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5、有趣的男人才最帅
    这样折腾一番,真的就到了中午时间,赵倩却也没再作怪,很有礼貌的告别了电视台员工,蹦蹦跳跳的跟着石涧仁出来穿过菜市场,上车接了在店里忙碌的耿海燕一起上山,齐雪娇已经跟吴晓影她们回合了在那家特色山椒兔山野餐馆等着呢。

    路上耿海燕就有点怀疑局面:“怎么只剩你们两个了?”

    赵倩的热情扑灭了耿妹子的探询,而到了山上齐雪娇目光就着意在赵倩和石涧仁脸上打圈,石涧仁自己心思坦荡荡,过来抱了孩子又舍不得撒手了,齐雪娇借着过去看看小声:“我这兄弟不错吧,特别给你们制造了机会的!”

    石涧仁白眼她:“多谢了,真的是多事!”

    齐雪娇看了这样儿有点可乐:“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啊,我这是做大善事呢。”

    石涧仁冷言:“还不是欺负人家和尚老实!”

    多平常的一句抢白话,齐雪娇还想了想才贯通,然后就笑得收不住场了!

    吴晓影和柳清相视诡笑。

    一到人前,赵倩又恢复成安安静静的小白花,自顾自的玩小相机跟耿海燕说悄悄话,饭后还是石涧仁舍不得丢丢,说自己带着去阅览室再过一下午,晚上他请客吃饭再回去好不好?各位女士泡温泉或者去漂流一下都行。

    结果有点意外,连最擅长游山玩水和体验精神最重的吴晓影跟齐雪娇都对他的破提议表示了嘲笑:“这么热的天,你不知道外面紫外线有多强么?”

    石涧仁费解:“齐医生你连非洲都能去出任务,怎么就不能在夏天午后晒晒太阳了?”

    齐雪娇振振有词:“那是为国为民,现在是休闲时间,当然不能晒得像个黑炭头了,你看看,一白遮三丑,多讨人喜欢的小姑娘啊!”一边说,一边趁机把白生生的赵倩搂在怀里揉捏。

    赵倩也不反抗,幽幽的点头:“对嘛,我眼睛塌鼻梁,个子也矮,这三丑真要白点来遮一遮。”

    又是石涧仁那种不动声色的冷言口吻,齐雪娇愣了下又笑得前俯后仰,吴晓影伸手去她露出来的肚皮上轻巧拍拍,才惊得齐雪娇连忙端庄淑女些,然后给自己找理由:“要减肥,要减肥,最近过得太自在了,汲取了这么多美味营养,接下来是不是就应该去汲取点精神食粮呢,我们也去图书馆看书好了,清净自在。”

    吴晓影笑眯眯:“还好我是奉旨长胖的,不运动都无所谓,看看书吧。”

    柳清叹气:“你们这一去,别人还有什么心思看书哦,要喝什么饮料,我买过去。”

    反而是赵倩说自己陪耿海燕去店里,说不定还能做回营业员呢,这顿时又有点让吴晓影和齐雪娇意动。

    总之姑娘扎堆儿,局面好像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样复杂。

    石涧仁就拜托一块吃过饭的司机把耿海燕跟赵倩送到步行街,自己这边一车去图书馆。

    结果图书馆馆长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昨天有美女来探访,破天荒的周日下午也出现在自己的领地接待石涧仁,还挨个儿给戴着墨镜的三位美女握手,柳清只用手指尖,吴晓影蜻蜓点水,齐雪娇最后用热闹的双手握手把五十多岁的老干部手掌捏得生疼,然后嘻嘻笑着搂另外两位小声控诉自己在小地方遇见那些干部色眯眯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要不是那该死的唐僧念叨,自己早就想挨个儿收拾这些王八蛋了!

    吴晓影夹枪带棒:“那是那是,不相干的人就当是被狗舔了手,相干的人随便说句长胖了,心里也耿耿于怀的。”

    齐雪娇差点跳起来:“真的胖了!你看,你看,都有游泳圈了!”

    吴晓影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心宽才体胖,是不是觉得最近心情很舒畅?”

    齐雪娇终于能反击了:“你呢?说我心宽体胖,你还不是胖了,这跟男人有关没?”

