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62、不是不打,而是不屑于打乱吠的狗
    也许在谋士的眼里,使用武力始终都是下乘,不战而屈人之兵始终是下意识的追求。

    石涧仁的反应竟然是把乌木棍抄在手里,飞快的把身边任何能看见的青菜、莲藕、西红柿各种蔬菜瓜果,甚至装这些东西的篮筐挑拨过去,金箍棒似的棍子拿在手里拨弄起来动作极快,不需要多精确,有些甚至直接成片的泼洒过去,立刻形成铺天盖地的分散注意力

    如果这是个声东击西或者瞒天过海,他也应该趁着机会扑上去殴打,却没曾想这年轻人单手抄棍拨弄的同时继续后退,左手开始抓着鸡蛋、土豆等有点分量的圆球状精准的砸过去

    青菜、海带在明晃晃白炽灯的菜市场里面如同天女散花,遮挡的是目光,颇为恼怒的王凯等人正在伸手拨开东西,口中不干不净的叫骂着,却突如其来的就被鸡蛋在脸上砸开花,等洋葱、土豆之类的大块头砸在脸上,胸口,那分量还是很疼的

    显然就是奔着石涧仁而来的王凯不管不顾,嘶吼着冲在前面,脸上绽开的蛋清蛋黄显得无比可笑,而后面却有两个年轻人恼怒抓着周围能捡起来的类似物品还击

    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个远战近攻还蛮靠谱的战术,但却忘记了他们几个把耿妹子挤在了角落,石涧仁∴,..砸过去的东西后面就是墙角的摊位,而这边他可是从大堆人群里面挤出来的

    只要石涧仁一躲闪,东西都砸到旁人身上了。

    场面顿时又一次随着东西飞舞大乱

    而这个时候,石涧仁依旧是且战且退,把对方的人数优势拉得极开,眼见着只有王凯冲到自己面前了,确认对方手里是根拴着链子的木棍,他才堪堪停下脚步利用对方的身形躲避飞来的东西:“你确认要跟我再折腾,直到这个留校察看都没有了”

    说这话的时候,右手的乌木棍就那么敏捷又准确的在对方小腿上一点

    可能所有人脑海中军师的印象都应该是文质彬彬拿着羽毛扇的文官智者模样吧,其实从古至今有相当比例的谋士,特别是出身贫寒的布衣,大多先得是仗剑行天下的游侠儿

    越是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这些奔走四方追寻明主,找到天下安宁之道的布衣谋士们,就越需要有点防身之技,对于一个从孩童时期就开始朝着最完美谋士培养的年轻人,还有什么比练点功夫更能消耗青春期精力呢

    所以说石涧仁对洪巧云用棍子打他有点似曾相识呢,无数个清晨晚上,山巅之上的破庙边,研习兵书相术烦腻的石涧仁同样是在老头子的棍子敲打下演武的

    稳准狠的就是这么一击,让有些鲁莽的王凯脚下一软扑倒在地,这时候的石涧仁却没了温吞的躲闪,突然兔起鹘落般迅猛扑上去,用膝盖和手里的乌木棍一下就锁住了对方的咽喉:“好了你们如果不到此为止,待会儿肯定都要一起去见警察了”话音刚落,手上一拉,一枚鸡蛋就正正的砸在了王凯脸上

    刚才还愤怒得有些扭曲的脸上现在极为可笑的再挂上蛋黄蛋清

    石涧仁已经轻巧的用左手手肘锁住对方的脖子站起来,一百多斤的年轻人在成天下力搬运的棒棒手里也没那么沉重:“够了他已经被开除留校察看了,你们真的非要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让他被开除”

    那几个似曾相识的年轻男子在这大喊声中,更有可能是看见王凯已经被对方控制住了的无可奈何,口中虽然怒骂着,但却真的停下手来,耿妹子见机立刻跳开,跳踩着地上的一片狼藉跑过来躲在石涧仁身后告状:“我正说要给你打电话来买东西,结果他们就找过来,那个,那个红衣服说看见我跟你一起的,他们就非要我把你叫出来所以后来我就没打电话了”转脸对王凯就没好气,伸腿就踢对方小腿骨:“的我男人也是你敢惹的”

