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帝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七章 生死轮转!
    “不可能,真龙碑肯定出错了,他们的战斗,怎么可能冲到战榜的十一名”

    金色天碑耸入苍穹之上,上面摹刻了不下于百万个名字,名次无时无刻都在刷新,凡是有撼动前一万名的排名,都会引起很大的关注。

    可是这个排名,在短暂的一天内,从末端以恐怖的速度,竟然暴涨到十一名了

    “应该不会出错,真龙碑可是天地至宝,负责检测神界修士的潜能,特别是脱胎境的战榜,专门有擂台进行公平一战,真龙碑会估测出战斗的潜力,来进行排名”

    这是强者在开口,感觉真龙碑是绝不会出现错误的,但是这名次也太可怕了,两人无名之辈竟然冲入了十一名。

    他们都匪夷所思,别小看冲向第十一名了,脱胎境这个关卡太重要了,能杀入一万名,已经了不得了。

    一千名以内的人,都有非常恐怖的潜能,日后可以证道强者,都是各大教的重点培养对象。

    而能杀入前三十的,无疑不是少年至尊,日后可以问鼎巅峰强者的横列。

    这些人动辄都是各大教培养出的最出色的弟子,可是这两个人的对决,竟然杀入了第十一名,让他匪夷所思,这是何等的大战

    “应该是挪动了七十二大神通,或者是某种禁忌秘术,很可能不是一门,血拼的应该极其惨烈,要不然不会冲向第十一名啊”

    “不错,战斗已经持续一日了,这么猛烈的血战,估计到了极限。”

    “就算不是,冲入前十也是不可能的,战榜天难了,一旦杀入前十,基本上都是血染长空,战斗惨烈无比啊。”

    这里的强者都在开口,他们亲眼目睹过惨烈的血战,少年人杰血战,拼个你死我活,基本上都是两败俱伤。

    玄域的这场血战,的确惨烈无比

    武帝虽然发动出一门恐怖的禁忌秘术,但是他也快战死,浑身血肉模糊,被道陵不知道轰击了多少下,他趴在地上很久,才艰难的爬起来。

    “结束了”他的眼眸看了一眼开始四裂的少年,就闭上了眸子,开始恢复体内的消耗。

    道陵的情况非常不好,伤势太惨重了,他感觉到了死亡在对他招手,这是一种死气笼罩了他,即将夺走他的生命。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什么秘术难道道的传奇,就这样终结了”

    “这也太意外了,武帝施展的秘术太诡异了,道都防不住,即将被炼死”

    下面不知道多少目光在紧张的关注道的情况,他们都感觉已经完了,道陵的快要破碎,估计再有一会,就彻底损落

    “哥哥..”黎小萱的小手颤了颤,大眼朦胧了一层雾气,情绪失控。

    “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大劫,我相信他能挺过来”乾瑶的玉手紧握,喃喃自己,自己安慰自己。

    “不到那一刻,我不会相信的。”叶韵对道陵有一种很强烈的自信,她见到太多少年即将损落的场面,但依旧他依旧顽强的挺过来了。

    “什么是血界空间”小胖子满头的冷汗,他在推演,发狂的推演,发生是一条死路,毫无生机可言

    大黑的脸色也非常难看,情绪失落,沉声道:“血界空间自成一界,可以称之为禁忌秘术,乃是一个狠人开创的,需要海量的精血,催动此术,一般情况下,催动完这一招,人基本上都会损落”

    这门秘术太恐怖了,需要以命抵命,流的精血越多,秘术就越强

    刚才道陵以斗转星移,演化出无上攻杀大术,基本上都可以毙掉武帝。

    可是大黑想不到武帝竟然会得到血界空间这种逆天的传承,也就是说,道陵间接的帮助武帝,施展了这门杀生大术

    “难道此法就没有破解的招数嘛”古泰的脸色非常难看,持续下去的话,道陵会损落的

    “哼,就像是玄域,你要是有能力把玄域毁掉,那么这招就破了”大黑冷哼道:“要不然,就会被炼死”

    “这可是牵扯到空间的禁忌,武帝能掌握这门秘术,真是超出我的预料,不知道他得到了谁的传承”大黑低沉的吼了起来。

    “要是道陵全盛状态或许有可能,可是现在麻烦了”他们的脸色都沉了下来,刚才催动斗转星移道陵差点耗尽,而现在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进入一个死地中。

