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65、郎心如铁是要遭天谴的
    连洪巧云都有些低估了现在大学生的懒惰。

    那些在老师画室工场里面赚钱的尖子生还是少数,大量的学生居然就呆在宿舍里等着饭菜送到手边,据送饭上门的石涧仁说,其中有些学生甚至是躺在床上,连上午的课程都旷过去,真是跟旧社会的地主少爷日子都差不多了:“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好面子也就罢了,为什么好不容易考上这样的大学,有这么重要的学习机会,却完全不认真学习呢。”

    山里来的年轻人,对大学校园有种说不出的渴望,就算骨子里非常自信自己拥有经邦纬国的才能,但也清楚自己的才能好像有点不合时宜,起码在现今这个社会,有些才能真的没太大用处,所以对知识文化的圣地是相当崇敬的,这也是他愿意离开码头,到这里来闯荡的主要原因,第一次进到大学生寝室零距离接触的结果让他更加失望。

    洪巧云讥笑一下:“都是些蜜罐里泡大的孩子,家里爹妈不是疼就是望子成龙的管着,突然一下来到大学,完全得靠自觉性来学习,自然有不少人就松懈下来,可以说美术学院还算好点的,毕竟学的东西讲究个天分,能考进来的多少也爱好这东西,毕业也算是一门手艺,听说那些大型综合大学里面浑浑噩噩读了四年大学完全荒废掉的不在少数。,..”

    忙碌完以后,耿海燕执意要求石涧仁坐在大门边晒太阳休息,自己来收拾剩下的锅碗瓢盆,对洪巧云和石涧仁的对话不以为然的打断:“晚上还是这么送今天有些电话打来问能不能送到外面他们租的那些房子去,我都说我们的盒饭送完了。”

    石涧仁端着茶杯,靠在卷帘门边就完全是个逆光剪影,洪巧云还顺手拿了个速写本勾勾画画,耿妹子就只会有点呆呆的看着,她说不出这种吸引自己的味道是怎么来的,特别是石涧仁那种侃侃而谈的洒脱手势,也许就像当初第一眼那个阳光下的笑容一样,绝对是码头上其他雄性很难表现出来的:“看你了,如果你想继续赚更多的钱,那么我今天晚上收工以后就回码头上去找阿光,让他联系几个人过来给我们跑腿送盒饭,再给你找两个人当做饭的帮工,这样每天做到两三百个盒饭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回头再去正儿八经的开一个小饭馆的门面,注册营业执照拿个卫生许可证,这样就不怕别人来颠覆你的生意了,我查过了,这周围还有两所大学,如果你真的能把这件事做上路,以后专门到大学校园去那边去做这个,那边上万名大学生呢。”

    女人和男人的关注点永远都会有差异,仿佛又听见跟当初码头业务类似的那种态度,耿妹子敏感:“你又要交给我,然后你就不管了”

    石涧仁也在汲取教训:“我希望这能帮助你成就事业,就好像之前在码头上的那单业务一样,不过那时候我没有完善关于整个事业的合法环境,这次希望你能够依托这个正规化,把事业按照你喜欢的方向去发展,至于我么我说过,我就是个喜欢出主意的,真让我一成不变的来做这么一件事,那才是要我的命。”当然他没说卖盒饭跟自己兼济天下的使命差距也太大了点。

    结果耿妹子就当机立断:“那就这样每天中午晚上只卖一百份盒饭,多了也不做,我不需要别人来帮忙。”

    一直目光炯炯旁观的洪巧云扑哧一笑,石涧仁挠头:“每天就赚这么点钱,你就满足了”

    耿海燕说得很直白:“我要的是你跟我一起,如果我傻不拉几的又把杨德光这些家伙喊来帮忙,你乘机又跑掉,我怎么办而且我现在看见他们码头上的家伙就烦”

    石涧仁只能做个鬼脸哀悼自己的小算盘有点失败。

    耿海燕的确是有自己的打算,晚饭果然精打细算的只做了一百份,她自己送了二十份到女生寝室,画室仓库周围消耗了三四十份,剩下都给男生寝室包圆了,还成了抢手货

    有了中午的经历,擅长梳理规律的石涧仁把自己挑着盒饭出去的路线也精心安排了,其实只跑了两趟就熟门熟路的把盒饭分发完毕,比中午两三份就跑一趟的轻松太多,天还没黑,耿妹子手里已经握着过千元的现金

    洪巧云也真的数了六千多“润笔费”给石涧仁,但警告他:“别拿了钱就想溜之大吉的又去别的地方体验生活身份证给我,我让人去帮你办学车的手续。”

    石涧仁就这样被收掉了身份证,就好像很多打工仔被老板拿了证件做抵押一样。

    耿妹子不管石涧仁手里有多少现金,拉着他出大学校门去:“现在收工该做我们的事情了。”

    石涧仁还有些懵:“啥事”

    耿海燕从圆鼓鼓的牛仔裤屁股兜里摸出移动电话得意的摇摇:“茶馆的肖姨给我打电话来,说已经给我们找到房子了”

    石涧仁顿时觉得心里一惊:“干嘛你搬过去住就是了,我还是在茶馆,说好了要帮别人做卫生的。”

    耿妹子哼哼冷笑的口吻真不讨男人喜欢:“少跟我装你天天睡在破烂漏风的木条椅上,你身体受得了,我还舍不得呢,我来的时候不就说好了么,你聪明我也不笨,只要找到吃穿的钱,我们就去租房子住,你难道还嫌弃我”

    石涧仁老老实实:“耿妹子,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男女授受不”

    耿海燕干脆的伸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别这么废话我都这么不要脸了,你还撑着拗着非要我跪下来求你么”说到这里,敢爱敢恨的少女都有些哭腔了。

    两人就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正是夜幕降临地摊火热的时候,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射过来,石涧仁苦笑一下,好像觉得这是个非常难解释的问题,还是顺从的跟着一起过马路,钻进已经有点黑摸摸的巷道里。

    耿妹子的情绪的确是比较爆发的那种,这会儿还是有些使性子:“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文化人弯弯绕绕那么多,什么情啊爱的,可我就是喜欢你,要跟你过日子,难道也错了你就这样作践我”

    石涧仁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做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了:“我没”

    耿海燕已经强忍着一直没在他面前日妈倒娘的说脏话:“仙人我说你就是我的先人小祖宗好不好你看不起我,就别勾着我啊让我去当飞妹,让我也掉火坑里去当舞女啊既然这么全心的为着我好,教我做人,教我做事,让我死心塌地的喜欢你,就干脆把我人也死心塌地的收了去啊现在这样晾着我,成天跟那个老妖婆眉来眼去的当我很舒坦是不是”

    哪有眉来眼去,不过是偶尔跟成熟女性画家有些心领神会的无言沟通罢了

    而且这种把恻隐之心和感情混为一谈的说法分明是有些强词夺理了。

    但女人什么时候讲究理性的讨论了

    胡搅蛮缠才是理所当然吧。

    石涧仁还是觉得自己太心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