    石涧仁却敏捷的一下松开了王凯推开:“冷静下来没有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再闹你连大学都读不成了。”从这个很仰慕高等学府的山间少年固有思维来说,始终认为被剥夺大学学籍是个很悲惨的事情。

    让人意外的却是对方根本没有把这个什么大学看在眼里,两眼通红得有些暴躁又偏执的疯狂再冲过来,手里那石涧仁不怎么熟悉的双节棍再次劈头盖脸的砸过来:“不读就不读老子的面子都丢光了,卧槽你”

    这次石涧仁没让对方骂出来了,直接一棍抽在那膝盖下方一寸的地方,又痛又麻的剧烈感受让对方应声下跪左手还顺便抓了个卷心白菜猛击在王凯的脸上堵住了卧秽语,再加上重重的一脚踩在对方背上,棍头打在王凯手腕,击落了那个双节棍朗声对着跃跃欲试又要一起冲过来的其他年轻人:“面子是自己给自己的我说过我很擅长打斗,如果你们也想落得这样狼狈不堪的样子,那就上来试试”

    说完更不客气的直接把脚掌移到王凯头上猛踩一脚,让对方的脸直接就埋在满是污水菜叶的地上

    刚要恶声痛骂的王凯整张脸都撞在水磨石脏污地面上

    发出让人牙紧的嘭一声闷响

    这让躲在他身后的耿海燕都有些惊呆了,一贯以为自己看中的男人哪点都好,就是有点磨叽不血性,却没想到他动起手来也这么干净利落,还绝对的狠辣

    结果这种狠辣真的一下就镇住了对面的年轻人,除了有一个还在骂骂咧咧,其他几人的眼神明显散乱。

    石涧仁当然都看在眼里,快刀斩乱麻:“如果你们现在就把这个家伙带走,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然我就报警或者通知学校,你们这是在报复打击”

    周围的人简直是看得大呼过瘾,不过短短一二十秒的动作而已,这个年轻人的生猛干脆太出人意料了。

    而这时,气喘吁吁的洪巧云才勉强从人群分开,满脸惊讶:“学学生你们是哪个系的”手里立刻翻开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号码。

    连她都出来了,那个红衣服的年轻人显然认出来,惊慌失措的转身就跑,还是他旁边一个家伙拉住低语两句,几个年轻人才嚅嚅着过来拉王凯,石涧仁松开了脚把一脸屈辱悲愤得要死的家伙松开,但棍子头依旧压在对方肩膀上:“跑了穿红衣服那个我认得是王凯的同学,你们虽然面生但显然是跟着他来找我寻仇的,这个局面难道还要我来赔偿”

    很显然之前耿妹子就没少掀翻菜篮子,现在大打出手以后更是乱七八糟的起码有近十个摊子被掀翻了,虽然不是菜蔬瓜果都毁掉了,但散落一地,总要有个交代。

    几个年轻人脖子一梗本来正要分辩,却听见洪巧云已经打通了电话:“保卫科么你们最近处理那个学生,开除留校察看的那个怎么纠集了一批校外人员又来寻衅滋事了马上报警”

    话说这年头除非是横到无法无天,只要听见警察来了,这几个年轻人立刻就跟刚才那红衣服一样掉头就跑,连王凯都不顾了

    石涧仁看着终于一脸惊愕脏乱得看不到表情的王凯,这时候才松开棍子头拍在对方脸上:“赔钱,不然你等着看警察来了,到底是谁的错”

    也许是他太过轻蔑的用棍子头在对方脸上拍打的动作,终于让王凯意识到这个他从来都瞧不起的棒棒模特可能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更加让他清醒的就是他现在躺在一片污秽的地上,周围所有的眼光都是看弱者的表情,才让他终于认识到这个现实

    打是打不过的,看看那站在后面的洪巧云斗关系应该也很渺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