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936、尾声来得无声无息
    齐雪娇肯定不会说出什么来,就连最直言不讳的赵倩也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一起离开了,只是上车的时候对石涧仁勉力挤出点笑容,用左手拇指跟食指做了个八字手势在眼睛旁边,有点可爱的好像是做个照相的造型,一道送别的耿海燕挥手看商务车消失了,才疑惑的在自己脸侧这样比划一下:“什么意思?”

    石涧仁摇头:“没什么意思,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卖萌?”

    耿海燕再试试没觉得有多萌。

    接下来石涧仁就把整理好的宣传片光盘发给了胡蓉梅,请她过目评论,如果有必要的话,再请她或者别的平京那边专家过来给电视台员工们上堂课都是可行的。

    洪巧云这段时间几乎没了消息,因为梳理好自己的思路以后,从去年就开始申报的专业系别设立已经批复下来,现在是忙招生和这个开照明设计专业先河的学术影响力工作,据说不光把屡屡出国无望的戴望舒给带上,还约了杜文婷跟自己一起粤东、华东、江州三地跑,因为现在专门负责国内制造业数据库实地考察的杜文婷带领的就是以前小泽生前专门在这三地跑外贸货的团队,各种企业资料虽然都留下了,但团队人员流动非常大,因为原来跟着小泽做外贸山寨货的人基本都搞懂了这条发财之路,只要能凑到点启动资金,都会选择自立门户去做这个门槛很低的外贸货行当,唐建文曾经给石涧仁评价过,如果不是找杜文婷这样一个踏实又有韧劲的女人来带队,任何一个掌握了这么大外贸加工厂家资讯的带队人,很可能经受不住诱惑,带着整个团队变节。

    这真的就像是战争,每一个奋战在制造行业的人都好像分属不同的阵营,是选择踏实细致的改进生产,调整管理,创立自己的品牌,走长远发展之路,还是短平快的粗制滥造生产仿冒货来赚快钱,然后各种不同产品的分类里面又有错综复杂的原材料、辅料、加工、包装等各种环节,并不是谁在纯粹的做假货,更多人是只要能赚钱活下去,什么单都敢接。

    所以杜文婷给石涧仁打电话表达得最多的意思就是:“只有在您这样的高度,指引我们去看待制造业,才能觉得惊心动魄,每天都有新的厂家公司在诞生,每天又有无数的企业在倒闭,我们要做的事情太大了!”

    石涧仁基本是鼓励:“你们负责建立数据库,具体的业务洽谈罗伯特他们去做,挑选评估其中有价值和有远见的企业,如果你们能做初选,罗伯特他们的工作量就小得多,虽然我们现在还没盈利,但每个部分都是重要的!”

    杜文婷就是觉得这个压力有点大:“每天我们都是这么大的差旅费,你说我以前就是个开小内衣店的,后来跟着星澜也只有两三个人,现在四十多个人,我心里每天都在盘算费用,希望能节约点。”

    是啊,如果不是食品公司的两家连锁机构跟装修公司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只出不进的互联网产业简直就是个烧钱的无底洞,而且现在还只是铺路铺市场,远未到花钱买知名度的时候,那时候感觉要用火车皮来拖钞票去烧!

    石涧仁还是稳得住,依旧偏居江州一隅挂职,而傅育林却在暑假这个温泉景区的黄金季节,没什么犹豫的递交了正式的辞职报告,杵着拐杖到唐楼去报到了,而不是像石涧仁给他建议的那样,先去看看,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去了。

    当然,在离开温泉景区之前,傅育林同时也递交了一份厚厚的景区未来十年发展计划,详细规划了他对溶洞景区的分布理解,其中甚至还有把流进区里的这条小河在郊外筑一条堤坝的建议,这样才能有效的提高景区水位,让顺着溶洞景区深处的水面更加宽阔,方便游艇进入,扩大这个水上景区的规模,未来这个应该申请国内一线景区的整个规模应该做到年营业额十亿元级别以上,而温泉城周边这个小镇都应该逐步整体搬迁,把这里彻底变为温泉度假社区,带动度假房地产消费,那样同时也能为区里面带来巨大的营收,房价甚至会超过区里面主要街道住宅的高级度假社区。

    傅育林给石涧仁谈过自己这份发展规划的由来,除了之前一帆风顺的时候有过一些打算,主要还是在跌落谷底的这两年,躲在阴暗的角落仇视着曾洪富等人同时,那善于经商的脑子还是没停歇,可能只有思考这些商业上的运作,才能让他暂时放下仇恨凑合着活下去,所以傅育林从各种信息上综合预测未来最赚钱的还是房地产,所以他到唐楼那边是找的柳清,希望能留在产业园地产投资公司寻觅新的项目,石涧仁却告诉他自己从未打算搞房地产,这年头也没什么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理想主义,傅育林表示自己那就多琢磨下。

    争取早日搞懂石涧仁的思路,在这个团队里面做出贡献。

    所以整个温泉景区的重担陡然一下落到了史维梓的肩膀上,连带也让石涧仁每天过去工作的时间都加长了。

    他还顺便安排电视台拍摄团队开始给温泉景区做整体宣传片,这时候再看已经辞职出去的那四位同事在市面上做的商业广告片,团队成员们明显感觉到就是在重复的吃以前老本,基本还是第一次第二次的宣传片水平,对现在完成了第四次宣传片的新技术新特点已经望尘莫及了。

    好像只要掉进商业市场,每天各种费用都在提醒生存的压力,哪里还有时间像在台里这样旱涝保收的研究新技术?

    留下来的员工都有点庆幸。

    但更庆幸的事情还在后头。

    看似平静无碍的七月刚刚过去一半,胡蓉梅就打电话来了,今年广电总局有一个全国广播电视技术大奖赛,就是针对全国各级电视台站推广业务技能的,其实类似的活动上级每年都在倡导,正如同石涧仁和齐雪娇讨论过的那样,往往到了省一级多半就流于形式,下面很多台站根本接不到类似的信息,知道也无从参与,技术上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而有点技术的省市级高级台站早就全身心进入到商业赚钱中去,就跟那四位创业的前同事一样,睁眼闭眼都是钱,至于说技术,那都是请专业公司来完成技术环节,哪有那闲工夫自己去捣鼓?何况只要培养出来高级技术人才,多半就会跟杨玉国担心的那样,立刻跳出台站去赚大钱了,谁干这种傻事?

    所以胡蓉梅反馈的消息是她已经自作主张的报了名参赛,而且根据她的了解很有可能得奖,让石涧仁安排几个人到平京,短期之内再接受一个专业培训,之后租赁国家电视台里的高级设备,重新按照之前的剧本精心高质量的拍一遍,不但从创意和技巧上有优势,还要让制作也无懈可击,只不过这费用估计就得几十万起步。

    石涧仁没什么犹豫的答应下来,回头跟杨玉国一商量,就挑选杨金瑞和罗明远各带两个人,分为拍摄组和技术设备组过去平京接受培训。

    这下整个区电视台轰动了不说,连市电视台都得知了消息,柳子越很没好气的带着一大群人过来视察参观!

    一见面就抱怨石涧仁怎么手里握着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跟她分享!

    杨玉国这才知道,石涧仁上面真的有人!

    不过这时候,石涧仁的电视台挂职工作却提前走到了尾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