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0、这个世界真的很黑暗
    其实改变是明显的,整个温泉景区已经被接手近两个月,经过五一小长假的资金回笼以后,现在正在按照傅育林制定出来的计划,对温泉城内部的建筑挨栋修缮,不改动结构只是翻新,喷绘布围起来三五天就能搞定一栋,主要是把老旧残破的局部改动清洗,设备也逐一检查修理,同步进行的还有绿化,直接从景区那边的山林里面挖植物出来重新栽培搭配,整个区域以每天都在变化的速度扭转。

    空气中除了淡淡的温泉硫磺味儿,就是烧烤、火锅之类的香气,在这种普遍穿着吊带背心的季节,石涧仁也不用担心丢丢受凉,抓了两张浴巾把自己裹起来,抱着孩子信步游荡,给睁大绿豆眼的孩子讲解这么多人都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爸爸带你去看那边的灯好不好,一岁不到的丢丢也煞有其事的好像能听懂人话呢。

    其实为了杜绝再出现曾洪富那一拨儿流氓习气扰乱浴场氛围,这边的保安人员数量是大幅加强了的,不光从酒店、产业园借了二三十个人过来,最近还新招了几十个本地年轻人补充,在两位霸王花的带领下搞军事化训练,所以现在几乎每个路口都有穿戴整齐的男女安保人员结伴值班,五一前还抓过几次小流氓,扭送警署以后现在彻底不见了。

    于是就算是没穿衣服,石涧仁这抱着孩子到处游荡的老板还是很快被发现了,傅育林开着一辆两排座的开敞式电瓶车不一会儿就滋滋的滑过来热情:“石总好,周末又陪着孩子了?”看石涧仁真是一个人,就把车靠边停了杵着双杖跟上说话。

    石涧仁体谅人,选择路边的一处长椅坐下:“昨天就看你欲言又止的,有什么直接说。”

    傅育林把两支拐杖叠到手边,尽量正式点半侧坐对着石涧仁:“石总,这周跟着安保部长去了一趟江州,到您的酒店集团还有产业园都去参观过,我有个不情之请。”

    石涧仁点头:“尽管说。”

    傅育林的态度不让他意外:“我虽然已经残废了,但就像您说的我不服老,还有一把可以奋斗几十年的老骨头,我想跟着您到外面去看看世界。”

    石涧仁依旧早就知道般点头:“嗯,我从三月开始挂职,八月就会结束离开政府部门,到时候很可能是由史秘书来接手,但他可能也不会把这个当成终点的,你很有可能还是实际掌管这个景区的总经理,这些天的改变已经证明了你的能力,我也会向区里面大力推荐的。”

    傅育林飞快的扭头看看周围摩肩接踵的游客,敏捷得不像个头发花白的残疾人,再看向石涧仁的时候依旧坚定:“没错,这里的确是倾注了我大量的心血,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可几年前我就已经当过这里的老板,而且在这里忘了我原本有多少雄心壮志,后来还耿耿于怀的一直放不下这里,可这些天重新管理这里,就好像还了愿,我已经觉得满足了,如果再继续待在这里我就是在走以前的老路,哪怕我再开发景区,再把这温泉产业做大,我已经觉得没什么意义了。”

    丢丢耐不住性子,伸手去摸那花白的头发,傅育林不躲,可石涧仁让开了,抱着孩子起身轻轻拍打摇晃:“没有其他原因?”

    傅育林快速抬头看了看石涧仁,低下头摇摇:“没有”

    丢丢还是有点闹,石涧仁只好拍拍傅育林的肩膀:“好,我建议你做一个完整系统的关于这边未来发展方案,我帮你交给区里,然后就可以到产业园那边去报到我们那边的工作岗位其实非常多,也缺很多人手,如果你要做老本行,我们在邻省山区有个风景区,以民族风情酒店、茶山产业以及扶贫工作结合在一起的大项目,你肯定有自己擅长的职务,如果你想接触全新的商业领域,我们在互联网、连锁体系以及跨境贸易上面正在努力。”

