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后悔药
    (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求票支持啊!!!!!)

    -

    世上最幸福的,是你明明以为已经失去了,下一刻却见她还在你面前……

    王贤使劲揉了揉眼,见自己没有幻视,那俏生生站在面前的,正是老娘口口声声已经和人定亲的林清儿。

    “你,你不是走了么?”王贤捏自己一把,痛,那就不是在做梦。可不做梦的话,怎么会出现这种神转折?

    “这里是我家,我去哪儿,弟弟?”林清儿掩口笑道,虽然眼还肿得像桃子,看着他的目光却是欢快的。

    “你家,那我家在哪……”王贤的大脑停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你,你叫我什么?”

    “弟弟呀。”林清儿笑道。

    “弟弟……”王贤差点没噎死。

    “是啊,你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弟。”老娘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道:“呼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这是我姐姐呢。”银铃蹦到林清儿身边,抱住她的胳膊道:“你看我们长得多像……”

    “开什么玩笑。”王贤这个汗啊,这又不是琼瑶小说,还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姐弟……

    “蠢蛋,快进来吧。”老娘瞪他一眼道:“弄成泥猴了都!”

    王贤进了门,看看林清儿,又看看老娘。“到底怎么回事儿……”

    “哼哼,笨蛋,”老娘得意洋洋道:“当然是老娘出马了!”

    原来,那天老爹回来后,老娘觉着不能让林清儿这么走了,她虽然不识字,但很明白道理。知道在这个年代的大明朝,哪怕是以文教著称的浙江,读书人都少之又少,读书的女孩子,更是凤毛麟角。

    至于既有学问又愿意嫁给王贤这个‘无赖’的女孩子,大明必定只此一位,全国别无分号!

    老娘做梦都想让王家出个读书人,儿子这一辈是没指望了,只能寄希望于孙子辈。这世上还有比林清儿,更适合的儿媳人选么?为此,老娘亲自登门,跟林家人商量,看看能不能收林清儿为养女,将她养在家里,保证会像对亲闺女一样待她……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对亲闺女,她也一样从早骂到晚……

    养女跟童养媳不同,是老百姓规避孝期的方法。按规制,为父母祖父母丁忧得二十七个月,将近三年时间,对正常生活影响极大。老百姓又不是做官的,一举一动没人盯着,便想出各种办法糊弄。‘收养女’还是其中最有节操的一种哩。

    但林家当初和王兴业说愿意结亲、只是因为在孝期云云,不过是拖延之计而已。他们根本不想把林清儿,嫁给声名狼藉的王贤……

    现在面对老娘的‘无理’要求,林老太太自然不愿答应。可惜,她的对手是天上地下海里江里多栖全能超无敌的王大娘。老娘本着咬定青山不放松,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缠了她整整三天!林老太太终于被折磨的神魂颠倒,点头同意了……

    其实林老太太是被老娘感动了,觉着女儿能摊上这么个看重她的婆婆,也不失一件幸事。

    获得林家人的首肯后,老娘终于见到了林姑娘。

    林清儿早被老娘感动的稀里哗啦,可是王贤那日的无情拒绝,伤透了她的心,更让她毫无自信……难道他根本就是嫌弃我,是被人退过婚的?

    老娘听了少女幽怨的心曲,哈哈大笑道:“傻丫头,男人都有病,有病治病就是了!”说着拍胸脯道:“听老娘的,咱们演一出戏,保准一下就试出那小子的贱骨头来!”

    “娘……”林清儿扭捏起来。

    “唉,闺女哎……”老娘搂着林清儿,乐得开了花。

    ~~~~~~~~~~~~~~~~~~~~~~~

    “于是,你们就玩弄我的感情?”王贤瞪大眼睛,愤怒道,“明明已经订好的事情,为什么要骗我?!”

    “没有这一出。”老娘冷笑道:“你还稀里糊涂的矫情呢!”

    “……”老娘总有办法让王贤哑口无言。

    “洗干净了赶紧吃饭,吃了饭赶紧滚去衙门!”

    “哦……”王贤摸摸脸上的泥巴,不禁有些尴尬,赶紧打了盆水,在天井里洗刷起来。

    一条毛巾递过来,王贤伸手去接,和那人手指相触,抬头看是林清儿。

    林清儿缩回手,红着脸道:“你怎么又改主意了?”

