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3、胜不为王,败不为寇
    赵倩就应该处在这种化学反应的**中,脸色绯红,唇瓣红润欲滴,眸子里更是水盈盈的略带迷蒙,柔软的手指勾住石涧仁那略显粗糙的食指,却显得非常坚韧紧密,轻轻摇晃两下,好像就想把石涧仁的左手拉起来从自己头顶越过,跳上一圈舞蹈了,起码那双薄底儿系带凉鞋上的白嫩小脚丫已经迫不急待的原地点呀点的,估计步子稍微迈大点就能上天!

    如果要给愉悦这个词配图,这样拍张照片都不需要修改的。

    石涧仁忽然有种明悟,然后笑着摇摇头:“对,是我不对,不可能所有人都跟我想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跟选择,我不能控制你,但你也不能影响我,对吧?”

    没有挨一耳光的赵倩已经陶醉了,有点削瘦的肩膀轻轻摇晃:“随便你怎么都可以。”

    石涧仁点点头摘下她的手指往外走:“什么时候,把你关于月亮湖的那些图纸跟设计都给我看看,然后我再”离开那个男女之间的话题就是最简单的摆脱方式,逐步将外在控制,企图对他人的控制转为内在控制,控制自己的心绪,不因为别人的言行影响自己的精神状况就好了。

    赵倩看来这点修炼比他还深,慢条斯理的跟着走:“不要急嘛,你知道我不擅长在山林里走的,以前你还背着我爬山呢,要不要我再摔一回?”

    巨聪明的小布衣隔了几年才反应过来:“你故意的?”

    小白花笑得眼睛都眯成缝了:“女人在恋爱上面是天生的,只要爱你,什么花样都能编出来。”

    这话真没错,想想耿海燕,吴晓影或者倪星澜,石涧仁都想叹口气了,然后突然惊觉自己怎么不知不觉又被带回男女之间,有点叹为观止的重新打量下赵倩,这一回合是自己输了呢!

    赵倩不怕看,悄悄的把双手背了背挺胸,嗯,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洋面包,好像比以前有料了呢:“你一点都不用放在心上,我很快乐,真的,又不会逼着你做什么,只有更努力的做好自己,才能骄傲的站在你面前,这没什么负面的影响,你不想有男女之间的事情分散注意力,那我就不拿这种事情来烦你,只是我想有个孩子可能会更充实一些,现在我估摸着能理解那位吴总监的心思了。”

    小布衣真是不由自主的又输一回合:“她什么心思?”

    赵倩笑笑,正好踱过来伸手牵了石涧仁:“我不知道你那些古代圣贤怎么定义君子的,国外对绅士的说法就是说话让人喜欢,做事让人感动,做人让人想念,给人希望,给人智慧,给人快乐,给人自信,给人方向你就是我的绅士。”

    石涧仁要挣脱,这回赵倩抓紧了没松开:“没错,就像你经常说的,有光明就有黑暗,有纯洁就有污秽,可能你觉得对自己要求就是道德洁癖一般一尘不染,连男女之间的事儿也觉得肮脏,****都觉得是有悖于修养的,更不用说脚踏几条船欺骗感情了,这没错,这种关于人性的争论,我这三年也看了很多欧洲方面的著作,一点都不稀罕,牛顿、达芬奇、伏尔泰这些名人终生不近女色,康德更是你这种刻板规律的极限版本,也许正是这种纯粹让他们毕生精力都用在自己的天才绝学上有了成就,所以我不是来跟你争论对错的,因为你就是我的天,你怎么选择我都会接受,日本也有无性夫妻,只要心灵相通也行。”

    石涧仁没好气:“现在这样还能算心灵相通?”

    姑娘却眉开眼笑:“那你承认我们是夫妻了?”

    小伙子觉得自己掉坑里不说话的往外走,赵倩跟上:“对,还有柏拉图,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我当然也很向往,可你这种境界不是人人能达到的,你也说过不强求我们都跟你一样,所以我还是有**,希望在工作之余,有点可以念想的精神世界,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拿本书就能超凡出世,就算我没有打麻将、唱k、喝酒这些低级趣味,我终归还是个人,是个女人,希望有人疼,有人照顾,这是人性决定了的,可看似完美的你偏偏不会放纵自己这一块的人性,那我能怎么办?我这么爱你,起码现在我觉得自己还无法接受其他男人,如果有个孩子能替代你陪着我,那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糟了,石涧仁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怂恿着身边的人都努力学习,特别是希望对自己有好感的姑娘也加强学习,满以为学习能让她们也体会到人生不是只有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可现实偏偏是让姑娘找到了理论基础!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女流氓就更吓人了。

    当然,小白花看起来一点不像女流氓,还很亲民可爱呢,两人刚转过办公楼角,这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杨金瑞好像不怎么惊讶两人放开手的动作:“石台好!嫂子好!我们这回的样片出来了,您去看一下不?”

    小三好像从来没体验过这种正式称呼,更没想到还能公开示人,手都下意识的放开了,但还是忍不住脸上的笑,只有在面对石涧仁会爆发的激烈在所有人面前看来都是安静羞涩的,加上身子小对比石涧仁的强壮魁梧,仿佛一拢就能将她整个人搂起来,质地软软的白裙子更让人忍不住想保护,这会儿的笑容更显出单眼皮的弯弯眼睛,引得其他几人连忙都跟上喊嫂子,赵倩都咬嘴皮捂嘴了,却没回应。

    这点小三的觉悟还是有的。

    石涧仁现在觉得一切工作都是美好的,赶紧摆脱眼前的状态:“好,去看看”转头给赵倩解释:“我们台里给区风景点拍摄的宣传片,哦,就是昨天你跟齐书记去看的那个山顶景区,这是杨金瑞,这是”还介绍了赵倩:“工业设计和染织技术方面的学者。”哪怕他不喜欢带上什么留德归来社科院之类的名号来彰显,但杨金瑞他们还是有些诚惶诚恐的伸手握手,这样看起来小小的姑娘居然都是学者!

    石台长周围的人真的个个不简单。

    结果赵倩笑着握手以后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个相机来,带头走前面,边走边拍还问:“你们石台长的办公室是哪间?”

    杨金瑞还看不出来那点关切?当然是顺着门口的花台到楼梯间的烧开水器,把石涧仁在这边的一点点印记都殷切相告,赵倩一路咔嚓,到得石涧仁那办公室更笑嘻嘻的跳到硬木桌椅边坐上做出上班的模样要杨金瑞帮忙留影,可那场景怎么看都像是跑家长办公室来做作业的学生娃嘛。

    这没有娃,只能拿照片来当做精神世界的自我追求了。

    用情这么深,就看小布衣怕不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