    傅育林有些激动的抓了拐杖挣扎撑起来:“谢谢石总!谢谢您”

    石涧仁老气横秋:“我不管你离开这里的初衷是什么,我想这两个月你已经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是基于对我的信任,才想加入我们,但我希望你更加清晰的了解我们这所有的创业伙伴,了解我们是怀揣什么样的理想,那时候再想回来都来得及,只要在我离职以前,我想都是能办到的。”

    傅育林那比年龄更苍老的脸上抖动得有些厉害,从之前的经过,石涧仁也清楚他是个情绪比较外露的人,这会儿更是表情复杂,只是因为路边长椅周围路灯照明只能说勉强看路,看不清眼神,他也就无从判断更多。

    丢丢哇哇哇的哭闹起来,石涧仁只好抱着孩子快步离开:“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沟通,不要有那么多顾忌。”

    没错,石涧仁非常能理解傅育林的顾忌。

    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一旦形成,哪怕打破以后,都很难迅速转换,好比庄成栋,迄今为止装修事业做得这么大,他还是坚决不沾任何跟政府项目相关的业务,虽然江州现在的政府软环境比当年他所处的那个小县城有天壤之别,但庄成栋依旧不会随便信任和政府打交道,他曾经遭受过的教训太过深刻了。

    在石涧仁看来,傅育林也有类似的问题,他不会再选择以民营企业家的身份去跟政府打交道了,付出比庄成栋还要惨烈的代价,这个坎不是史维梓或者姚建平和和气气安慰几句就能翻过去的,也许终其一生这都是个教训,能避开那就避开。

    包括石涧仁自己其实都一样,统战部如此的求贤若渴,如此的开明善听,这的确是他觉得很惊喜并且愿意积极交流配合的,但这只是现实的一面,美好的一面的,另一面永远都存在,他非常清楚,千百年来汉高祖倒履相迎传为佳话,狡兔死,良狗烹的故事也比比皆是。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冷静超脱心态,才是石涧仁对自己的要求。

    所以有这些顾虑,才是真实的人。

    当然,这世间现在最能让他不超脱的恐怕就是丢丢。

    哇哇哭闹的孩子,让石涧仁难得急急忙忙穿过人群到停车场,果然吴晓影她们来的商务车停在那,司机从休息室匆匆出来一看就知道:“要给孩子喂奶了?”

    石涧仁钻进车后座,看见那包熟悉的婴儿用品,娴熟的单手操作兑奶,司机想帮忙可又不太敢:“老总您对孩子可真好,公司上下都说您是菩萨心肠。”

    石涧仁摘下自己手腕上的更衣柜钥匙:“那就麻烦你帮我去把衣服拿过来,我就在车上等吴总监她们回来,对,还有衣柜里有本书帮我带过来,谢谢。”

    结果这一等就是十点过,整个浴场都在播放回家的萨克斯音乐了,五位面若桃花的姑娘才轻飘飘的摇过来,石涧仁已经把这本美国的误区看了大半,丢丢更是在他怀里发出悠长的轻轻鼾声,这让拉开门的柳清压低了声音:“我们都在这边酒店了,你也在这边住吧?”

    石涧仁伸头看看她后面的耿海燕,这姑娘也点头:“浑身都泡得跟瘫痪了差不多,懒得回去收拾了,就在这边住。”

    结果石涧仁点头招呼司机:“也好,我带丢丢回去睡,免得晚上打扰你们,明天早上给你们送早餐过来,你们不是喜欢吃那个油茶粥么。”

    齐雪娇和吴晓影笑嘻嘻的挥手告别,只有赵倩鼓起勇气:“我的随身物品都放在那辆商务车上的,我要一起回去拿。”

    结果吴晓影跟齐雪娇硬是左右一边一个把这小姑娘给架起来走了!

    乐得柳清和耿海燕在旁边鼓掌叫好,还帮忙按住她,赵倩都要哭了

    用脚丫子都能想到她在打什么算盘,怎么可能让她如意?

    这个世界很残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