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4、有些东西,挤一挤总是会有的
    其实这已经是第四次成片了,内容越来越丰富,技术越来越成熟,最主要是所有参与者好像已经能领会石涧仁的意思,拍这个宣传片不是目的,而是通过拍摄这个的过程不断提升自己的技术,也在提升市场竞争力,这会儿台里面年轻技术人员们已经形成了不断挑战新技术的风气,看见啥电影电视里面的新特效都会琢磨一下是怎么实施的,设备技术手段上达不到,又怎么通过一些土办法达成结果。

    年轻人们脸上带着迫不及待的兴奋,但又按捺住要给石涧仁展现,就跟一个个憋了泡大便似的扭来扭去,七八个人挤在编辑室里,现在都很默契的关上门拉上窗帘,看投影幕布上跳动的倒计时数字。

    赵倩从陡然变黑,就悄悄贴到石涧仁身边,拉住了他的手,可能她内心应该没想到这样一个区县级电视台能看到什么吧,就算她不是影视专业,但作为艺术门类,无论在美术学院还是莱比锡艺术学院,关注的影视艺术,那都得是学院派先锋主义之类的高水准。

    可忽然跃入眼帘的画面让她吃了一惊!

    石涧仁也吃惊。

    残阳如血的开场淡入,却是一群孩子双手捧起几只鸽子,镜头显然是用了摇臂,孩子们好像捧着镜头高举慢慢升起来,石涧仁在影视剧拍摄现场没少见这种重型玩意儿,像个单臂吊车一样,抓取很多常人看不到的角度,效果很独特,可整个电视台哪有这种专业设备?

    可更吃惊的是,镜头压根儿就没停下来,越升越高,慢慢都到了半空中了,俯瞰整个山顶景区!

    这得是遥控航拍了吧?

    现在好像听说国家电视台现在有直升机航拍,然后军方有无人机遥控航拍,市台正在申请这方面的设备,而全国绝大部分地方只能向军方申请直升机协助,电脑做的模拟效果?

    石涧仁都忍不住朝幕布靠近,挪动步子才发现这种投影幕清晰度根本无从分辨实拍还是模拟画面,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自己那些拍摄团成员。

    可能七八个年轻人围着他,就是为了看这个表情,顿时一起爆发出得意的哈哈哈笑声。

    石涧仁回以微笑,示意再看看。

    果然,视觉画面的突破,带来的就是整个眼界的突破,甚至连立意都突破了:“七百五十年前,这片秀丽的山河还是古战场,侵略者的铁蹄肆意践踏,烽烟四起中支离破碎的血火屠城”

    英语!

    屁大点一个区电视台,拍个景区宣传片,居然捣鼓着用英语女声配音,听着莫名其妙的有种国际范儿,画面下方倒是有字幕滑过,更显大片风范。

    石涧仁没那么崇洋媚外,但笑着有点摸下巴,这个小技巧倒是满取巧的,可关键是航拍咋来的,这成本可不低!

    画面也不是胡蓉梅曾经大肆批评的那种闪来闪去的快速剪辑,那种纯粹让人看不清的快速剪切方式的确是看着热闹,却没什么内涵,现在采用的是空中长镜头跟无数地面短镜头交替前进,这在镜头语言上已经算是有了风格,而不是胡乱拼凑一气。

    更重要的还是立意:“而如今,这些古战场的断壁残垣成了游客们凭吊往昔历史的旅游胜地,不再是义愤填膺的气血难平,扬眉吐气的中国人带着日益平和的心态怀念历史,有人酸溜溜的说崖山之后无中华,可正是这些平凡的中国人,挺起了一个全新强大中国的脊梁”

    画面中和那恢弘气势的连绵起伏山脉河流交织在一起的,就是从五一期间到平日里拍摄的那些游人如织,镜头中明显把握到了以人寓意的表现手法,捕捉的尽是些笑呵呵乐淘淘的游客动态,充满生活化跟自然情趣,开头故意渲染的那种铮铮铁骑战争色彩,和这样散漫的平民生活对比,很容易就让人觉得珍惜

