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67、共同语言是一切耍流氓的基础(加)
    故障道歉加更,我这才知道起点app手机端是看不到作者说话的,解释一下,反正现在是免费的。

    这是我从起点去了创世,又回来起点的第一本书,这种复杂的经历有点坎坷,总之来说跟那些位面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在创世和起点两个位面之间就出现一些bug,比如我是签约才开新书的老作者,可到现在也没法显示签约状态,于是就没法得到正常的推荐机会,没法在qq阅读看见,没法上其他的渠道,只能以一个新人新作的身份挣扎,全靠各位的推荐票和打赏才能在首页的榜单上站着,可直到昨天晚上干脆连这本书在作者后台都不见了,也就是我没法上传文字了。

    我啥都不能说,虽然这些事情极度的影响了我的情绪,因为收藏不好,新读者不知道,未来肯定没法获得更好的订阅,担心书扑了,养家糊口咋办,我特么只能一个人默默调整情绪,要疯了,每天得码字到三四点过,昨天更是整夜失眠,但是还是只能这样天亮以后,重新用一个轻松积极的心态来写书,所以很艰难,希望大家支持体谅,谢谢,据说伟大的后台技术要到中旬才能修复好问题,我不骂人,就静静的看着,如有破坏您的阅读兴致,提出来,我尽量不说这些

    ~~~~~

    耿海燕又有点出乎意料的非要石涧仁住看起来条件更好点的内间:“我跟了你,服侍你一辈子是应该的,你可别糟践了我心思”就算在污秽混乱的码头上长大,耿妹子多少还是跟着老思想成型的。

    石涧仁不反对这种忠贞的态度,但觉得方向有根本性错误,艰难的捂住脸:“你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那么多,里面床头还有个小隔板小台子,不是更适合你我住外面。”

    耿妹子娴熟的找了根铁丝把门外烧掉的保险丝给换掉,重新点亮灯泡以后,踮着脚的小姑娘眉开眼笑的查看石涧仁被水蒸气烫伤的眼角,好像扶着重病号一样,把他拉到里面的床边坐下,只是烫红的皮肉伤,可小布衣居然还很有点细皮嫩肉的疼得睁不开眼,把耿妹子笑得不行,但还是连忙找自己刚买的雪花膏给他涂上。

    有点浓郁的香味冲得脑门发涨,长年干活不那么细腻的手指肚却足够轻柔,慢慢的揉散着石涧仁的眼角脸颊,两个人难得这么安静又如此靠近的相处,耿海燕再次感受到刚才顺着黑灯瞎火走过来的那种莫名其妙安宁,站着就高石涧仁一头的身子无意识的提起一边膝盖跪在旁边床沿上,把自己的胸口更靠近男人的头旁,她还是知道有很多人就喜欢偷偷瞄这圆鼓鼓的胸口,蛮骄傲的宝贝呢。

    距离太近,至于石涧仁清晰听见了那陡然加快的心跳声,平静得心如止水的他,睁开没烫着的一只眼,刚回来,耿海燕就把外面的红色外套脱了,里面一件深紫色的绒衣,这会儿就近在眼前,几乎能感受到热度和那股少女的馨香气息,似乎自己只要稍稍拱拱嘴就能亲触到那充满弹性的高耸。

    可年轻的小布衣还是如同老僧坐定般平静,而且还破坏少女那勃发的春情:“不要放纵自己的情绪,更不要放纵,年轻的时候贪恋这些东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耿海燕可能都没注意到自己脸上已经绯红一片,因为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真的在反复冲上脑瓜子里,有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了,突然就跟浇了盆冰水一样楞了,然后啪的一巴掌顺势就打在石涧仁的后颈窝上:“你怎么这样”充满了娇嗔的薄怒还是很腻人。

    石涧仁已经适应过了最开始的疼痛,伸手扶着旁边布满痕迹的旧墙面站起来:“我早就给你说过,你有些悍泼,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同样也要控制这种,不然要吃大亏。”

    控制个屁

    果然耿海燕一下就爆发了,抓了石涧仁的手臂就使劲的拧:“你又来唠唠叨叨的要我这样那样我就是喜欢你,就是要跟你厮混,哪里不行了你要了我哪里会吃亏了”她这说话是真没有遮拦,手上的劲头更没遮掩。

    石涧仁疼得嘴角都歪了:“哎哟疼”小姑娘依旧不松手,他只好反手试图控制对方,结果却好像掉进耿妹子的圈套,两人的手交错在一起,小姑娘简直无师自通的抬起一条腿盘在他腰间,胸口更是直接紧贴在他腰腹上,还别说,这浑身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拥抱,让十九岁的年轻小布衣感觉从小腹都升腾起来一片热气,真的舒坦

