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1、机会永远是自己争取
    但赵倩是锲而不舍的。

    这柔弱得仿佛风都能吹散开的小白花,从来都是打不垮压不弯的。

    第二天一早她就跟齐雪娇和耿海燕坐车早早的过来看石涧仁那早上义务劳动的场景。

    当然,哪怕周日早上没有义务劳动的人群,齐雪娇还是要来看看,这对她有种信仰一般的意义,明明她曾经才是最信奉这一套的,没想到那个完全没有政治倾向的家伙却实施得这么理所当然。

    而耿海燕就是照例过来去店里看看了,顺便监控该监控的一切,女人嘛,才不会像说的那么无所谓呢,特别是现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场面一定要盯着。

    只有吴晓影和柳清才是每周都过来,早就云淡风轻了,周末不是睡懒觉的时候么,接近三十的女人最需要睡眠保证容颜了,就让小姑娘们去折腾吧。

    石涧仁又用那个极为没有形象的婴儿兜布背着丢丢,若无其事的在清净的街头等着,这让打了电话循着过来的齐雪娇下车差点摔一跟斗,想想吧,一直以来她心目中的石涧仁是安邦定国的,最不济也是图书馆逆光下教导孩子的那个白衬衫,现在背个深蓝色的绣花兜布,一如农村超生游击队的无知男女一样,一点都没形象的坐在露天桌子边:“喏,给你们点好了,油茶粥趁热吃,上面还是脆的,很不错”

    一看见他就忍不住瘪嘴的赵倩只默默的摸相机拍照,她才不惊讶呢,坐下来看齐雪娇哭笑不得的伸手去拉扯石涧仁那兜布:“你就不能稍微正经点,好歹你也在我面前开过兰博基尼,你要不要在我面前搞得反差这么大?”

    耿海燕习以为常了,找里面店家再要点别的吃食,她饭量大。

    赵倩才赶紧抓住这个机会,把自己碗里上面浮着的香脆油炸条给舀到石涧仁的碗里,好像就做这么点偷偷摸摸的事情,心情就好起来,再也没刚下车的愁眉苦脸,笑嘻嘻的开始摇头晃脑了!

    是什么样的精神力量可以让她有这样莫名其妙的改变?

    耿海燕端了个大盘子出来,装了俩馒头、四根油条又三个糍粑块,满满当当的放在自己面前问齐雪娇:“你要点不?”

    这才把石涧仁解脱出来,齐雪娇还比较客气:“谢谢,那我就多一根油条好了,这是我们四个的?”

    耿海燕放了盘子转身:“全都是我的,那我还得再补根油条!”

    齐雪娇瞪大眼,石涧仁已经习以为常:“她的饭量是从早上到晚上递减的,到晚餐一碗粥或者随便一点吃食就不饿了。”

    赵倩眼珠子悄悄转,不说话。

    齐雪娇却嘿嘿两声跳起身:“那我也再吃点,刚才还不好意思呢。”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面对面,赵倩又瘪嘴,眼圈都突然一下红了!

    想来也是,三年了,三年的千言万语!

    耿海燕回来的时候,好歹还是石涧仁自己去接的,这小三的地位就是要低这么多?到现在才有个单独面对面的机会,而且听着里面耿海燕给齐雪娇介绍特色的声音,只有几秒钟珍贵的时间,外加石涧仁肩头那绿豆眼的小皮猴还聚精会神的看着她呢。

    容易么?

    所以她刚哽咽出话:“我的礼物你”

    耿海燕已经嘎吱嘎吱的咬着香脆油条出来:“好吃吧?就得这么趁热吃,要吃刚出锅的,千万别吃那摆在盘子里的”她可是从小就在厨房长大,最清楚这些细节,嘴也刁。

    齐雪娇真不好意思的遮遮掩掩端出来,还把盘子放在自己旁边凳子上不暴露,耿海燕揭发:“比我还能吃!油条都是六根,还有俩葱油饼!”

