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帝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七章 圣兵对决!
    “妈的,他竟然带来了圣兵”大黑的脸都绿了,一尊圣兵爆发,恐怕道陵的断剑根本无法防御,估计会被杀掉。

    这是最坏的结果,没想到就这样发生了,叶韵的脸色冰寒,嘴唇在微微发抖。

    “快走,不要在这里”大黑嘶吼一声:“这一战我们无法插手,圣兵之下我了都是劫灰,快走”

    道鸿安的脸色非常难看,厉声道:“武王你也是个人物,竟然打出圣兵”

    武王顾不得什么颜面了,他感觉在不打出圣兵,恐怕会遭遇重创,也恐怖真的会死

    道族的人根本就想不到,武王这种人物和一个少年交手,还没有败掉就挪动了圣兵。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道现在在他们的内心中,就像是一个不死的禁忌。

    道陵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躯体都要裂开,刚才虽然只是余波扫中了他,可是那种伤害太恐怖了,他根本无法抵挡。

    “你们快走,我有办法应对”他抽出了断剑,站在大地上,对道鸿安他们说道。

    “哈哈,现在想走都晚了,你们道族的人都在这里,都跟着偿命吧”武王哈哈的狂笑不止,同时悬在他头顶上的金色大殿一刹间恐怖起来。

    这像是一颗太古大星爆发了,金色大殿镇压了天地,恐怖气息冲向了天穹。

    异象滔天,金色闪电横劈,日沉月毁,似乎要把这个世界毁灭掉,这天也彻底阴暗下来,只有一尊金色大殿悬在这里,威严滔天。

    “快走”

    无穷压力下,道陵仰天嘶吼,断剑也彻底爆发了,内蕴的金色剑气在觉醒,如一条条星河在起伏。

    轰的一声,道陵的脑海悬着一尊巨大的洞天,这洞天太宏大了,内部造化气息翻涌,神霞千道,大道伦音彻响。

    这里面似乎真的是一个小世界,灵山大岳看起来都是真实的,一尊雪白的小兽立在一座大山上,口吐精气灌入断剑内。

    以道陵一个人催动断剑很难,他借助了洞天内的无量精气,加上灵貂的精气,一霎间把这种断剑复苏了

    轰隆隆

    这里似乎发生了大地震,一挂挂剑河喷吐出去,照亮了天地,疯狂的在往高空喷射。

    “残缺圣兵”道鸿安的大手紧握,很快就有了决定,袖袍一展,带着道族的人往后撤退。

    “三爷爷,他能活着吗”道族一些年轻人都颤声问道,这是一尊残缺圣兵在爆发,可是能对的上真正的圣兵吗

    “我不知道。”道鸿安摇了摇头,沉声道:“这一战我们都无法插手,两尊圣兵一旦打在一起,王者都会血染长空”

    在玄域的历史上,圣兵交战太恐怖了,除了掌握圣兵的主人,其他人基本上都会震死。

    “不过,我们道族最杰出的后代,不会轻易死去的”道鸿安对道陵有很大的信,他不会轻易死去的。

    轰隆隆

    天象逆转,日月无光,山岭都塌裂了,这大战还未曾开始,就已经开始沸腾了。

    这是一种可怕的天象,波及了不知道多少里路,极远处历练的人都看清楚了,一个个神色大变,他们不知道是谁在交战。

    断剑彻底爆发了,内蕴的无穷剑芒撕开了虚空,以恐怖的速度打向金色大殿。

    同时道陵把灵貂捞了出来,一把扔了出去。

    “呜呜”灵貂尖叫起来,红宝石的大眼睛都在颤动,不想在这时候和少年分开。

    道陵知道,这一次恐怕真的要分出生死了,如果断剑扛不住,洞天一定会崩开,灵貂也会被震死。

    方圆百里地都发出沉重的巨响,天穹都扭动起来,一尊金色大殿悬在这里,也彻底爆发了。

    这是一种可怕的对轰,剑芒和金色大殿轰击在一起,一时间天崩地裂,鬼哭神嚎,群山崩塌。

    震耳欲聋的巨响传遍天生地下,细看看这里的花草树木,灵山大岳,以诡异的速度消失,全部都消失了。

    这像是无穷的气浪,呈方圆往四周疯狂扩散,幸好这里是一个死地,要不然不知道会损落多少修士。

    “哼,你个残缺的圣兵还想与我的圣兵对抗”

    武王发出不屑的冷笑,他恢复了从容淡定,这金色大殿也跟着压落下来,金色大殿越来越大,最后竟然遮掩了十几里,好像是一颗星辰落了下来。

    一切都被压住了,大地一下子凹陷下去,这里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峡谷

    场面恐怖的吓人,只有一个地方完好无损,一尊断剑悬在这里,喷吐粗大剑芒,抵住了无穷无尽的压力。

    但是道陵的在摇动,他体内的能量都快耗尽,感觉快坚持不住了

    “这一次的收获真大”

    武王发出冷漠的声音,目光盯着这口断剑,他知道以道陵体内的能量,长时间催动一口圣兵战斗那是在痴人说梦。

    武王的脸色也苍白,这尊圣兵他也只能催动二三下而已,不过这足够把道陵压成劫灰了

    “送你上路”

    武王发出冰冷的低吼声,他不敢窥视道陵的本源了,彻底怕了,他根本就不敢和道陵靠的太近

    金色大殿缓缓的压了下来,断剑爆发的剑气还是被压制住了,而且这种金色大殿越发的强势,隐隐要把这口断剑封印

    道陵的躯体发抖,这是可怕的压力开始透了下来,让他的脊椎骨都有些弯曲,他感觉到一种无力,如果刚才没有断剑,恐怕早就死了。

    “难道要挪动圣体本源了”

    道陵在苦笑,他的本源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在挪动的话恐怕会遭遇无法想象的重创。

    因为他的本源是残缺的,和完整不一样,一旦消耗,会伤到根基的

    圣兵太强了,锁天根本封不住,要是以本源发动断剑对轰,他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还能不能活着

    很快,道陵就有了决定,他的双眸爆发疯狂的杀意,死也要把武王弄死

    在道陵的心中,生与死的决定也只是一霎间,他似乎早就习惯了。

    轰的一声巨响,金色大殿最终还是把断剑压住了,恐怖的气息一刹间透下,道陵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体魄千疮百孔了。

    就在他激活本源的一瞬间,道陵的眸子微缩。

    咚

    沉重如雷的钟声爆发了,极道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霎间轰开了虚空袋

    钟声太恐怖了,竟然抵住了圣兵的压力,它悬在道陵的头顶上,就察觉到了杀害老主人敌手,就开始发狂了。

    咚咚咚

    极道自主摇动起来,钟体一下子增大了,在喷吐一种恐怖的波动,特别是钟体上有一个模糊的纹理要爆发出来,透出的少许气息,令天地都在发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