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69快乐的小布衣
    石涧仁是快乐的。

    因为拿着身份证找到那家规模颇大的驾校报名,居然让他找到一种进学校学习的感觉

    从来没有进过学堂的小布衣坐在宽敞明亮的驾校教室里,看一位穿着警服的教员给学员们讲授交通规则和驾驶员须知,非常兴奋。

    在几乎所有其他学员都看起来枯燥乏味的驾驶员理论学习,只有他觉得意犹未尽,连续上了四天课,听说只要有兴趣来学,还可以免费来,他就连续不断的每天晚上过去坐在教室里看交规知识手册,把那本所有人都觉得有diǎn头疼的交通规则考试材料翻来覆去欣喜的背了好几遍,还经常举手提问,搞得虚应其事的那位教员都不胜其烦

    以他的聪明,几乎看了一遍就能够理解里面那颇有些晦涩难懂的法律术语,但第一天晚上回家听耿妹子说这种书本考试就是靠背,他就很兴致勃勃的把书本挨个背了一下,以他随手都能拎出“愚不可及”典故,隐隐还觉得王汝南说的原文有错别字风范,自然是逐字逐句都要一字不错的背下来

    不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巨聪明。

    最后是排班的驾驶理论考试必须轮到他考试了,才依依不舍的结束课堂学习去参加考试,结果出人意料的没过关

    因为洪巧云托朋友找的是目前江州市最好最先进的标杆式正规驾校,人家今年才开始引进了电脑答题,可能经验也不是很足,介绍规则不怎么充分,毕竟对于其他纵然没有用过电脑的人来说,起码也读过书做过选择题,石涧仁坐进那一个个隔开的小间,喜不自禁的觉得跟老头子描述的科举考进士样子差不多,结果铃声之后立刻就开始在屏幕上用鼠标选择答题。

    可怜阿仁这个山里来的娃,要不是耿妹子在码头上攻势太猛,他一定会在家电维修店把电脑学会,现在就算一目了然知道屏幕上的答案是什么,他也不太会用鼠标,等他那修长灵巧的手指终于难得笨拙的抓着鼠标能移动光标了,他又不会diǎnab的符号,只知道一个劲在正确答案上乱按鼠标键dingdiǎn小说,..o< s"a:2p 0 2p 0"><srp p"aasrp">s;<srp><>。

    交规理论考试是有严格时间限制的,一般五十道题,每题两分,九十分及格,而且是做完一道显示下一道,又没个修改的时间,所以时间很紧,等石涧仁搞懂了整个流程是怎么回事,对不起考试时间到,他也就最后解答了六道题,光荣的成为该驾校有史以来的最低分

    石涧仁颇有些冤枉的想马上重回考场再来一次的,结果别人告诉他对不起,下周重来,如果第二次没考过就得交钱再来了。

    只郁闷了几秒钟他就释然了,听老头子说古时候科举考试出岔子那可是要等好几年才能重来的,这都不算啥。

    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石涧仁回家都不敢给耿妹子说这丢脸的事,回去再把交规背了一周,还偷偷到美术学院外的网吧里面去用鼠标玩了一小时的翻牌扫雷游戏,彻底熟悉了这种东西的操作方式以后,就胸有成竹的参加考试了。

    其实对石涧仁来说,就是缺乏很多普通人的日常经验而已,以他的学习能力,真的开始摸车驾驶,短短三天,驾校师傅就对这个聪明伶俐的年轻人彻底放心,甚至出现了:“来阿仁看我做一遍,接着你给师兄弟姐妹们教教”然后那师傅就躲到树荫下去抽烟喝茶了

    在石涧仁看来,开车无非就是个精准操控器械的把戏,太简单了,虽然他没接触到什么高级驾驶术,但是对很多新手头疼不已的油离配合、车身估量、方位感、距离感轻松得无以复加,从上车摸车开始,掉头移库,侧方位停车,陡坡起步,过障碍驾驶,基本上他都是开着驾校那些性能极差的破车,认真观察一遍教练的做法,就能有模有样的标准完成,再练习基本都是没什么意义的重复,连精益求精都说不上。

    所以说好了要学一个月的驾校,大部分时间是石涧仁在手把手的教别人

    每天晚餐送完饭回来把钱交给耿妹子,他就立刻赶公交车到驾校,然后呆满三个小时再回去,他真正在练车的时候极少,大部分时间用来观察人。

    这才是石涧仁第二个快乐的重diǎn。

    耿妹子住在一起以后,原本两天洗一回衣服,现在天天都在换干净整洁的,虽然都是便宜货,但看着也阳光整齐,所以在驾校这边所有人眼里,阿仁都是个有diǎn小帅的阳光男孩,对于十九岁年纪能来驾校花一千五学车,还不紧不慢不着急的,家庭条件可能都不错,所以这是石涧仁第一次得到一个社会上平等的地位,让他可以改换角度观察接触的所有人。

    驾校本身也是个比较有趣的地方,因为来的都是成年人,而且还都是经济条件尚可的,以石涧仁接触的这一班十多个天天一起练车的师兄弟姐妹,除了有一个应该比较拮据,其他人都处在类似的消费水平甚至更好,相互的交流就比较容易。

    这和码头上比较单一的职业接触,学校里除了学生老师就是周边居民的生活接触,有很大的区别,几乎每个人都来自五花八门的职业。

    石涧仁很喜欢坐在旁边听他们聊天,有两个三四十岁看起来油头粉面走成功人士路线的引领了主要话题,上到国家大事高层秘闻,下到家长里短风花雪月都能侃得头头是道,又有两三个年轻人喜欢跟他们抢着表现自己的见解和见识,很让小布衣开眼界。

    不是指这些知识,而是现代社会里这些人的为人处世态度。

    就跟驾校教练一样,每次他坐下来,就有人给他递上香烟,他都腼腆的笑着摇头拒绝,女性同伴会招呼他喝水,这家伙就表现得更腼腆,原本是想掩盖自己躲在角落旁观的,结果谁知道现在的社会女性就喜欢逗这样的年轻人,唯一一个比他小diǎn的姑娘也喜欢坐在旁边文静的笑。

    于是每天晚上十diǎn过离开驾校训练中心的时候,还有师姐主动问他要不要一起顺路送回家,面对这样露骨的暗示,石涧仁再回到家看见耿妹子,就觉得这大城市里面,好像男女之间的关系,好像的确是跟旧时候有太大的区别。

    男女之防在现在的社会简直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这算是不算是道德沦丧呢

    路上石涧仁会琢磨这些东西。

    不过今天刚刚推开门,就看见耿海燕坐在外面凉板床上,手边都是折叠起来的干净衣裳,目光却有些异常的看着走进来的他,咬了咬嘴唇:“阿仁,我要回码头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