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世间难买后悔药
    (双榜被爆,不得不战!还有两更,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求一切支持!我要反爆!)

    -

    虽然已夜色深沉,林家大院仍灯火通明。

    仅剩的几名老长工,正在忙着打包装车,虽然家道中落了,但真要举家搬迁时,箱笼包袱还是不少。

    屋里,林家姑娘正趴在林家老太太怀里哭泣,林老太太轻抚着女儿的青丝,也是泪水连连道:“清儿,后悔还来得及,他们家是对咱们家有恩,咱们可以用别的方法报恩么,犯不着,犯不着啊……”

    “娘……”林清儿眼泪滚滚,呜咽道:“别说了,我怕我会后悔……”

    “可怜的儿啊,”林老太太长吁短叹道:“早知今日,我打死也不会同意,跟姓赵的结亲。造孽,造孽啊!”

    “娘……”这话让刚进来的林荣兴听见,神色黯然下来道:“王贤来了……”

    “哼,我不要见他!”林老太太怒道:“这个害我女儿一辈子的无赖!”

    “娘,怎么说他也是……”林荣兴为难道:“咱们装也得装出个样子来。”

    “我不装,要装你去装吧,我们娘俩今晚不想见他!”林老太太一提起‘王贤’两个字,就恨得牙根痒痒。

    “娘,我还是去吧。”林清儿擦擦泪,坐起身道。

    “唉,可怜的孩子……”林老太太唯剩叹气。

    ~~~~~~~~~~~~~~~~~~~~

    王贤呆坐在林家客厅里。

    冲出家门的一刻,他根本没有细想,跑在无人的长街,也没有功夫细想,整个人只有一个心思,就是赶紧见到林清儿。

    直到此刻,他才开始梳理自己的心情。原来,在要失去一个愿意嫁给你的好女孩面前,那些所谓的男人尊严、物质基础、心理准备,全都是那样的轻如鸿毛。

    可笑自己,非得错过、失去,感受到那份不可承受之重后,才能掂量出孰轻孰重……

    难道自己本质上和那刁小姐一样,都是个矫情的贱人?

    “唉,贱人就是矫情……”王贤无奈的搓着脸道。

    “你说谁呢?”一声冷哼,刚出现在帷帘后的,那一抹白色的倩影,愤怒的转身欲走。

    “我说我自己。”王贤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两步跃了过去,一把抓住林清儿纤细的手腕道:“你别走!”

    “放手!”林清儿使劲甩也甩不开:“你再不放我喊人了!”

    “你听我说两句话,就两句。”王贤却不撒开,沉声道:“第一句是,你知道我脑子被打坏过,所以记性不好,后来终于想起来了,原来你答应要嫁给我……”

    “……”林清儿抽不动手,只好任他攥着,却仍背对着他,冷冷道:“可惜我也说过,过时不候。”

    “你没尽到提醒义务……”王贤小声道。

    林姑娘闻言倏地转身,怒目而视:“无赖!”

    “这回是我求你,留下嫁给我,好么?”王贤望着她哭红的眼睛,低声下气道。

    “呵呵……”林清儿竟然笑了:“我已经定亲了,我家明天就去苏州,再也不回来了。”

    王贤声音发颤道:“能不走么……”

    看到他这样子,林清儿却笑得愈发灿烂了:“你以为是小孩过家家啊,我家已经收了人家的文定,退婚是要吃官司的。”

    “……”王贤听到了心碎的声音,渐渐松开了手。

    看他这样子,林清儿也住了口,脸上笑容敛住。

    两人沉默半晌,王贤垂首低声道:“我只是想,等自己稍稍配的上你,再向你求婚的……”说着深深看一眼这白雏菊般的女孩,便转身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林清儿几次欲言又止,不由也叹了口气。

    “是不是有点过了……”林荣兴出现在妹妹身边。

    “都是婆婆教我的……”林清儿轻咬下唇道,说着扬起尖尖的下巴,娇哼道:“再说他害得我死去活来,可不能便宜了他!”

    “唉,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林荣兴摇摇头,他恢复了生员的身份,似乎整个人也恢复了生机,“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

    “哥……”林清儿娇嗔道:“你打一辈子光棍好了!”

    “只要娘能答应……”林荣兴苦笑道:“唉,你要去哪?”

    “我出去看看,他跟丢了魂儿似的,别有什么三长两短……”

    “还说要教训他呢。”林荣兴拉住她道:“放心,男人不像女人,被甩了要死要活,男人顶多大醉一场……”

    ~~~~~~~~~~~~~~~~~~~

    林荣兴没说错,王贤失魂落魄的走在安静的街道上。

    走着走着,他突然听到丝竹嬉戏声,抬头一看,见是一座挂着红灯笼、灯火通明的两层楼。

    几个帮闲正蹲在门口拉客。看到他走进,便一起凑上来道:“大官人来了,我家姑娘等你好久了,快进去喝杯酒暖暖身子,听我家姑娘给大爷唱小曲……”

    “我没钱。”王贤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走到妓院门口了。

    “那下次吧,别让我家姑娘等太久哦……”几个帮闲热情消散,又蹲了回去。却有个瘦子仍站在那里,问道:“哥,你咋了?”

