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冤家
    (三更到,推荐票!!!!!!!!!!!!!!)

    -

    豪言壮语好说,婆婆不待见的媳妇难当。

    王贤在李司户的房里,挨了整整一炷香的批,被训得头晕脑胀,末了抱着一摞子账册,回了自个的公房。

    尽管早就告诉自己,当姓李的在放屁,但屁闻多了也会被臭晕,泥人尚有三分土性,当被骂得狗血喷头,总是难免气愤填膺。

    王贤不是没在职场混过的雏,当初他敢在刁主簿的画上写字,是看求职没指望,出口恶气罢了。现在既然已经进了这个门,自己就没有理由再任性,一定要想方设法,杀出一条血路来!

    因为他已经明白,这是让家人生活无忧,让自己活得体面的,最好的一条路!任何想把他赶走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但眼下敌我实力悬殊,根本没有一战的可能,只能先夹起尾巴、避免犯错,不给那姓李的再整治自己的机会……不过这个,基本上很难。因为对方是上司,想给你找麻烦,简直是分分秒的事情……在找到对策前,只能先捱一天算一天。

    定定神,王贤把注意力,投向手头的工作。按照李司户的命令,明天点卯之前,把这些账册核算出来,晚了或者出了错,为他是问!

    吴小胖子过来看了一眼,张张嘴欲言又止,摇头叹口气,回去自己的桌前。王贤知道他叹什么气,首先,这么多账册,对一个从没接触过这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根本不可能完成。其次,这都是永乐五年的旧账,就算核算出来,也根本没有意义,纯粹就是遛他……

    王贤并不怕算账,相反,手摸上算盘,他并不感到陌生,因为他上辈子的职业,是注册会计师。虽然,后世都已经电算化了,但感谢学校教育的滞后,总还打过两年算盘……

    至于这明朝的官方账册,采用的显然是单式记账法,只记录每一笔收支,然后按月、逐季、每年集合账目,最后用四柱结算法核算出入。

    这比起复式记账法简单明了,一看就会……当然是对他来说。

    屋里众书办,都放慢了手头的工作,等着看王贤闹笑话。却见他一手算盘一手毛笔,虽然指法生疏,但显然是有练过的……

    ‘不愧是家学渊源’,这让众人一下兴趣全无,都转头忙自己的去了。

    用了一个下午,王贤差不多找回了当初珠算比赛全校亚军的感觉,账册却才清了一半。

    差不多快到晚饭时,一名青衫典吏过来,问道:“哪个是王贤?”

    “我是。”王贤站起来。

    “跟我走一趟。”那典吏面无表情的转过身。

    王贤莫名其妙,但还是放下手头的活计,乖乖跟了出去。

    待他一走,众书办一下坐不住了,一边张望一边小声道:“我说得罪大人要后悔吧,这不,把他交刑房处置了!”

    “唉,其实我看他还不错,”有书办已经对勤快又低调的王贤,产生了同情心:“怎么就这么招大人恨?”

    “别说了,让大人听见,连你一起整。”另一人劝说道。众书办深以为然,不再交谈此事。

    ~~~~~~~~~~~~~~~~~~~~~~~

    那厢间,王贤跟着那典吏,离开户房,来到刑房。

    一进去便引起一阵哄笑,众刑房书吏笑道:“怎么了,二郎第一天就要吃板子?”

    这些都是王贤老爹的老部下,连带李观一起说着,都是受过王兴业恩惠……若非当初王兴业面对刑讯逼供,咬紧牙关,没有牵连任何人,如今刑房里这帮人,肯定要被何观察一锅端了。

    是以王贤老爹出来,刑房的人往他家里跑得最勤,这次王兴业出去跑官,还是这帮人给他凑的钱!

    爱屋及乌,他们对王贤自然也格外亲热。那典吏也不像在外头那样板着脸,啐道:“李晟那个王八蛋,拿着针鼻当棒槌,二郎不过一上午没来,这厮就发票过来,要打他二十小板!”

    “求!”另一个典吏怒道:“二郎刚来,还不懂规矩,李晟就要打要杀!这哪是冲着他来的,分明是冲着咱们老大人!还交给咱们刑房处理,这是摆明了打脸!”说着拍案道:“老子去骂他去!”

    “站住!”李观掀帘子从里头出来,训斥道:“你吆喝什么?按照规制,‘缺勤一天处笞二十小板’,你凭什么骂他?”

