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帝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九章 道陵累了
    “武王”

    无数人喧哗,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珠子,那种复杂的情绪无法想象,一尊大成王竟然被道陵毙掉了

    而且武王还贵为玄域年轻一代最强的王者,就这样死在一个少年的手中,让他们匪夷所思

    他们惊骇无比,都感觉不可思议,这还是玄域嘛竟然能走出如此惊才艳艳的人杰。

    “好好”道鸿安激动无比,大手握着都在发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道族上下激动无比,十几年前的事情是他们内心的一根刺,道族因为道陵的本源被挖走而发狂,一个个都杀入武殿,但那里是一条不归路,大多数都死在了那里,却没有讨回一个说法。

    后来道族又被天演宗偷袭,这一切都是武王在幕后主导,他们对这些人恨到极致,他们第一个想杀掉的是武王而不是莫泰和和武王洞

    因为道族即将封山的时候,是武王在幕后主导的,道族的人战死也就战死了,可是道族内的老弱妇孺,一些幼儿都惨死,这是他们内心最大的一根刺。

    武殿想要借助天演宗的手斩草除根,可是没想到十几年后,竟然是这个画面,昔日的可怜孩子竟然站起来了,击毙了武王

    武殿的人都吓傻了,三尊王道强者杀来,武王被毙掉,一尊被大黑他们震的半残,另外一个也伤的不轻。

    他们都在疯狂的逃,叶韵的眸子微缩,冷喝道:“走,杀掉一个”

    “快,把那个半残的王者屠掉”大黑最为热切,非常胆大的要杀掉一尊王者。

    古泰他们都非常清楚,这事情恐怕才刚开始,趁现在除掉一尊大敌,未来的日子也好过一点

    王者在玄域本就不多,就算武殿在可怕,王道强者剩下的也不多了,被道陵斩掉了三个,在加上这两个,他们一族最多不可能超过九尊王者

    大黑他们狂追上去了,道族的人疯狂的往交战的方位爆冲。

    道陵的伤非常重,浑身都是血,刚才险些被大道圣兵震死,不过这些还好,道陵还能应付。

    “咚咚”

    极道钟震动起来,它似乎在欢呼雀跃,感觉为老主人报了大仇,它非常的激动。

    而且作为一尊器物,它把一尊圣兵干倒了,极道自己极其的激动,悬在道陵头顶上震动起来。

    “你这家伙。”道陵咧嘴,摸了摸极道的钟壁,他咂舌道,回想起了阴阳洞里面遭遇的极道帝兵

    极道大帝的至宝太恐怖了,让他匪夷所思,那种器物当真不是人可以炼制出来的,只有大帝才有这般无上手段

    随即,道陵的眸子盯着被极道压下去的金色大殿,这尊大殿已经被极道压的缩小成五寸高了。

    这让道陵非常奇怪,极道明明是刚晋升为何他能压制住武殿圣兵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他也想不通为何,内心则是无比的雀跃,说道:“极道,把这尊圣兵封住”

    这可是一尊圣兵,道陵不敢去拿起来,只有极道才能把他封住,到时候在把他炼化,就得到一口圣兵了

    极道直接就把这个金色小殿收到钟体内,而这时候道族的人都跑了过来,一群人都用激动的目光看着道陵,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不是陌生,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达内心激动的情绪。

    极道倒是咚咚的敲动起来,它竟然看到了本应该死去的老主人,它发狂的敲动,在道鸿安周身转悠,有一种很大的情绪。

    万物有灵,万物也有情

    “好,极道,好”道鸿安差点老泪纵横,极道虽然是上古时代的器物,但是跟随他快二千年了,感情太深厚了,是他的老兄弟。

    而且极道早就生出了灵智,这就像是他的孩子,当年不忍心它裂开,就把他送出去了。

    道鸿安太激动了,不仅看到了道陵,也看到了极道。

    道陵捎了捎头,看着四周人的面孔,这些面孔虽然陌生,但是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气息,他非常的激动。

    可是没等他没高兴一会的时候,他的躯体微微发颤,感觉瞬间脱虚了。

    八门遁甲的状态逐渐消散之后,道陵感觉到一阵眩晕,脱力,双腿胆颤,他一下子瘫痪在地上,感觉整个人都要死掉。

    八门遁甲是非常强,但是这是借助了天地之力,获得重重能力,对的伤害非常大,

    “这一次要不是准圣真血,我恐怕就完了。”道陵的眼睛忽明忽暗,一连串的大战心力耗尽,他感觉到一种疲惫。

    道陵有些累了,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真的感觉到疲惫。

    从星辰学院走出来,一路经历风风雨雨,他没有休息过,只知道没日没夜修炼,寻找修炼资源,寻找神通,从不敢用真身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像是带着一个摘不掉的面具。

    一直以来他在为一个目标奋斗,几个月前他做到了,但是道陵还没有松懈,他知道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人等着他。

    今日他斩掉了武王,也差点拼命,他第一次感觉有些疲惫,或许经历的生死一瞬间的事情太多了,很多赌注都是用性命赢来的。

    “孩子,累了就睡一觉吧”道鸿安走了过来,眼睛泛红,他在少年清秀的面孔上看到了疲倦。

    他的拳头紧握,能想象到这些年他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杀出一条血路,走到了这一步。

    武殿的来头道鸿安非常清楚,武帝得到了圣体本源他也了解有多么可怕,道陵就算一个孤家寡人,瘸子也不知道去了那里,独自一人奋斗。

    因为他是道族唯一在外界的一个人,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去做,去拼。

    短暂的几年,惊心动魄,血雨相伴,一条可怕的路,道陵十五岁去经历这些,道族都无法想象他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这条路太难了,和一个庞然大物作对,叫板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当初道陵的做法让玄域的人感觉到可笑,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种天真,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是少年闯下了一个有一个奇迹,他坚持住了,走了上去,完成了第一个目标,让玄域的人震惊,让曾经都看不起他,欺压他的人都悔恨。

    这种勇气和大毅力让他们都震惊,道陵感觉只有去拼,总能找到一条路,活着总要去做点什么,这样才有意义。

    紫白秋走也过来,少年疲惫的样子,让她有些震惊,她从来没在道陵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以往都是斗志昂扬,不怕死的往前冲。

    “道陵你还好吧”紫白秋有些莫名的心疼,呢喃着。

    道族的人都感觉少年经历了很多生生死死,这种经历会让人麻木的,有时候真的会感觉到疲倦,太多的人会因此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道陵疲倦的眼睛看着道鸿安苍老的样子,看着他的惨臂,看着四周道族的眼神。

    “回家了,我就感觉到累了嘛”道陵深吸口气,他找到了家的感觉,这些人虽然道陵都不熟悉,但是能感觉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怀,没有外界的勾心斗角。

    “不,这个家还不完整”

    道陵握着拳头,瘸子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他找凌燕也没找到,还有娘也不知道在哪里。

    “我的路还没走完”

    “我不能休息”

    道陵面孔上的疲倦消失了,又看到了一个个目标,这些都是他勇往直前的动力,他知道自己还不能休息,这条路要一直走下去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