    古人云色字头上一把刀

    真没错

    所以还好他是个有自控力的,双手从内格开充满韧劲的两条柔滑胳膊,可他那粗壮的手臂从小姑娘胸口不可避免的擦过去时候,耿海燕居然发出一声嘤咛:“讨厌”嘟嘴加白眼演变成了完美的媚眼,嫣红的脸蛋荡漾着酒窝能醉人

    这一刻石涧仁仿佛想到了洪巧云来挑逗自己胸口的情形,心头又是一荡,连忙眼观鼻鼻观心的收敛心神,仰头把视线集中在头上晃悠的白炽灯钨丝上,却又觉得刚刚被烫着的眼角一阵疼痛

    不过这疼痛倒是让他心神一清,沉声:“耿妹子如果只是贪图,我却根本没真心待你,那才是在骗你,你如果再这样蛮横不讲理,我立刻就走,再也不跟你往来了”

    的确沉迷于两人这样贴身纠缠,还乐在其中的少女愣住了,泪水立刻又一下涌出来。

    这会儿石涧仁坚定:“哭也是不解决问题的,我敬重你的聪明伶俐,勤奋吃苦,把你当朋友,可不是要把你弄上床贪图你的身子”

    他说得是义正言辞,表情更是坚定,只是左边眼角给烫了不得不半眯着眼,嗯,有点像在抛媚眼那种眯眯眼,让气氛始终冰冷严肃不起来,耿妹子晶莹的泪水满盈,使劲闭了下挤掉,更清晰的看见他,就是这副模样,少女有些悲苦的情绪又不见,顺势把发烫的脸蛋贴在他的胸口竟然腻声:“你说这些话儿,我怎么脸上越发的发烫呢”还勉力抬起手指在石涧仁厚实的胸口上戳:“我贪图你的身子不行么”

    果然这样的词语对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刺激还是有点大,一边说一边又伸手去拉扯石涧仁的衬衫领口,嘴里似乎不堪热度的吐出丁点粉红舌尖,诱人得要命

    石涧仁彻底的翻白眼,腾出手来一把抱起耿海燕,重重的放在床上,自己下重手扯下小姑娘抱缠的手指厉声:“你再这样,我真的走了”

    两个人分开了接触,耿海燕才仿佛清醒了一些,呆呆的看着面前那清澈透亮的双眼,好一会儿,才嘟起嘴抓了床上已经堆满的被褥枕头使劲的拧,用这样的动作来发泄原本已经箭在弦上的,虽然小姑娘还不知道这种满心郁结的是什么:“我你怎么这样”

    石涧仁松了一口气,就靠在内室狭窄的门框上:“耿妹子,你听清楚我说的话没有”

    耿海燕愣了愣,似乎在回想,慢吞吞的再说话就的确清醒多了:“我知道,你真真是为我好,以前在码头,市场,也有看见俊俏装帅的小哥,也有来撩拨我的,那会儿就知道这些人是贪图我,只要我一松口,准保就扑上来,可你却,却没这样”说到这里有点疑惑:“我是不是真的有些犯贱,以前码头上那些烂人越是想勾搭我,我就越反感,可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跟你好”

    石涧仁点点头:“人都有逆反心理,得不到是最好的,但这个不重要,你要清楚我说的,你是个好姑娘,只要能控制了脾气跟,利用好聪明吃苦,以后是能有大前途的,不要为了面前这点”他都不敢直接说了。

    少女很苦恼的抱紧枕头:“可我就是喜欢你啊”还仰起头:“其实就是听你这么唠唠叨叨的训我,我心里就跟炸油条一样热乎乎的”这已经是她能比喻的最佳方式了。

    所以石涧仁不为这句话发笑,认真:“我和你不可能,我们是两种人,虽然没有高低贵贱,但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你明白么这样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没法全面沟通,那最终就没法在一起做夫妻过生活,你懂么”

    耿妹子眉毛跳了两下,总算是没有发作,因为疑惑:“共同语言你说的是口音官话不是一样的么这有什么打紧”

    石涧仁使劲想了想用个最通俗的例子来解释:“如果我俩一起看见面前一大片浩荡江水美景,心里感到很惊叹,我的脑海里冒出来的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你下意识的会说什么来形容这时候的心情呢”

    耿海燕皱紧了眉头:“卧槽真牛逼”

    这差别可真够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