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29、到底是话中有话还是尔虞我诈
    最近基本已经形成了规律,石涧仁不回江州,吴晓影和柳清都会带着丢丢过来度周末,唐建文他们时不时也会跟着一起,这周又出差了,朝着俄罗斯跟中国西部边境之间的那些中亚国家去了,实地考察那些区域对什么商品是最紧缺的,准备要把俄罗斯展销馆一炮打响。

    吴晓影是最舒坦的,把自己漂在微带乳白色的汤池里就优哉游哉,反而是柳清紧张的看着丢丢在池沿嘻嘻哈哈的玩水,看到石涧仁来才松一口气的把职责转交:“齐书记明天去玩漂流不?你这件泳装好看!”

    其实还不是在柜台边的小商场买的大路货,淡绿色的连身泳装不保守也不妖媚,主要是齐雪娇身材匀称,前凸后翘的线条很清晰,不罩着浴巾估计偷看的人更多,可这会儿解开浴巾不满的揪自己的腰给最苗条的柳清看:“刚刚被他打击得要命,说我胖了,而且是能引起高低气压的那种喂!刚才你那胡说八道的原话怎么说来着?”趁机又踢了石涧仁一脚,因为看这家伙进来就乐不可支的抱了孩子在旁边沙堆里打滚,她就觉得手脚发痒。

    耿海燕牵着赵倩进来,留学生已经没晕乎乎的感觉了,一身蓝白格子的分体式泳装很有少女味儿,让耿海燕有点意外的是赵倩没什么遮遮掩掩,穿过像个闹市的温泉城大马路的时候,也一点都不避讳其他男人的眼光,连忙分享自己第一次的扭捏,结果赵倩小声给她回应在欧洲还有什么都不穿的天体营

    耿海燕完全难以相信:“男的女的都不穿?都混在一个地方?”

    赵倩嘿嘿笑:“第一二年我都没怎么离开过学校和城市,也就去年下半年开始到处考察写毕业论文答辩,和同学们还去了北欧那边的海滩,应该说欧洲普遍文化修养都很高,这属于讲究人或者**主义,德国就是**主义的大本营。”

    耿海燕这下就像看外星人了:“我的天哪,我怎么觉得跟乡下衣服都买不起了呢?!”

    赵倩小表情很精彩的:“艺术嘛,花样多得很这是丢丢吧?”并拢双腿就那么蹲在小皮猴面前,仔细端详几眼也忍不住转头看旁边的石涧仁。

    石涧仁已经习惯了:“有点像我对吧。”

    赵倩再使劲伸脖子看看那边的吴晓影,尽量小声质疑:“这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好不好!”

    石涧仁不在乎这个细节:“世界之大,什么都有可能。”目光不停留在姑娘身上,可低头看见那一双白嫩的小脚丫子,特别是这会儿抓紧趾头还是柔弱无骨的样子,就寻思古代文人那些莫名其妙的怪癖还是有迹可循的啊。

    耿海燕在旁边打岔:“快点来温泉里面泡泡,你怎么越来越白了,这矿物质泡了会更白吧?”她从小野到大的,肯定有点黑,现在除了觉得跟石涧仁还算般配,一直有点耿耿于怀肤色不像城里人。

    赵倩蹲着挪过去明显有点舍不得,但还是笑着下水:“成天在实验室不见阳嘶,好热的水!吴总监好,柳秘书好!”她跟齐雪娇很熟悉了,但春节前回国和吴晓影、柳清、洪巧云一起可是见过面的。

    吴晓影睁开眼,稍微侧点头,那目光的味道变得丰富而难以捉摸,比以前圆润的脸蛋更容易变幻出复杂的表情来:“挨个儿都喊职务,那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声音如果再拖长点,还差个水烟袋拿着,就有点地主婆面对喜儿的架势了,可惜这会儿都是水灵灵的姑娘坐在汤池里,没火气。

    柳清眉毛挑挑,显然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齐雪娇还在丝丝的倒吸气,因为石涧仁急于来看孩子,他们就没在大池子里面泡一阵适应,所以现在甫一到这有点烫的特色池里有个适应过程,她勇于挑战极限,把全身都一下浸进去,只露出一双笑眯眯的眼睛观察左右两边的局势,觉得更有意思。

    赵倩最熟悉的当然就是耿海燕,不过这会儿也没亲热的挽在一起,自己悄悄撑在水下的一圈池沿台子上坐到角落去,一点一点头的看那不怎么透明的水面:“叫我小赵好了,以前就是耿总招我进奶茶店的,以后也一直都会为食品公司做事的。”

    耿海洋不知道是在帮哪边:“我哪里请得起,现在是社科院的研究员呢!”

    柳清果然真惊讶:“社科院!研究员!”

    赵倩抬头笑:“帮忙打杂的临时工,肯定没有各位姐姐会做事,以后要向姐姐们多学习。”

    吴晓影噗嗤一下笑出来:“我怎么觉得这个姐姐喊得有点怪怪的。”还拉着旁边柳清一起笑,气氛绝对是轻松的,她这场控力的确不愧是专业的。

    耿海燕赶紧表态:“我不算,我比你还小两岁吧!”

    齐雪娇也从水里浮出来湿漉漉的脸蛋:“我也不算,我们可是标准的工作关系,你们继续,继续!”又把自己浸下去,还像个鲸鱼一样滋水。

    吴晓影哪里会放过她:“书记回来都不讲话?我们可都是听党指挥的。”

    齐雪娇又浮出来:“鉴于整个企业的党员数量严重不足,支部都没建立起来,更不说党委了,所以现在叫我月亮湖扶贫办主任,谢谢,我所有工作范畴都在扶贫工作里,一点都不带家庭背景和其他关系,我很喜欢这样的工作跟伙伴,所以你们各位老总还有创始老员工的会议,我只是旁听。”

    赵倩多看她一眼,估计怎么也都想不到这个已经共事几个月的笑眯眯矫健姑娘有什么背景。

    抱着孩子的石涧仁却开口:“都是熟人加伙伴,说话不用这样弯弯绕绕的”

    就是当初听见过曾洪富他们说话的小汤池,两米见方的池子里,五个姑娘坐了三方半,看着给他留了一边,但坐下去肯定就是个巨坑!

    入夜以后现在正是周末高峰,到处人声鼎沸,再也没了当初来这里遇见流氓的坏心情,角落里两盏昏黄的落地宫灯真是照得每个姑娘都朦朦胧胧的人比花娇,再配上潺潺水流带来的腾腾白雾,真个是花前月下的好场景。

    结果听见石涧仁这一本正经的打岔,柳清一下就恼了:“又没要你发言!带孩子就好好带去玩,我们女人聊天你还偷听!”顺手一泼水覆过去,石涧仁只来得及先护住丢丢,水花都溅在背上,吴晓影也含恨出手:“对!要你多话,去去去,带孩子外面玩儿去!”

    这是双手捧起来的,好大一片哗啦啦,齐雪娇哈哈笑着大力助攻,她这才显出齐卫国说的上山下海气势来,展开双臂整个池子都回荡起来那种,其他四位本来端着的姑娘都得娇笑着躲开。

    石涧仁顿时被淋了个劈头盖脸,可小皮猴却笑神经发作一样,一个劲要爬他肩头迎接水波,于是坐得近的耿海燕也小扬点水过去,正在解辫子的赵倩回头悄悄沾点水弹手指,纤纤擢素手更像是调皮。

    石涧仁只好抱了孩子落荒而逃,隐约听见后面吴晓影意味悠长:“来来来,研究员,我们好好研究下,你是不是喜欢阿仁,出国三年都没改变”

    这研讨会够直白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