    “美丽的山河依旧在,记载着穿越荆棘的负重前行,记载着这个国家的生死存亡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最后的诗词英文翻译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慢慢滚动而出的十余个大字倒是很有气势,背景果然又是用当初胡蓉梅评价唯一有点意境的石涧仁那张剪影慢慢结束。

    用羌笛和扬琴搭配琵琶的背景音乐起伏跌宕,虽然不像有些配音那样耳熟能详,但的确能契合整支宣传片的意境。

    随着音乐消散,整个编辑室又暗黑下来,赵倩先鼓掌:“不错,好看!烘托的气氛非常好,我看了都想再去那个景区走走,感受一下那种历史遗迹的情绪,广告片能做到意境,就肯定算是登堂入室了,很惊讶!都是台里自己拍摄的么?没想到现在国内电视台的制作力量这么强了,去年下半年我们学院和慕尼黑大学交流的时候,他们的广告片就是用简单的叙事手法却衍生出对生命的思索,很受好评!”

    就算她没有刻意表现自己的来历身份,但话语当中的认识和专业度一目了然,而且隐隐好像还是海归派呢。

    年轻人们连忙七零八落的鼓掌表示感谢,但更加期待的看着石涧仁,虽然他们基本上年龄都比石涧仁大,但这个时候还是最紧张他的反应。

    就像前面几次一样,拍摄精神和钻研势头肯定是没话说的,但在片子本身石涧仁果然没好话:“最后这句不行,太革命派,换了,用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年轻人们几乎从未听过这首水调歌头,有点楞的相互低语,石涧仁抓起旁边桌上的签字笔,随手写下:“还有,你们那个从字库里面抓的诗词字体组合太难看,待会儿下楼我找笔墨给你们写一幅行隶更适合这样的结束语。”

    几张脑袋都凑紧了观看那十个字:“胡运是指外国人的运道不用多问吧?”

    石涧仁点头:“就是宋代词人的,比我们这古战场还早一百年就发出了这种激情,只要爱国同心,这欺辱我们的强敌命运无需多说,祖国就像光辉灿烂的太阳照耀在空中”

    杨金瑞有点啧啧:“还得是古代诗词最容易表现气势美感!”

    一个人站在编辑室中央没来挤做一团的赵倩忽然用闪光灯拍了张照片:“还得是他的字,阿仁的书法在美术学院书法教授眼里都是顶好的墨宝!以字承情!”

    引发年轻员工们再次掌声。

    于是等石涧仁真下楼找了笔墨干脆把这首词全都写下以后,员工们有点你抢我夺,反正这么长,几乎都是两句一张毛边纸,正好人人分一张,看着那气势磅礴的深情字句,人人都有点摇头晃脑了。

    石涧仁不摇,叮嘱后期编辑把细节重新调整一遍之后再把最终成品给他,他会交给胡蓉梅审评一下,如果又被骂得狗血淋头,那就再来第五次。

    年轻人们已经不在乎了:“没事没事,这次能骗了石台的墨宝,下次我们再琢磨个花样!”

    杨金瑞终于卖关子:“想不想看我们的航拍设备?”

    其他人都哈哈哈的笑,很期待的样子。

    本来不打算追探的石涧仁还是知道配合,很好奇的询问,于是一群年轻人得意洋洋的带着他上办公楼天台,上面原来有个硕大的探测气球!

    现在放了一半的气,有点蔫嗒嗒的被篷布固定住了,杨金瑞说他爸就是区气象台的,借的气象探测气球,把摄像机挂在下面跟放风筝一样上天,拍了好多遍才搞定的呢!

    石涧仁大力表扬了这种探索精神。

    结果又是一直站在旁边看的赵倩忽然:“要不要把丢丢挂在这个气球下放上天看看?”

    石涧仁立刻觉得不寒而栗,顺手就给她屁股上一巴掌,真不是你亲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