    “我……”那典吏叹气道:“我不是想去给二郎打打气么。”

    “就你这张臭嘴,当时骂痛快了,回头还让不让二郎,在他手下混了。”李观不耐烦的挥挥手道:“都滚蛋回家去!”

    “哦……”众刑房书吏朝王贤挤眉弄眼,这个拍他一下,那个摸他一把,然后鸟兽散了。

    “进来吧。”李观转身进屋,王贤跟进来。

    “喝什么茶?”让他坐下,李观亲手沏茶道:“喝碧螺春吧,我喜欢喝……”

    “……”王贤这个无奈啊,怎么这些司吏一个个都牛气冲天。

    “怎么,觉着李叔不一样了?”李观淡淡道:“那是自然,原先你是老百姓,我是你爹的老下属,自然和你客客气气。但现在你既然穿上这身白衫,那就是吏员,我自然要跟你按衙门的规矩来。”

    “是。”王贤虚心受教道:“我什么都不懂,求李叔多教我。”

    “呵呵……”李观才显出一丝笑道:“知道我笑什么吗?”

    “不知道。”王贤摇头道。

    “我笑你舍近求远。”李观给他斟一杯茶道:“我这点见识,大半还是你爹教的呢,你说你该找谁学?”

    “他不在富阳。”王贤苦笑道。

    “行,那我越俎代庖一次。”李观点下头道:“就跟你说一点,当差不自在,自在不当差。不管你是吏是官,只要身在衙门,就得守规矩,就得不自在。比如这每日五更起来,径至司吏公房画卯。你要是迟了甚至旷工,都是要吃板子的。次数多了,还要坐牢。要想自在,当你的老百姓去……”

    “侄儿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王贤轻声道:“李叔别用老眼光看我。”

    “我怎么看你不要紧,看在你爹的份上,我肯定得护着你。”李观在六房司吏里,算是年轻的,主要还是托了王兴业的福,不然论资排辈,怎么也得四十开外才能上去。“但是六房各有天地,你偏偏运势不济,分到了户房,我平时想帮你,也帮不上忙。”

    “我知道。”王贤点点头,李观替他说话根本没用,只能让自己的处境更糟糕。

    “回去吧。”李观叹口气道:“小心点,守好规矩,李叔只能保你不挨打,其他只能靠你自己应付了。”

    “我不用吃板子了?”王贤瞪大眼道。

    “用不着。”李观淡淡道:“我跟下面打声招呼就行,不过你这几天别太欢实,走路慢一点,最好能装装瘸,不然李晟非得变着法子折腾你。”

    “我明白。”王贤起身,恭声道:“那我先走了。”

    “嗯。”李观点点头,待王贤走到门口,却又幽幽道:“李晟这厮,早晚没有好下场,你忍忍吧……”

    王贤一愣,点点头,径直离去。

    离开刑房,王贤便见吴小胖子在不远处张望,赶紧一瘸一拐的过去。

    “你没事儿吧?”吴为赶紧扶住他,关切道:“我也是吃过小板子的,虽然不伤人,但真疼啊。”

    王贤点点头,含混道:“你怎么跑来了?”

    “散班了呀。”吴为道:“我扶你回吏舍,给你看看伤,用不用找我爹。”

    王贤才想到这小子家学渊源,再说自己骗谁也不能骗他,便小声道:“我挨得很轻,淤青都没有。”

    “哦?”吴为想一想,了然道:“他们手下留情了。”

    “嗯。”王贤点点头道:“我得回去拿账册,晚上不加班干不完了。”

    “你是真不懂啊。”吴为苦笑道:“户房的账册怎能让你带回吏舍?只能在公房里看,散班就锁门,明早再重打开。”

    “那我明天完不成任务!”王贤怒道:“岂不又要挨训?甚至挨打?”

    “挨打不至于,”吴为安慰他道:“顶多训两句,你当耳旁风就是了。”

    “……”王贤这个郁闷啊。

    真让吴小胖子说着了,次日王贤又挨了顿狠批,然后李晟勒令他下午交工。

    这次时间充裕了,王贤也熟练了,早早就把账册核算完,建起四柱清册,账目一核对,新收减开除等于见在减旧管,数目可以对上。

    他微微松了口气,心里却有些异样,因为以他多年审计的的眼光看,这账目,很有问题!

    这账目应该是老手所作,每一笔收入都记得明明白白,每一比支出,也列得清清楚楚,单纯用四柱清册法,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但是,如果改用复式记账呢?王贤感觉,有些东西八成会显现出来!

    本着一个注册会计师钻牛角尖的精神,他重新拿起了第一本账册……他要重新记账,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