    本来想将军的,谁知吴晓影不要脸:“有啊!太有关系了”

    柳清闪远点免得血溅到了。

    其实石涧仁觉得这位图书馆馆长的眼神是有点山花烂漫,但也最多有色心无色胆:“今天您怎么有空来视察?”

    馆长直接:“你不是经常在读书会写书法么,的确是很有风骨的字体,姚书记都很记挂呢,我特别来求一幅字。”

    这种文雅之风石涧仁还是很喜欢,笑着走进阅览室,一边跟先到了在到处找书的学生说话,一边到墙角的书法台上捋平羊毛毡铺上白宣纸:“要写多大,什么内容?”一只手还抱着丢丢呢,单手操作也不嫌累,远远笑着摇曳的三位姑娘也当没看见他的忙碌。

    孩子们还是天性活跃,看见石涧仁抱着孩子就围过来,要写字更是呼朋唤友:“石哥!啊,不,说了要叫你石老师啊,这是你孩子么,弟弟还是妹妹啊?能给我们玩一会儿不?”

    石涧仁小心谨慎:“是我儿子呢,还是我抱着好了,不到一岁还不能跟你们一起玩,馆长您要写什么?”

    馆长被周围叽叽喳喳的热闹简直闹昏头,但还是耐住性子笑脸面对孩子,直到稍微安静点才凑在石涧仁耳边小声:“写一副气质高雅点平心静气的,我家老太婆有点爱吵架,想让她沾点文化气息”

    石涧仁啼笑皆非的拿着毛笔,这是来个纳兰容若的长相思还是苏轼的江城子呢,馆长还小声:“我老婆没什么文化”

    石涧仁都马上信手而出“十年生死两茫茫”了,不得不停住手,这真是媚眼做给瞎子看,写什么诗词都是白瞎,正好孩子们也有耳尖的听见,嘻嘻笑:“怕老婆!怕老婆!老伯怕老婆”

    馆长一脸纠结,但也不呵斥,江州一带民风就是这样,怕老婆的比例非常高,耿海燕她妈才是主心骨,洪巧云她爹在家也是没什么发言权的,柳清的老爸更是连女儿都敢鄙夷他,所以江浙来的吴晓影家算很不错了,这种事情在江州也不丢脸,忍得让得才夫妻和谐嘛。

    结果石涧仁听着周围的童声倒是灵机一动,蘸满毛笔就在铺开的宣纸上挥毫。

    其实一直远远瞟着这边的仨姑娘也各自抽了本书,随口说着话走过来,好像不在意,却有点目不转睛的看着石涧仁单手抱着孩子悬臂写字。

    夏天的阅览室里,这么个飘满书香墨味的地方,不得不承认石涧仁穿着白衬衫这样抱着个小皮猴写字的动作帅爆了,齐雪娇都有点忍不住小花痴:“我就爱看男人穿白衬衫,从小在大院里就看见那些叔伯们穿着白衬衫军裤很有男人气概,更不用说我家大哥二哥也这样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了。”

    其实到齐雪娇说话,吴晓影才发现自己在悄悄舔嘴皮,连忙正色:“喜欢就要说出来!拖延是没有好下场的”

    柳清高傲的把头扭开点,不让这两位看见她陶醉的眼神。

    可偏偏就在这时,所有人都看见石涧仁居然龙飞凤舞的在宣纸上由左至右写了“我怕太太”四个大字!

    这也太直白了吧?

    把仨姑娘刚才看得多么高雅的气质丢了个一干二净,馆长也一脸纠结:“这,这,话是没错,可也”

    小孩子们轰然大笑。

    石涧仁却不疾不徐的在左下角留款以后解释:“喏,按照现代人阅读习惯,这四个字是我怕太太没错,但你看看我留款的位置,按照古代书法那得是从右往左读,太太怕我,是不是也没错?”

    馆长哈哈笑着拍脑袋:“没错没错”

    石涧仁还教导孩子们:“任何事情要从不同角度看嘛,结论也是完全不同的,好了今天我们讲民国名人胡适,这也是个著名的怕老婆,可怕老婆真不是什么坏事”

    孩子们又哄笑。

    姑娘们嘻嘻哈哈的又悄悄对看,话说这样的男人的确是足够有趣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