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帝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九章 神魔三叩首!
    整个上古战神宫中,都朦胧着一种威严气息,高不可攀,宛若一尊天神在显化人世间,驾临在这里。

    武帝的影子在虚空中若隐若现,他的双眸冷漠,唯我独尊,矗立在天穹上,俯览山河大地

    不知道多少人在发抖,强者都不例外,他们都感觉到一代至尊问世,这种高不可攀的威压气息如帝王问世,压的他们都抬不起头。

    这是一种源自于血脉深处的颤栗,似乎他们的祖先曾经被这种圣威折服,让在场的修士都有一种跪地膜拜的冲动。

    “这怎么可能”鹏族的强者匪夷所思,这是什么样的气息武帝怎么会有这种气息他到底做了什么

    鹏族的血脉非同小可,可是它的血在颤栗,似乎在膜拜

    神体都在发抖,源自于血脉中的敬意在散发,川霸差点跪下来顶礼膜拜。

    “怎么会这样武帝怎么会这么强他到底做了什么”

    叶韵的眉心上,闪烁天蓝色的印记,她未曾被这种气息影响,她的双眸看着高空不可一世的影子,她感觉这一战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道陵根本没有胜利的希望

    大黑的情绪失控,非常的不好,小胖子在追问,大黑不愿意多说,悲呼不断。

    只有武殿才是知情者,武王洞低沉道:“还是用了圣体本源,千万不要被外人看出来,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应该不会,圣体的事情基本上无人知晓了,如果各族追问起来,到时候就对外说,这是禁忌秘术,来自于我武殿的祖地,我相信其他势力的人也不敢多问。”武王沉声道。

    这是一种滔天大变,武帝矗立在天地间,黑发披肩,脸上有着怪异的笑容,双眸俯视着道陵,问道:“你看如何不过我感觉用你的本源杀了你,对你真是太残忍了”

    武帝在轻笑,特别是最后一句话,很随意的说着,奚落道陵,因为这是他的本源

    道陵站在擂台上,双眸盯着他,没有什么惧色,眼中的低落也散去,他问道:“看来你已经胜券在握了,临死之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武帝的眸子微微一眯,少年的回答让他意外,他沉凝一会便是问道:“问吧,我可以满足你这个条件。”

    “神帝的后人,是怎么回事”道陵问出内心最大的疑问,他感觉武帝或多或少应该经历过,应该可以从他口中得知答案。

    武帝的脸色有些阴沉,很快他答道:“看来你也经历了,这和上古时代有关。”

    “看来你是不愿意多说,害怕我这个死人泄露秘密嘛”道陵在讥笑,看起来很轻松,没有失败者的觉悟。

    “哼,你一个死人,的确没资格知道,也没资格讲条件”武帝冷漠开口。

    “我再问第二个问题,那两个女孩在哪里”道陵沉着脸说道,双胞胎姐妹的事情他暗查过,可惜什么都得不到,她们好像凭空蒸发了。

    “倒是个多情的人”武帝冷笑,也没有隐瞒,就开口了:“看在你的本源份上,我可以告诉你,她们不在玄域,在圣域”

    “圣域...”道陵喃喃自语,发现自己真和这个圣域有缘,早晚都要去一趟。

    “最后一个问题,通灵塔第九层的传承殿,是你开启的吧”道陵看着他,沉声问道。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被我拿走了。”武帝淡漠道:“这本是你的,我要好好谢谢你。”

    “那么,琉璃丹焰,是圣体的丹焰”道陵的拳头紧握,武帝很可能偷取了圣体的传承,很可能是上一代圣体

    而他,只是得到了一团丹焰,他结合金蛟族地,道陵曾经和大黑偷偷潜入的圣体行宫中,可以推算出,上一代圣体,很可能在玄域诞生。

    “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在通灵塔的十层,究竟得到了什么”武帝看着他问道,带着一种可怕的威严,似乎在询问他的下人。

    “这个你就没资格知道了,出手吧,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招数”

    道陵斜睨着他,冷笑道,他隐隐有一种预感,那尊塔的来头,绝对惊天动地

    武帝脸色阴沉下来,他通体金辉爆发了,淹没了天穹

    山崩海啸的场面,诸天大道都在颤栗,随着他发怒而发怒

    场面莫逆,一切物质在他面前都显得极其的渺小,武帝威严的声音也炸响:“一招断送你”

    “拭目以待”道陵看着高空的景象,喃喃自语:“他到底得到的是什么样的本源神通”

    “本王也要辨一辨真假”大黑昂着大脑袋瓜子,带上伤感看着九重天上无穷无尽的威严气息,喃喃自语:“他既然能得到古天庭的秘术,应该可以觉醒圣体的本源神通”

