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2、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齐雪娇有点吃惊,吃惊赵倩这种大开大合的直接招式:“有这个必要么?”看着那十几米外跟孩子手忙脚乱的背影,还是压低了声音:“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你也留过学见过世面,现在自己更是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找什么样的男人不行,非要一棵树吊死?”

    赵倩更让她出乎意料:“德国人有句谚语被狮子保护过的女人不会爱上狗,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只是想单独陪陪他,又不干什么,求求你了!”好像昨天三个人在一起都没有这么迫切,估计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阻力吧,当然更有可能是在观察齐雪娇到底和石涧仁互动到什么样。

    所以齐雪娇吸了一口早上二十几度的树林二氧化碳定定神,使劲压低的声音都有些怒其不争了:“有必要么?就为了他,女人可以卑微到这样?”

    赵倩却比她想象的更离奇:“我跟你们不一样,我爱他是因为我得到的快乐比被爱更多,我没想过付出就必须得到回报,就像他当年对我一样,他不爱我也没关系,我一样愿他好,反正迄今为止,我还是只要看他一眼就心跳加速,听到他的声音就开心得想转圈圈,我就是这种状态,我很享受,谢谢”

    齐雪娇觉得自己过去跟这姑娘真是白待了小半年的时间,完全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个小姑娘其实这么疯狂!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又有些恍然:“我记得你说你原来是美术学院的?”

    赵倩茫然的点点头,齐雪娇就不由自主的嘟哝几句怪不得,然后还很让赵倩意外的把丢丢带走了,说是吴晓影给她发了个短信要带孩子过去。

    留下石涧仁有点诧异又有点莫名其妙的拿着兜布站在那挠头,再看站在树荫下的赵倩才反应过来:“你支走的?”

    套用耿海燕那句最近的口头禅:“我的天哪!”,赵倩简直就是瞬间变脸的妖精,几乎是双脚离地的蹦跳着过来伸手挂在石涧仁胳膊上:“终于走了!真的,给你当小三是个太艰难太刺激的事情了!”

    石涧仁都要哭了:“又来了!不是说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么?”

    赵倩仰头,小眼睛里有小倔强的争抢胳膊:“说了我都已经把一辈子都卖给你了,你想退货也退不了,可以丧偶但没有分手!”

    石涧仁以头抢地不,是抓那兜布砸自己的头,赵倩伸手温柔的拉住给他擦额头的汗:“不是说好了么,一次性付费包养嘛,不用放在心上,我又不麻烦,现在还能自己养活自己了。”

    额滴个神啊,早上八点的夏日阳光明媚的投射到林间,感觉石涧仁花了几个月时间整理出来这个山坡,让这里从杂草丛生阴森晦暗的乱七八糟变成如今的公园,就是为了这一刻,依旧还是昨天那身白色连衣裙,依旧还是盘起来的辫子,可以这一刻宛若林间仙子,那盘发就好像花冠一般别致,石涧仁稍微想挣扎,轻飘飘的身子就挂在他胳膊上飞舞一般,这姑娘甚至都把眼睛闭上了,完全进入了热恋中的享受状态。

    不知道她那离奇思路的石涧仁还企图故技重施:“你听我说,我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兴趣在男女”

    赵倩双手松开,顺势滑下去抱住了石涧仁的腰,脸蛋贴在衬衫上眯着眼蹭蹭深呼吸:“嗯,我知道,哪怕你已经跟别人生了儿子,我还是相信你。”声音都是发飘的那种云端徘徊。

    石涧仁给噎住:“不是这样的,这个孩子”

    赵倩基本就是那缠在树干上的藤蔓,随着石涧仁的动作摇晃,还乐在其中的闭着眼呢喃:“我知道我知道,喝醉了酒误打误撞嘛。”

    石涧仁给吓住:“啥?你怎么知道?”

    赵倩终于睁开眼:“真的?”然后立刻就瘪嘴要哭:“啊!真有这种事!两回!两回啊,在月亮湖你喝醉了我怎么就没抓住机会呢!气死我了!”

