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58、如果有姑娘对你特别好,千万别辜负
    再困难,石涧仁还是在街头请耿妹子吃了碗麻辣鲜香的小面,然后顺便等到了一早看来也是上课前去运动场慢走回来的王汝南,就算知道对方的门钥匙放在哪里,石涧仁也不会不告而入,这点起码的礼貌还是有。,

    白发老教授对石涧仁要拿走那根棍子去重操旧业有些感慨:“如果你做什么事情需要钱,我这里有,就当我借给你的,这不为难吧”

    石涧仁先感谢:“准备做个早餐摊的思路刚刚被我的伙伴否决了,要找个简单便捷又能做出来的门路,我自己都还没想好呢,能依靠自己努力就自己干吧,就怕习惯了什么都找人帮忙,最后形成依赖心就不好了。”

    王汝南看了两眼自打进了教师住宅区就东张西望的耿海燕,眼底笑意更浓:“要不是岁数大了,我都想跟你去走走看看”

    耿妹子听了莫名其妙,当棒棒有什么好看的,于是等拿了乌木棍出来,石涧仁还是决定去那个附近的商圈揽活顺便开阔一下思路,她就不奉陪:“那行,我回茶馆去跟他们熟络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中午回来吃饭嘛。”

    石涧仁也莫名其妙:“一去一来又是一两块钱的车费了,我就在街边随便买点什么吃不行么”想了想还是把兜里的钱都摸出来,只给自己留了五十块:“你是个精明的,知道怎么用钱就好。”

    耿海燕笑得跟海棠花一样欢快:“就是要回来吃饭我给你做,我都想了好久了,我们两个在外面过日子,你去做工我给你做饭”一边说还一边抓了石涧仁的手臂使劲摇,不然不松手。

    看看周围已经增多的进校门学生目光投过来,石涧仁无可奈何的答应下来,才得以跳上公交车。

    不过看着那个站在站台边笑眯眯挥手告别的小姑娘,石涧仁没发现自己脸上也有点傻笑,好像这样有人记挂或者粘着的感觉,并不像老头子说的那么吓人吧

    一路上石涧仁用辩证的心态分析了关于女人这个问题,耿妹子的到来的确给自己带来了麻烦,但这种麻烦反过来也促使自己不那么闲云野鹤的懒散,就好像洪巧云的强势反过来影响了自己在美术学院做工的轨迹。

    就跟老祖宗们说的那样,一切短板其实也可能会转变成催化剂,推动时代车轮往前走的不正是一个个缺陷么。

    结果这一上午都在兴致勃勃的思考这个巨大命题,直到中午也没想什么赚钱门路,繁华商圈的业务比美术学院外面多了一些,但跟码头还是不能比,而且往往都得是一群棒棒争夺偶尔的那么一两个活计,蹲在公园、商场门口等的时候比卖力的时间长得多,不得不拿着六块钱收获重新坐回公交车上的石涧仁真需要思考一下,离开码头这个棒棒的大本营,来到美术学院周边,如果不做绘画模特了,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来维持生计。

    满带心思的走回剧团茶馆,白天这里没人唱戏,尽是老人家打牌和几个画速写体验生活的美院学生,不过今天那黄老头看见年轻人回来就笑:“咦你到哪点去拐来这么能干的小姑娘,我看她一个人就能唱一角戏来”

    顺着手指的方向,石涧仁好奇的转过茶馆到后面烧水的地方,那个唱戏的肖姨正跟其他两三个中年妇女围在那啧啧,一大片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让坐在里面桌边的大学生都忍不住伸头。

    茶馆就算生意不太好,终究是茶馆,沏茶烧水用了个几十年前的单位上小锅炉,好像个放大的药囊树立在墙角,下面有填煤烧火的入口,旁边打开闸阀直接把冷水装进锅炉,看着上面的指针到了温度打开水龙头就能灌热水瓶,这才能保证几十上百人的茶水都能随时供给上,虽然现在多半用不上。

    结果耿妹子把之前加热出来的味道有些出奇,还沾了人家昨天饭馆手艺的光,这翻过来移开搪瓷碗一看,中年妇女们都嬉笑起来:“阿仁你这个小堂客方言:老婆的手艺硬是要得哦”

    原来之前那些菜肴的摆放是用了心的,刻意反过来几片肥腻的东坡肉和青翠的绿叶菜,还有一条鸡腿跟一大块浓汁四溢的鱼肉都错落有致的摆放在白生生米饭上,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也许耿海燕不懂什么叫摆盘和食物的美感,但是怎么让人看了就想吃,她可是真的在行,石涧仁都吞了两下口水,却问:“你呢吃什么”

    耿妹子喜笑颜开的把一盘子美味放到他手里,自己才拿起那搪瓷缸子,拿小勺挖周围剩下的米饭,再把挑剩的那些菜肴一股脑倒在里面胡乱的搅两下得意:“这个味道是一样的”

    看起来的确是一样的,石涧仁笑着拿勺子舀了点尝尝,连那鱼肉里面的刺都精心挑干净了,就知道最好的东西都在自己这盘子里。

    伸手要跟耿妹子换,小姑娘笑着跳开:“你要干活嘛,吃了有力气,我减肥”

    石涧仁不会矫情,点点头开始专心吃饭,就好像曾经在码头上耿妹子给他端过的那碗杂烩饭一样,可能每个菜肴的味道有区别,但是混杂起来以后的口感跟香气却并无二致,满满的吃了一大口就基本拿定了主意,心满意足的开始细嚼慢咽。

    中年妇女们笑嘻嘻的也去张罗自己的午饭了,随便吃了两口的耿海燕就专注看石涧仁吃饭,看他那喉结上下移动,自己脸上的笑容满意极了。

    一个馒头,自己只吃一口,剩下的都奉献给爱人那就真是爱情,而不是别的情绪。

    石涧仁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细细的把最后一粒米饭吃完,才深思熟虑的提议:“那我们就来做这个杂烩饭好不好”

    看得有些入神的小姑娘又是懵懵懂懂的先点头:“好”然后才反应过来:“啊你说做这个卖盒饭”

    立刻就鼓掌了:“好这个肯定能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