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机战无限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俘虏
    (求票求收藏呀)

    在得到了穆和基拉两人的教导之后,萧然也将只存在于记忆和本能的驾驶技术重新梳理了一遍,一点点的吃透最终真正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后,萧然也兴致勃勃的再次邀请穆来了一场对抗,最后的结果是萧然千辛万苦的仗着强袭高达的性能优势将梅比乌斯零式的四个有线荚舱全部击破,因为机体能源消耗殆尽又一次输掉了对抗。

    一直在旁边观看着两人对战的基拉也终于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老师你操作MS时候发出的操作指令不够准确也不够快,瞄准的过程中反映不够迅速,有效预判还不到百分之十,主动性不够,不提命中率的问题也完全不能发挥出强袭高达的全部性能。”

    萧然轻轻的点着头,微微一笑毫不介意的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工业MS驾驶起来可不像战斗这样那么复杂,我觉得我能将强袭高达操作成这样,也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吧。当然,比起你来,我可是差得还远着呢。”

    “哪里……”基拉听见萧然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我毕竟是调整者,和身为自然人的老师没有什么可以比较的。”

    “说道调整者……”穆也走到了两人身边,相当奇怪的看着萧然问道:“你是怎么操作调整者才能使用的OS的?”

    “嗯?”基拉愣了一下。

    “你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萧然摇了摇头,笑道:“或许是因为我之前说的,天赋异禀吧,呵呵。”

    萧然虽然嘴上说不清楚,但心中已经肯定是D级通用机甲驾驶技术的缘故,才能无视调整者和自然人不同OS的问题,但首先OS必须正常,关键也就在于通用这两个字。

    不过虽然是通用的,但毕竟不是专门为萧然编写的OS,萧然的驾驶经历太短,经验不够,驾驶技术也不够无视一些细微的差别,自然在操作过程之中多会出现一些细小的失误,比如前进的时候多了几米,后退的时候又少了一些。

    这样的话,虽然萧然在宇宙战中可以依靠着宇宙战熟练这个技能弥补一些,但如果遇见精英级别的敌人,那他的缺陷就会无限扩大,随时都会被敌人抓住机会然后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奇怪,真是奇怪。”穆摇晃着脑袋一脸的不解,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之后便放弃了继续想下去的念头,拍了拍萧然的肩膀,对着萧然和基拉二人说道:“好了,我在这里浪费的时间也够多了,还得赶紧去调整梅比乌斯零式的新装备。”

    “嗯。”萧然点点头,在穆离去之后也就和基拉一起离开了格纳库。

    走在回房间的路上,萧然看见了基拉数次欲言又止的表情,也不觉有些奇怪:“基拉你怎么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老师……”基拉抬头看着比他高上一个头的萧然,迟疑着的问道:“老师,你为什么会驾驶MS。”

    “为什么?”萧然眉毛挑了挑,心知是基拉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没理由他萧然会驾驶MS却让一个学生去定在前面,于是便道:“这个问题很奇怪,我本来也以为我没办法驾驶战斗用MS的,虽然我或许有驾驶工业用MS的经验,但你应该明白战斗用和工业用完全是两个概念。”

    基拉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萧然微微抬着头,看似在回忆和述说,但其实确是在思考自己该怎么说:“前几天在格纳库里发现了虚拟训练机勾起了我的兴趣,也想试试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驾驶MS,这几天下来每天我都会在格纳库里进行虚拟对战,或许我是真的有些属于自然人的天分吧,靠着以前驾驶工业用MS的经验很快就上了手。”

    说完这些,萧然偏头看向了身边的基拉:“你觉得我的驾驶技术怎么样?”

    基拉转头看向了萧然,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

    萧然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说吧。”

    “很差。”基拉埋着头声音有些低,实事求是的说道:“老师的驾驶技术如果比起扎夫特的一般绿衣应该相差不大,但比起红衣特别是圣盾,暴风,决斗,迅雷四个高达的机师,还是差了很多,在面对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时候,所能做的也只有自保而已。”

    “看来我还是属于杂兵级的人物,哈哈。”萧然毫不介意的开怀一笑,伸手揉了揉基拉的头发:“你这小子现在可是我的目标啊,等着吧,虽然你是调整者但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说不定哪一天就赶上你了。”

    刚刚说完,大天使号上的广播就响了起来:“请舰桥所有人员,基拉少尉,穆上尉到舰桥集合,重复一遍,请舰桥所有人员,基拉少尉,穆上尉到舰桥集合。”

    萧然和基拉对视一眼,两人便小跑起来,几分钟之后便抵达了舰桥,此时舰桥里除了穆上尉还没到之外,所有舰桥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全部到齐,包括米莉亚利雅这帮学生军,没多久之后穆也匆匆的赶了过来。

    萧然站在舰桥,透过舰桥的里透明的强化玻璃遥遥望向了前方的宇宙之中,在那里长长的一串碎石带似乎在他眼前若影若现,也让萧然的心思不自觉的飘向了远方,直到穆奇怪的拍了拍他,才让他回过了神,而此时除了大天使号的三个最高长官,穆,巴基露露和玛琉还在舰桥之外,其他人不知在何时已经离开。

    “在想什么呢?”穆问道,玛琉和巴基露露也疑惑的看着萧然。

    “碎石带里那二十多万人的冤魂。”萧然轻轻摇头,淡淡的笑了起来:“可悲,仅仅只是一颗核弹,我不知道发射那颗核弹的人现在是什么感觉,二十多万人因他而死。呵,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种想哭感觉。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些真正的军人引以为豪的意志到底是什么,屠杀无辜?呵呵。”