    石涧仁解释:“也不完全是这样,吴晓影说是她收养的”

    赵倩送他一个你骗傻子的表情:“形打得这么准,还敢说是收养的,这个吴总监怪不得使劲针对我,那耿海燕呢?她跟你同居,那个秘书啊,算了算了,这些事情我不问你,反正我只是个被包养的小三,哪里有资格问这些事情,到底谁是正室太太我也不关心,可你既然都跟别人生了儿子,我俩也生一个吧?”

    说到这里,本来又已经闭眼靠回石涧仁背上的姑娘陡然兴奋,抓着石涧仁的腰滋溜一下转到正面仰头眉开眼笑:“可以吧?”动作可以参考爬树的猫儿。

    石涧仁比齐雪娇的反应更快:“怎么可能!你们学艺术的都有点不正常!”

    赵倩却奋力双手挂住他脖子往上爬,宽松的连衣裙衣袖滑下去,露出一双纤细的白皙胳膊来用力,好像已经迫不及待就要付诸实施一样:“为什么不行呢,我们这么年轻,正是生殖能力最强的时候,也最能感受身体”

    石涧仁都要一巴掌把这姑娘打下来了:“你说什么!你到国外就学的这个?”尽量让自己严厉起来,以前这招最好用。

    可见了世面的赵倩不以为然:“我爱你,非常爱你,你让我变成这样的,我也没有要你对我的生命负责,只是要个孩子嘛”说道这里居然情不自禁的笑起来:“嘻嘻,我居然都想到她结婚的时候,我要不要通知你了,取个什么名字好呢,这个丢丢叫什么名字?”

    石涧仁对艺术家的跳跃思维有点绝望:“啊吴间。”

    果然,赵倩的艺术细胞跟吴晓影能契合上:“哟,不错哦,无间,爱你到这种程度了,在地狱里行走都无怨无悔我可不能比她差,一定要也有这么深的含义,不过跟着母亲姓这个思路倒是不错,赵什么呢?造孽?”

    石涧仁啼笑皆非的发现赵倩居然低头摸她自己的肚子,好像都有宝宝的甜蜜笑容了:“喂!你醒醒,大白天的发癔症么!”说着下定决心朝外面走,因为显然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已经引得办公楼上有窗户在悄悄打开了,虽然周日只有四五个人来值班,但还是影响不好。

    赵倩却顽强的十指交错挂在他脖子上摇,倒也不盘腿挂在石涧仁腰间,所以石涧仁温柔而坚决的想把她的手指掰开,结果姑娘毫不抵抗的就把手松开了,变成抓住他的左手食指轻轻摇:“这三年,我很想你。”

    短短几个字一字一顿,却蕴含了无数的深情。

    石涧仁听得出来,停下脚步有些安静的看着赵倩,姑娘毫不畏惧的抬头看着他:“这份感情改变不了的,我对纪小姐就说过我爱你,我很清楚我的内心,这也是支撑我在国外刻苦学习,回国以后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我说过总有一天我要能跟你齐头并进,在事业上做好你的贤内助,我没奢望过我们能结婚或者生活在一起,因为没有你,我的人生早就变得灰暗破碎了,现在所有的阳光都是你给我的,你阻止不了我爱你,哪怕你给我一耳光赶我走,我还是会在我对你承诺过的轨迹上努力,这就是我的命!也是你教我一定要看清自己的心,然后勇敢的往前迈一步!”

    可以说这个看似最柔弱的女孩儿跟其他人都不一样,那小白花一样的身子里蕴含的热烈感情甚至都到了狂热的地步,光是那坚定的眼神,就让石涧仁清楚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废话,这一瞬间,算无遗策的小布衣居然觉得有点无力,自己能干嘛,如果是当棒棒或者在美术学院的时候还能选择一走了之,现在一大片事业百废待兴的时候,能为了这点破事溜之大吉?

    当然,也有点男人应该有的暗爽,能让姑娘这么爱自己,那炽热的情感比上午的阳光更加热烈的传遍全身,其实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这是甾体醇还是多巴胺,又或者是肾上腺素跟5羟色胺在体内自然产生的化学反应,和会不会修身养性的精神力量无关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