”

    石涧仁介绍人:“这位是美术学院的洪老师,这是我在码头上的朋友耿海燕。,”

    洪巧云斯斯文文真的压住了点嗓音没那么男性化:“你好,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边吃边说吧,这里人来人往的。”

    耿妹子抬眼看看周围,有点诧异那么多人驻足观看,但她从来不怕人多,只顺手抓了石涧仁的手就拉到怀里,动作有擒拿手的风范,仰头继续嘟嘴:“阿仁我不回码头了”

    石涧仁难得惊讶:“啊那你的生意怎么办走吧走吧,你熟悉你带路”尝试了一下要把小姑娘的手扯开很不雅观,就还是赶紧走,洪巧云笑着走前面,但经过那包的时候就当没看见,石涧仁弯腰提起来了,还挺沉。

    没了那什么老师在旁的打扰,耿海燕开始恢复到码头上惯常的叽叽喳喳。

    等三人走到附近一家还算不错的风味餐厅包间坐下的时候,石涧仁已经听了个大概,自己走了这半个月,耿妹子的生意基本上就被颠覆了。

    原因很简单,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贸然知晓了这样一条看起来没有啥限制的生财之路,最关键这姑娘还是个招摇得意的性子,成天拿着移动电话到处显摆,自然有人问她怎么赚钱的,不用说她那在商家拿折扣的窍门,光是杨德光等人送货的路子,稍微得意的一透露,码头上聪明的商贩还少了

    据说是一家运输公司的经理马上就搞懂了这路子的前后关键,举一反三的立刻在车船码头上注册了一个服务社,专门为码头周边那些区县的商贩服务,只要说明了要什么货,这边帮忙拿了委托每天的班船班车给带过去,五块钱的带货交通费给司机或者水手当私人外快,然后拿货的每一小包收二十块劳务费,相比提前一天住到码头周边,早上四五点起来拿货然后赶班车班船回区县把货物上架,这二十五块钱的费用简直千值万值,司机水手每天带个十来家的货,收入也很可观,生意一下就铺开了。

    这是有能力有资金的做外地,本地立刻被几个强悍的棒棒大哥给主动垄断,之前石涧仁给耿妹子悄悄指的那几个帮工棒棒都是比较老实的,现在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能拦住别人抢生意

    分别到几个商圈的路线被这几个人头面都很熟的老棒棒给瓜分了以后,不允许耿妹子和杨德光他们再染指抢生意,别人每天固定各安排一辆小货车从码头到商圈,比人力棒棒单独送又要好多了,客户直接到停车边拿就是了。

    于是耿妹子得意洋洋的后果就是,现在只剩了个移动电话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在洪巧云快速点过菜,听得似笑非笑的略惊讶表情中,耿海燕抓着石涧仁的手发飙:“个仙人板板的那个死婆娘居然给老子做了个媒,要老子去嫁给那个三码头管事儿的儿子,那个死瘟丧我还不晓得吃喝嫖赌抽样样来,据说还在吸粉就因为那边说可以帮她开个正经八百的饭馆,她就把老子卖了”

    再对人性有比较阴暗的揣测,石涧仁对这母女俩的关系也直抽抽脸:“真的”

    耿海燕咬牙切齿:“今天下午就要拖老子过去上床,不是杨德光那个憨包死死挡住了,老子说不定就遭了毒手她仙人板板的全家死绝哦”

    所以以耿妹子这样的态度跟表述内容,随便点了菜专心旁听的洪巧云难免有点吃不准:“谁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强拉强卖的事情地主恶霸么,难道就没有王法,你不知道报给派出所谁这么能够强行控制你的自由告诉你的父母啊”

    石涧仁啼笑皆非:“就是她妈咦耿妹子,你这样不对吧,把阿光扔了在后面给你拖住人,你倒是跑了,他万一挨整怎么办”

    耿妹子才有杀伐果断的气质:“他活该我看他就心甘情愿”

    洪巧云又听出来:“你的追求者”

    耿海燕很烦这老是打岔的阿姨,却正好有跑堂的把菜端上来了,美术学院周围没有什么高雅的西餐厅之类,大多都是江湖菜,耿妹子立刻就鼻子一皱:“好香的尖椒鸡”抓石涧仁的手都松开了,她其实也就是个吃遍码头违章建筑破饭馆的档次。

    看着桌面上开始陆续增加丰盛的菜肴,耿海燕先美美的挨个下筷子品尝一下,尖椒鸡本来就是一种需要在各色辣椒里面找鸡丁的香辣菜肴,这里的麻婆豆腐更是讲究火候,做得鲜嫩非常,再有东坡肉的晶莹肥腻她都不忌口,所以只看见她的筷子在里面到处翻飞,石涧仁拿着筷子有些无奈:“耿妹子,起码的礼貌要有,不能每个菜都翻来翻去。”

    只少少吃两片蓝莓山药的洪巧云轻笑文雅:“没什么没什么,小孩子嘛,喜欢吃随便吃。”

    耿妹子可不是小孩子,比同龄那些还在学校厮混的小姑娘油滑多了,又爱冷笑:“哟,阿姨你说话还很会肠子里面打结,弯弯绕绕的多嘛。”说着就起身把椅子拉过来跟石涧仁挨着,丝毫不因为对方是请客的就客气半点。

    石涧仁忍不住:“吃饭的时候,左手不要藏在桌面下,喝汤不要吸溜,还有上了菜坐好了就不要换地方,这都是规矩”

    耿妹子这会儿敏感:“怎么以前在码头你可从来没说过我”

    石涧仁苦口婆心:“不同的环境当然要遵循不同的礼仪,好了好了,吃过饭我陪你回码头去。”

    耿海燕啪的一下就把筷子拍在了桌面上,还好是在包房里,只有门口传菜的服务员给吓一跳,就听见小姑娘大马金刀的差点踩在餐椅上大骂:“你有没有良心我出了事,第一个就想的只有来找你,你二话不说现在又要把我推回那炭火坑去”

    石涧仁看着小姑娘的眼睛不忍心当面戳穿:“你说的都是真的”

    耿海燕对上这平静又干净的眼神,立刻有点怵,言不由衷的坐回去:“怎么真不真的,半个多月了,你从来都没说回去看我”手里拿着筷子,游移的找了几个菜,飞快的挟给石涧仁,

    石涧仁摇摇头:“我跟你说过”

    耿海燕又不耐烦:“哎呀,我就想跟你在一起过日子,你婆婆妈妈干什么嘛反正我不回去了”

    洪巧云开始是讪笑的,当看戏一样,可是看着那有些任性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少女,就想想开口:“你这样,他越发不会喜欢你,他只会越看你越烦,有什么好处呢”

    如果换做别人来说,可能温柔点还有劝说的意思,可洪巧云的嗓音本来就低沉,这会儿表情玩味,耿海燕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儿,颇有些敌意的对看一眼,正要厮骂,洪巧云却起身:“阿仁你明天有空去一趟我的画室,我还有事找你,回头再跟你喝酒,这里是我接待画商的定点,还有点股份,吃完全都是记账月结的,以后你俩要吃直接来挂账也行,我继续回去把那点收尾的活儿做了。”

    说完就对耿海燕要了那移动电话号码,摇摇手先走了,这会儿看她的背影,那是绝对的窈窕身姿。

    耿海燕低头看一眼自认为最好的这身衣服,总算意识到点差距狐疑:“你就是跟这不要脸的勾搭上了”

    以石涧仁的好脾气,都需要深呼吸平心静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