    萧然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了脑袋里轰鸣作响的三人面面相觑,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离开的萧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在舰桥所说的话一半是掩饰自己心中的想法,一半才是有感而发。想到拉克丝和基拉碰面,萧然就觉得非常有意思。可毕竟是身处于这个世界,真正靠近了尤尼乌斯7,靠近了那二十多万死去之人的身躯,萧然也是觉得心有余悸。

    一直在房间里休息的萧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打扰,直到基拉他们第一次从碎石带那些沉没的战舰中补给了物资回来他离开房间,被玛琉叫到了正发生争执的舰桥之中。

    等萧然进去,仅仅只说了一句话便让激动的学生们冷静下来,同意了前往尤尼乌斯7号的碎片上补给最重要的水源和缺乏的物品。

    “那些人毕竟已经死了,可我们还活着,对待死者的确是要保持一定的尊重,但生者呢,就因为这份尊重活活渴死在宇宙么。我不想打扰他们的安息,但为了活下去有些事情必须得做,死亡并不可怕,怕的是无法正视死亡,如果你们不愿意去,那我去便是,我会带着必要的尊重和沉默来完成这次补给。”

    萧然的话让学生军们在没有理由进行反驳,玛琉也没有强迫众人立刻就前往尤尼乌斯7进行补给,一个多小时之后,萧然驾驶着工作船载着手捧满了折纸百合花的米莉亚利雅前往了尤尼乌斯7,并向枉死的冤魂们进行悼念。

    看着脚下的大陆,萧然也只在坚持了一分钟时间就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出现在他眼中的画面要比在动画中看见的可怕的多,虽然谈不是随处可见,但只要留意就能在尤尼乌斯7号上发现各种扭曲到让人觉得恐怖的尸体,甚至还有些连肚子眼睛都爆出来恐怖摸样,像动画里出现的看上去完好的尸体几乎不存在,狰狞的面庞也在向世界诉说着他们的不公。

    沉浸在这种悼念和恐怖的气氛之下,萧然本身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对地球军的极度厌恶,在看动画的时候本来就不喜地球军的种种行为,但远远比不上现在这种强烈的厌恶和愤怒。

    悼念完成之后,萧然便开始了工作,知晓剧情的他也在工作的同时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扫视船上的小型雷达和显示器。但因为此地的干扰太过严重,雷达的作用甚至还比不上工作船的外置监视器。

    几个小时之后,大天使号上缺少的弹药也就差最后一次就补给完毕,而其他的生活物资,特别是水源因为开采困难必须要还要再持续工作四个小时之久才能补给完成,为了不让自己在搬送货物的过程中错过某件事,除了第一次返回大天使号并将米莉亚利雅送回去后,萧然直接将水源开采的工作全部接手,一直呆在尤尼乌斯7上呆了很久。

    当萧然从显示器里看见强袭高达忽然一动,在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边操控着工作船的外置监视器变动角度,一边直接联通了强袭高达的单独通讯:“基拉,想办法捕获它!”

    “老师?捕获?你难道?”基拉的声音传进了萧然的耳朵,只听见基拉的话顿了一下,然后道:“我知道了,我会试着捕获的,不过里面的人怎么办?”

    “到时候我来解决。”萧然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出现在显示屏上的黑色机体,露出了无比兴奋的神色,想也不想的就用着低沉的声音直接说道:“不行就随便找个机会放了就是。”

    “额,这样不太好吧……”基拉本担心着那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侦查型吉恩会发现正在工作的工作船,但因为萧然的缘故反倒变得有些无奈。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萧然的语气之中充满了鼓励,在看见侦查型吉恩一转身就要离开的模样,也是连忙说道:“基拉,它要走了!”

    “我知道了,老师。”基拉无奈的声音传到萧然工作船之中,一瞬间萧然便看见强袭高达快速的冲出了掩体,并且抬起了手中的光束步枪,就在侦查型吉恩发现了热源感应的同时,强袭高达手中的光束步枪射出的三道光束也几乎在同时击中了侦查型吉恩。

    在萧然眼中,强袭高达的行动迅速而又准确,三次攻击就将侦查型吉恩的双臂和头部直接报废,并且快速的冲到了侦查型吉恩的身前,用光束步枪对准了吉恩,另一只手则搭在了侦查型吉恩的身躯上。

    通过没有断开的通讯,萧然也听到了基拉的声音:“投降吧,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你继续反抗没有存活下去的可能,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

    侦查型吉恩的驾驶员一直没有回话,萧然的心也是紧绷起来,说实话他根本不在乎吉恩驾驶员是什么选择,唯一所担心的便是吉恩的驾驶员威武不能屈,抱着要自爆的心思都不愿投降,那萧然自然也会和前面这架MS擦肩而过。

    侦查型吉恩的驾驶员或许还在犹豫,但每过一秒都对萧然来说成为了一种又怕又喜的煎熬,还好这样的煎熬时间并没有过得太长,一分钟之后便有了结果。

    侦查型吉恩的驾驶舱打开,一个绿衣机师也从驾驶室的位置缓缓站了出来并朝着强袭高达的方向举起了双手。萧然看见这一幕,心底瞬间升出了一股让人无法压抑的喜悦和激动,两只眼睛更死死的盯着那部已经受损的机体,露出了无比满足的神色。

    正当萧然幻想着自己驾驶着吉恩大战四方飘飘若然的时候,基拉惊愕的声音顿时打断了萧然的联想:“是个女孩?”

    萧然看向了从吉恩驾驶舱飞出的人影,心情愉悦之下,看着那被宇宙服紧绷得凹凸有致的完美身形也是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