    怪不得这俩都是胸脯鼓鼓的,说话喜欢动手的同类,不一会儿就吃完的石涧仁摘下背后孩子,教丢丢玩弄筷子,赵倩就那么看着他,又慢慢变成微笑。

    就等两位大胃姑娘吃完早餐。

    齐雪娇是真的脸红:“忍不住,忍不住,江州的早餐最好吃,还记得以前我们那楼下那家油茶粥吧,我都是一直端着路上吃完,再到医院门口买油条煎饼,得分开吃,好满足!”还很没形象的拍肚皮!

    有种说法是女人如果还在遮掩自己的饭量,那就多半还没完全当自家人,只有成了女朋友或者老婆才会肆无忌惮,不尽准确,但心态应该是这样变化的。

    石涧仁一脸的寻常:“这种事情呢,劝是没有用的,多少还是应该节制”

    耿海燕结账后对赵倩撇嘴:“喏,就这么啰嗦,天天听多了真的烦。”

    赵倩快速翻个隐蔽的小白眼,可能是在表达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郁闷心情吧。

    一行人才沿着周日早上七八点没什么人的步行街到电视台去,耿海燕已经去得很多了,一路上介绍,当然主要是不由自主的展现主场之利,齐雪娇笑眯眯的听,赵倩拍照。

    电视台门卫对副台长又带了仨年轻好看姑娘来不感到惊讶,还热情:“我马上去把办公室打开,他们拍摄组的今天要加班,说是要出成品了。”

    石涧仁点头笑笑,抱着丢丢进去,齐雪娇已经无法忍受的把兜布没收了卷成团拿在手里。

    区县小单位常见的停车场兼一个篮球场,篮球场的边线都是用瓷砖镶嵌的那种老式风格,两个花台也是贴了瓷砖的,但上面的花草明显新潮,还修剪出了别致的圆球、条形造型围绕花朵,齐雪娇用眼神跟石涧仁交流,这就是你捣鼓的东西?

    得到确认就回头跟个领导一样吩咐:“把这个拍下来!”

    赵倩像个受气包下属似的默默拍照。

    然后耿海燕比石涧仁还积极的带头转到办公楼后面,展开双臂展现奇迹一样:“看看!看看这就是他带着人自己做的,喏,那边还有一部分没有动的脏乱差,差别有多大?!”

    的确,这种从一个边角开始扫描一样的做法,很容易就有崭新跟陈旧的强烈对比,齐雪娇睁大眼随意的摇摆两下身子,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很舒心的幼稚动作:“你故意这么弄的?”

    石涧仁点头:“这是种显而易见的成就感,每一个参与者都能感受到,也能促使他们从中得到快乐。”

    齐雪娇就很没气质的挠头:“见了鬼,我大一搞的那次就巴不得是大会战,全年级一两百号人一拥而上,我还以为这样的人海战术就能带动积极性,产生凝聚力,原来还有这种弯弯绕绕!”

    石涧仁忍不住:“古人在人心利用上面其实有很多经验值得借鉴,譬如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丢丢在挣扎,石涧仁就把他放下来,还不会走路的孩子一下扑到平整细致的草坪上胡乱打滚,满脸傻笑,石涧仁赶紧从齐雪娇手里抓了兜布过去蹲着给孩子铺上:“朝露偏寒,这么多露水,你爬一下就行了,何必打滚呢”

    仨姑娘都有点呆滞的看那个平时多理智的男人这会儿跟个碎嘴婆一样,而且那一周岁都不到的小屁孩能听懂你这些乱七八糟的道理么?撅起屁股自顾自的朝草丛里面钻,石涧仁蹲着跟螃蟹一样移过去。

    耿海燕都不屑于看了,正好电话响起来,转身说两句:“我去化妆品店一趟,待会儿打电话,中午吃山椒兔,我请客!”

    齐雪娇居然吞了口口水,一点不像是大户人家的!

    可赵倩却看耿海燕消失在大门那边,就抓住机会立刻对着齐雪娇双手合十:“求求你,去逛街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