    “因为我想明白一个道理。人生长着呢,就算现在一时潦倒,只要努力,终有一天可以翻身……”王贤说着,深深望着她那精细的五官,低声道:“但是好女孩不会一直等你,错过了就真错过了……”

    “这两件事其实并不矛盾看,为什么不先娶了她,再和她一起努力呢?”林清儿的声音细小却坚定。

    “嗯,是我矫情了,好在还有机会挽回。”王贤点点头,诚恳认错道。白云悠悠,天地可鉴,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后悔药可吃……

    “我的菊花茶呢……”林清儿哪好意思再讨论下去,转个话题道。

    “这……”王贤嘴巴微张,肯定是老娘把自己的举动,献宝似的告诉她了。“其实我是想晒来给你道歉的,记得你说自己喜欢喝花茶。”

    “……”林清儿心里一阵欣喜,他果然是记得的。

    “但现在已经掉到富春江里了。”王贤实诚道:“我娘还晒了些,比我弄得好多了,你先喝那些吧。”

    “我等明年秋天的……”林清儿浅笑着用脚尖踢踢他的脚尖:“还有玫瑰茶和荷花茶……”

    ~~~~~~~~~~~~~~~~~~~~~

    午饭过后,王贤便收拾东西,要搬去衙门住了。至于他的房间,自然归林清儿所有了……林清儿除服之前,他们的身份是姐弟。

    王贤的东西也简单,一个铺盖卷,两身换干洗湿的衣裳,再就是几本书了。

    临走时,林清儿塞给他一本《论语集注》,轻声嘱咐道:“公务闲暇时多看看书。你不是说过,能用十年时间,把秀才考出来,也是极好的么。”

    “嗯。”王贤点点头,苦笑道:“没有老师指点,干看书行么?”

    “你先把上面的内容背熟了,”林清儿红着小脸道:“自然有人指点你。”

    “谁,你么?”王贤眯眼道。

    “你很不屑么?”林清儿总是被他气到,哼一声道:“县里的教谕说,我若是男子,考个举人绰绰有余!”

    “哇,姐姐是才女啊。”银铃惊叹着蹦进来,拉住林清儿的衣袖,央求道:“先生收下我这个女弟子吧。”

    “想什么呢,赶紧过来搭把手!”老娘在天井里忙着裱鞋面,闻言大怒:“识字有什么用,能吃啊!”

    “那我姐姐为啥识字……”银铃又跳出去抗议道。

    “那是吃饱了撑的……”既然已经把人留下,老娘自然没啥顾忌了,想咋说咋说。

    林清儿在屋里惊得目瞪口呆,仿佛不认识老娘一般。

    “习惯就好了。”王贤尴尬的挠挠头,小声道:“不过以后也够你受的,有个心理准备吧……”

    “哦……”林清儿见他背起竹筐,连忙把铺盖卷压在上面,捆实了。

    “走了。”王贤朝她呲牙笑笑,家里有个预备媳妇的感觉,真踏实。

    “别忘了刚才跟你说的事儿。”老娘大声嘱咐道:“你要是办不了,找找你张叔,把这事儿办了。别让我在街坊面前丢脸!”

    “哦哦哦……”王贤无奈的应道。

    走出巷子,正碰上张婶的儿子张大哥。一见他背着这么多东西,张大哥二话不说就抢过来,替他背着。

    王贤说我已经好了,不用帮忙了。

    “你现在是小官人了,哪能干粗活呢?”张大哥一脸理所当然道:“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什么官人,一个临时工而已。”王贤苦笑道,心说而且是即将去迎接狂风暴雨的临时工……

    “临时工,这说法倒新鲜,果然是小官人,就是有学问。”张大哥赞一声,一脸羡慕道:“管他什么工了,都比咱老百姓强。坐在衙门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啥体力活也不用干,就有银子拿。进来的人都得低声下气,到哪里去都是高接远送,看哪个老百姓不顺眼,说整他就整他……”

    王贤这个汗啊,要真像他这么说,吏员那可是一等一的美差。可惜,浑不是这么回事儿,至少自己的日子,绝不会这么舒坦……

    张大哥一直把他送到衙门口,还想送进去,可惜人家不让了。

    谢过张大哥,王贤背着铺盖回去吏舍,也没收拾就回户房去了。

    因为是午休时候,同屋的一众书办正围在一起聊天,一个长脸的家伙笑道:“这小子真是好汉,明知道大人看他不顺眼,还敢第一天就早退,第二天干脆不来,你没见大人那张脸……”

    “那是没领教到大人整人的招数。”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冷笑道:“到时候保准他悔青了肠子……”

    话音未落,便见王贤从外面走进来,众人赶忙打住话头,吴为站起来,埋怨道:“你去哪了,也不打声招呼?”

    “我今天家里有事。”王贤笑笑道。

    “唉,你死定了。”吴为叹口气道:“大人让我们告诉你,来了即刻去见他。”

    “过会儿吧,午休时间呢。”王贤笑着坐下,看到桌上没写完的字,便继续提笔写起来。

    同样的一篇字,今天写起来,和昨天是完全两种感觉。那种沉重烦躁的感觉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轻松和满腔的斗志!

    来吧,姓李的,要战便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