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28、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中国人有个比较有趣的心态,一方面什么都容易信任专家,神话权威,另一方面又很喜欢推翻神坛,乐于看到他们灰头土脸。

    中科院、社科院作为全国最高科研机构,那都是多么高级的地方了,其实和任何地方都一样是片江湖,既有一心钻研的勤恳学者,当然也有尸位素餐的滥竽充数。

    几千名编制里,很多研究所大概就几十号人,论资排辈看论文发表数是很多机构的实际情况,一年到头负责帮相关部门站台发言是研究所的主要工作,但总有些人在做实事,也总有些课题研究需要人手,譬如说赵倩这样挂着国外归来头衔的青年学者。

    按说世纪之交以后,海归已经不是个多么稀罕的事情了,但赵倩的专业实在是太偏门,可能在很多小国家都无法学以致用,但在中国,什么样的人才找不到落地的坑?更何况她还是复合型人才,既能搞农村发展工业化的专项技术研究,还能搞农村改造设计,再加上熟悉德语跟有海外研究学者背景,这就是最容易被青睐的。

    比唐建文、高开明那种一抓一大把的海归都还稀缺。

    所以又不是社科院的正式编制,只是挂着助理研究员的头衔当临时工做事,真不是什么天方夜谭,只是听着和社科院沾边很吓人。

    只是赵倩还没拿定主意,当然,她这个犹豫肯定有很大的成分集中在石涧仁这里。

    石涧仁问清楚可能会选择月亮湖山寨作为传统村落风俗博物保留,也有可能选择一座居住人口较多的山寨全面修复改造,打造成民族风情的样板山寨,还是有点挠头:“这大刀阔斧的官家手笔,真的有些不一样哦?”

    光是听口气,几乎都要骑在他背上表演“齐松打虎”的前军医现在很不满:“你又有什么高见,不做你嫌懒政,做了又叽叽歪歪的讽刺!”

    石涧仁敲自己脑袋承认:“对对对,我这的确是想得有点多,我是怕国家什么都帮忙做了,山里人有了依赖心理,未见得是好事。”

    齐雪娇哼哼:“只有你会这么想?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必须靠自己,哪有圣人管一辈子的,我们的扶贫计划真当是白来的?”

    于是石涧仁破天荒的主动要求开了一小瓶二两的那种白酒,分了倒上敬三位女性:“齐军医就不用多说了,带着理想和耐心在努力,值得敬一杯,小倩呢,学成归来找到更好的施展空间,我是建议可以去的,就像我现在挂职公务员,人生就是个体验,艺术家是种体验,也许科研人员又是一种体验,所以庆祝你的脱胎换骨,最后也借着这个平台,感谢耿经理,这些日子不光是忙碌自己的工作,也确实照顾了我,还照顾了读书会的孩子,谢谢了”

    赵倩不由自主的有点嘟起嘴皱起鼻子眯眼,不像是不满,更可能是眼眶有点热,悄悄在桌面翘起相机镜头按快门,声音都是关了的。

    齐雪娇不满:“一起才一杯?这是不是有点耍赖?这才几钱,你也太不男人了!”

    耿海燕却又敏感的注意到称呼不同,皱眉,但还是仰头一口把杯子里的白酒都喝了,她和齐雪娇都轻松,就赵倩喝得跟毒药一样,更是一张脸蛋都皱成一团了,而且就这么点,走出酒楼的时候就开始偏偏倒倒,耿海燕连忙一把扶住:“要不先回酒店去休息?”目光又有点怀疑这轻飘飘的小姑娘是不是在演。

    赵倩艰难支撑:“不!我要去泡温泉,说好了的!”

    齐雪娇脸上满是讥笑:“你居然当了个温泉城的老板,那不是每天都秀色可餐?”

    一小杯白酒对石涧仁开车没影响,但还是招呼女士上出租车,自己坐副驾驶:“挂职暂代,最多还有俩月时间,这就跟我无关了。”

    齐雪娇坐在司机后面能斜着看见石涧仁,催促:“把那几个不开眼的家伙给我讲讲?居然有这种混不吝的家伙,该留着我来收拾啊,我干这个最拿手!”一边说又一边在空中模拟擒拿手。

    出租车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一眼,不光是这普通话的姑娘有特色,后面挤进来的俩也好看啊。

    耿海燕照顾赵倩躺靠着,自己坐最局促的中间但热烈:“欺男霸女的黑社会,好像过俩月就要提起公诉了”她亲身经历的又自豪,当然比石涧仁说得更绘声绘色,早就想找人说这个了,石涧仁那家伙真当从没发生过。

    石涧仁本来是觉得当着外人不要说这个的,咳两声,耿海燕就跟齐雪娇咬耳朵,他坐正后忽然就感觉到座位跟车门之间有个什么在动,吓一跳的伸手摸摸,结果是只软绵绵的脚丫子!

    分明就是后面那似乎喝醉了的赵倩啊!

    什么时候把凉鞋脱了的?

    听着后面说得比手画脚的耿妹子细微声音,齐雪娇也很有兴致的时时追问细节,这没什么光线的车厢里,还真不会注意到角落里小白花的动作吧?

    不过石涧仁可没古代文人那种有些畸形的恋足癖,却也觉得这样闹将开来不太好,只是用手指弹一下示意适可而止就把手收回来,但显然这会儿的夜色助长了小白花的疯狂,脚趾头反而变本加厉的钻紧了。

    可能真是酒壮胆色,那顺着副驾驶座侧面溜过来的小脚丫子还挺灵活,轻轻探了几下就在石涧仁的腿上慢慢的挠,没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就是偷偷摸摸的背着这两位表现自己的心情,哪怕如从未有过恋爱经历的石涧仁,也能在脑海中浮现出那好像猫儿撒娇用头蹭来蹭去的动作。

    心猿意马说不上,但不想被发现的那种小刺激肯定还是有,石涧仁都偷偷瞟齐雪娇那边有没有注意到了。

    好死不死的正好对面会车,有点车灯灯光,齐雪娇其实一直在欣赏他那被中控台仪表光带来的依稀轮廓线,探身随手就是一巴掌:“看什么看,专心带路!”

    耿海燕探身到前排中间:“看什么?”

    齐雪娇嘻嘻笑:“看你啊,坐前后排也不安分。”

    耿海燕也顺手一巴掌:“我们说话,你就专心指路嘛!”

    啊,石涧仁终于反应过来这两位的共同点,那就是能动手的绝不瞎比比。

    当然,这时候大腿外侧的小脚丫分明又轻轻摸摸,就是在安慰自己吧?

    哎,要是女性都能这么温柔该多好啊。

    温泉城的灯光已经看到了,耿海燕指着前面给齐雪娇介绍:“咦,柳清给我发短信,她们已经到了,幸好我叫傅总给留了个池子,说今天人多极了。”

    外面霓虹灯照耀下齐雪娇脸上神色变幻颇多:“吴总监也来了?还有谁?”确认真的只有这两位带着丢丢以后,齐雪娇揶揄的口吻更重了:“五位姑娘陪着你们爷儿俩,这可是帝王般的享受啊!”

    那轻巧的小脚丫早就在外面灯光洒进来之前就悄悄的点两下好像说了再见溜掉了,难道这就是小三的觉悟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