    不过结果出乎道陵和大黑的预料,苍穹上垂落的金色光幕中,轰然间爆发了漆黑如墨的光泽

    黑的有些吓人,似乎苍穹在滴出黑血,森冷的令人发休

    九重天上,下起了漂泊大雨,这是黑色的雨水,太怖人了,似乎是世界毁灭的征兆。

    遮天辟日的黑云中,有神魔乱舞的场面诞生了,可怖的影子在云层中若隐若现,伸出了狰狞的手掌,要打开这个世界。

    这像是神魔要出世,太恐怖了,每一丝气机都压的人发抖,令大道都在颤栗。

    “为什么我会感觉到恐惧...”贾博钧的瞳孔放大,感觉到一种恐惧,源自内心的震撼。

    “这是群魔乱舞嘛禁忌秘法”

    一个灰衣少年站了出来,抬首盯着漆黑如墨,神魔虚影重重的画面,喃喃自语:“可是这种秘术,为何会被武帝得到”

    鬼哭神嚎的场面,这个世界都要崩开,星辰擂台都在摇震,有一块块大山被刮飞了,这是天风在舞动

    在大黑匪夷所思的目光下,群魔在喋血,他们豁然间开始膜拜,在对武帝叩首

    场面怖人,神魔嘶吼,画面太震撼了,似乎触及到天的尽头,一尊尊恐怖滔天的神魔跪地叩首,他们似乎被封在一个牢狱中

    画面非常的震撼,令人都颤栗。

    “这是神魔三叩首”大黑发休,浑身汗毛炸立,眼中存在着一丝恐惧之色:“怎么可能,圣体怎么会掌握神魔三叩首,这到底是怎么还是”

    武帝,现在就是一尊神王,统御神魔,俯览山河大地

    他太可怕了,看着道陵在说道:“让你见识一下,以圣体本源催动的秘法,看看第一叩首之后,这颗星辰还在不在你还能不能剩下一根骨头”

    “哈哈哈”道陵突然放声大笑,笑的是那么豪放,眼睛斜睨着武帝是那么的可悲。

    “你笑什么”武帝皱眉,就这样问道

    威严的声音展现了,天帝似乎在发怒,让神魔都在发抖,竟然一个个跪地自裁,似乎在谢罪

    “你根本没得到圣体的传承神通”道陵看着他在冷笑:“你们武殿处心积虑要制造王体和神体,看来还是失败了,最有价值的还是得不到”

    武帝的脸色阴沉,他说道:“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我实在是搞不懂,你现在还有心情关心这事情”

    “我现在越发的肯定,你们武殿的阴谋是不可能成功的,你虽然能掌握本源,但是本源根本你不认可你们”道陵沉声喝道。

    “这还需要认可吗能掌握的力量,都是我的,你现在去死吧”

    武帝沉着脸喝道,天穹上无边无际的神魔,豁然间调转身子,对道陵开始膜拜

    轰隆隆

    这是天崩地陷的场面,神魔叩首,凡人如何承受

    这是恐怖绝伦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压来,扫榻了真空,让这颗星辰擂台都在发颤,而且出现了粗大的裂纹

    只是刚开始叩首,就差点压爆这颗星辰,那么道陵呢

    答案和武帝想象的不一样。

    一股威恐怖滔天的气息一刹间也觉醒了,宛若一尊沉睡的巨龙在昂扬起伏,这是一种神圣而又威严的气息,压满这颗星辰擂台

    他扶摇而上,通体金辉四射,如一尊神王杀入上界,与之对持

    “道陵”叶韵的玉手紧紧攥着,匪夷所思,这种气息太可怕了,而且她的眉心在和武帝共鸣的印记,瞬间转向了道陵

    “不可能,他娘的两尊圣体这怎么可能”大黑咆哮,发出低沉的吼声:“难道道陵的本源也是不真实的,道陵的本源,太弱了

    没错,道陵的本源比不上武帝的一半,这让大黑神经错乱,这是怎么回事圣体为何会出现两尊

    “呵呵,你这是在给我送本源,有了你这些本源,我还能继续完善圣体”武帝的眼眸火热下来,冷淡道。

    “你确信你能杀了我”道陵通体气息翻涌而上,令虚空都在颤栗,他气势滔天,神勇无匹,身姿伟岸,开声大喝:“你能嘛”

    “为何不能你的本源太弱了,三叩首足以镇压你”武帝在大笑。

    “我看也不用三叩首了,一切都结束了”道陵摇了摇头。

    “哈哈,好大的口”

    武帝不屑的大笑,不过这话未曾说完,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僵固住了。

    道陵在捏拳印,他在出拳,这一拳很慢,但是异象滔天

    万道齐鸣,乾坤颠倒,日沉月毁,气势伟岸

    这一拳刚打出去的时候,诸天星斗沉坠,日月轮转,在围绕着道陵,转动起来。

    他勇不可挡,推动日月星辰而行

    太可怕了,这一拳波及了整个星辰,大道都凝固了,岁月在僵固,时空都被封住了,叩首的神魔都在僵硬。

    “拳名,锁天”

    道陵大吼,这一拳,力压诸天十地,锁乾坤,压日月,封天绝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