    “你怎么跑来当龟公了?”王贤见是帅辉,奇怪道:“你爹不揍死你!”

    “没法子啊,总得混口饭吃。”帅辉撇撇嘴道:“再说我也没当龟公,我这叫楼下相帮,是帮着揽客的。”

    “哦。”王贤见他没戴绿帽子,点点头道:“请我喝酒吧。”

    “啊……”帅辉摸一摸怀里,客人的几个打赏钱,一阵肉痛道:“好吧。”

    妓院门口有个小食摊子,是给里面提供小菜的,也有几副桌椅,可以让客人在摊前吃。

    两人坐下,帅辉点了糟决明、脆螺、小咸鱼之类的几个小菜,又筛了一壶酒,陪着王贤借酒浇愁。

    “哥,你这到底是咋了?”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方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等我失去时才追悔莫及……”王贤饮酒如喝水,醉眼惺忪道:“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肯定不会错过她……”至尊宝的台词,自己说了那么多遍,每一次都那么搞笑,这次为何字字如刀,割人心扉?

    “可惜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帅辉一脸感慨道:“如果当年我知道自己今天这样,早就答应给人倒插门了,在日子面前,面子算什么?”

    “是啊,面子算什么……”王贤灌一杯酒道:“何况我们这种人,哪还有面子可言?”

    “哥,你现在有了,你是官家人了。”帅辉按住酒杯道:“明天你还得点卯呢,今天就喝到这儿吧。”

    “屁官家人,还不让人训得跟孙子似的。”王贤狠狠啐一口道:“难道咱们这种小人物,就该一辈子被人踩?”

    “当然不了!”帅辉虽然身为下贱,但心比天高道:“太祖皇帝放过牛、要过饭、还不是开创了大明朝的江山?把那些欺负他的、瞧不起他的,全都踩在脚底下!”说着重重一拍王贤的肩膀道:“哥,咱哥几个就你有希望!好好混,把那些敢欺负你的,全都踩在脚底,让那些瞧不起你的,全都扇自个的耳光!”

    “说得好!”王贤闻言瞪着眼,拍着桌,大喊大叫道:“是啊,我要努力,把那些瞧不起咱的,都踩在脚底下!狠狠抽那些孙子的耳光!”

    “对,正着抽了反着抽!抽成猪头了用脚踹!”帅辉哈哈大笑道。

    看着两个陷入幻想的小伙子,摆摊的于老头暗暗摇头,唉年轻就是好,再摔打两年,连这样的狠话都不敢撂了……

    两人忘了时间,忘了酒钱,勾肩搭背,胡吹海喝……直到相继趴在桌上睡着。

    等街上人声嘈杂,两人才揉着眼坐起来,见于老头已经开始改卖早点了。

    定定神,王贤突然跳起来,一溜烟跑掉了。

    帅辉也想跟着开溜,却被于老头一把抓住衣领道:“付账!”

    看着一桌子的酒瓶子,帅辉两眼发直,这得多少钱?

    “五十文,铜钱。”于老头板着脸道。

    “啊……”帅辉掏摸全身,也只有十几文,只好一脸讨好道:“我刷碗抵债吧。”

    “半个月。”

    “太久了,最多七天。”

    “最少十天!”

    “……”两人争了半天,最后以七天成交。

    “说起来,我哥急着去干啥了,他不是那种逃账的人。”帅辉一边刷碗一边问道。

    “我看是往码头去了。”于老头叹口气道:“有什么用,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唉。”帅辉也叹口气,唱起了小曲道:“问世间情是何物……”

    ~~~~~~~~~~~~~~~~~~~~~

    王贤一路跑到码头上,宿醉让他头重脚轻,抓住个人便气喘吁吁问道:“林家的船……”

    “已经开走好一会儿了。”他还真问对人了。

    “……”王贤闻言拔腿就跑,沿着河岸跑出城好几里,哪能追到林家的船影?最后脚下拌蒜,摔倒在江边,怀里一样东西,也摔了出去,滚到江水里。

    王贤翻身去救,已经来不及。只见一个纸袋飘在江上,袋子已经破裂,洒出片片干菊花瓣,那花瓣被清澈的江水一浸,竟又重新舒展开来,一朵朵、一片片顺着江水向东流去……

    那是他亲手晒得菊花茶……

    王贤仰天长啸,翻身躺在江边,整个身子都被草丛淹没……

    一直到了临近中午,他才满身泥泞,光着只脚,一瘸一拐的回到家,扣动门环。

    开门的是一个消瘦的如雏菊花般的白裙少女,她轻咬着嘴唇,抬起小脸,眉目如画,轻声道:“你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