    在全场的目光下,道陵清秀的面孔上逐渐浮出淡淡的黑气,这是死亡的征兆

    这个空间太诡异了,无形无色,似乎是一个**的空间,在衍生一种诡异的能力,逐渐的炼化他体内的精血,把他耗死

    “哈哈,这个小畜生终于完了,马上就是他坐化的一日,道的传奇今日可以结束了”武王洞大笑,感觉胜券在握。

    “不错,道的传奇将会在武帝手里结束”

    武殿的人都在冷笑,鹏族和拓跋家以及大衍圣地非常的高兴,这一次他们可是给了武帝一大助力,他日武帝就算崛起,也不会拿他们的传承怎么样。

    “唉”有些大势力的脸色不好看,他们感觉站错队了,应该早点帮助武帝,刚才的大战他们都看清楚了,以武帝的潜能,问鼎玄域的至强者只是时间的问题。

    道一旦损落,无人可以抗衡武帝的威势,到时候就是他君临天下之日

    很快,道陵通体乌黑,死气遍及全身,这一刻他真的感觉到死亡来了,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死了吗我死了,或许已经死了”

    他喃喃自语,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了,浑浑噩噩的,成了孤魂野鬼。

    他的意识朦胧,感觉自己死了,战死在上古战神宫,在他的心死亡的一刹间,内心出现很多画面。

    未曾蒙面的娘亲,下落不明的瘸子,失踪的凌燕,那对双胞胎姐妹,他们隐隐在对道陵招手,呼唤他站起来,他们还在等着少年。

    路很艰难,很坎坷,也很遥远

    这条路,血战滔天,但是有人在迷蒙的道路,点燃一盏盏灯,在指引他,还有人在等着他。

    他想起了很多人,逐渐想起了很多人,记忆似乎恢复了。

    想起了道鸿安,为了为道族留下火种血战武王,想起了道族很多模糊的面孔。

    他想起了沉眠的极道钟,要为老主人讨个说法,想起了密室中被挖走本源的一幕幕。

    他想起了孔雀

    他的心有些刺痛,呢喃着:“她还等着我,我不能死”

    “武殿还欠我一个公道,我怎么能死”

    道陵的双眸燃烧了一种战火,一种恐怖的战火,欲要点燃这个世界

    他的眸子越来越亮,无形中一个枷锁开启了,他喃喃自语“就这个时候了,生死的轮回”

    “生死的轮转,这就是阴阳生死图嘛”

    道陵悟出一个可怕关卡,刚才他自封灵智,参悟这一式,他感觉要悟出来,必须要在生死在走一遭。

    而这个时候再好不过了,一个他渴望击败的生死大敌,就站在他面前,他怎么能倒下

    绝不能倒下

    死也不能倒下

    所以,道陵要从死路上活过来,要再续大战

    死亡的一瞬间他成功了,源自于内心的召唤唤醒了他,解开了自封的灵智,看到了生死的一瞬间。

    “道,你的路,结束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武帝恢复很多,他走了过来,黑发披肩,带着一种很可怕的杀意,欲要斩掉道,成为玄域的第一人

    “道难道要完了”

    不知道多少人情绪失落,看到了武帝横冲进去,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手掌,轰向他的头颅

    “结束的是你”

    道陵的双眸睁开,脸上带着死气,对他说道。

    “哈哈哈,好一个道,到了现在还没死,看来我要把你粉碎了,你才会上路”

    武帝哈哈大笑,但是手上的动作丝毫都不慢,掌心爆发恐怖的惊雷音,紫色雷电狂涌,往道陵的头颅,压盖而下

    豁然间,道陵的双掌猛地划动虚空,玄之又玄的波动爆发了,一道阴阳图悬在高空上。

    这尊图录刚诞生,就引起大道共振,万道齐鸣

    “阴阳生死图”

    道陵的发光,血液中残余的金色血液化开,爆发恐怖的精血,体内干枯的血气开始翻涌,沸腾

    同时他的双眸悬出两枚符文,一阴一阳,代表生死的奥义,打入阴阳生死图内部。

    恐怖的一幕爆发了,这个阴阳图化成一个阴阳鱼,横空轮转起来,宛若一个阴阳磨盘,爆发出令人发毛的波动。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鬼东西”武帝的神色惊变,感觉到死亡的危机,这让他发毛,感觉这个阴阳神盘有些可怕,一旦被击中绝对会遭遇很大的变故。

    “送你上路”

    道陵仰天大吼,通体杀气冲云霄。

    阴阳轮盘一刹间出击,是被他的手掌托着的,轰然间破开他浑身的雷电,打入他的胸膛上,这个阴阳轮盘也一刹间把他笼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