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小冤家
    (还有两更,求票票啊!!)

    -

    老娘和林清儿也被吵起来,披衣出来看他,只有银铃不受打扰,依然呼呼大睡。

    老娘最烦老爹醉酒,一看王贤烂醉如泥,登时大怒道:“小小年纪不学好,谁再敢带他喝酒,老娘打断他的孤拐!”吓得众书办鸟兽四散。

    见王贤吐了一身,老娘气哼哼的要给他收拾,却听林清儿小声道:“交给女儿就行,娘去睡吧。”

    老娘闻言转怒为喜道:“好主意。”便很利索的转身进屋去了。

    “大哥把他扶到西屋吧。”林清儿红着脸道。

    “这不好吧,熏臭了你的屋。”大哥很厚道的说:“还是让他睡东屋吧。”

    “没事儿。”林清儿轻声道:“大哥明早还得上工,就让我陪他熬吧。”

    “那辛苦妹子了。”王贵也是实在人,点点头,便将王贤架到西厢房,看着整洁的床铺,他又有些犹豫道:“还是算了吧……”

    “放下他吧,扛着怪累的。”林清儿低着头,心下无奈道,自己还能嫌这无赖小子又脏又臭?

    王贵将王贤平放在床上,嘱咐林清儿,有事儿叫一声,便掩上门出去了。

    门关上,屋内孤灯如豆,万籁俱寂。只有王贤粗重的呼吸声。这是林清儿头一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心下难免紧张。但闻到他身上浓浓酒味,令人一阵阵胸闷,便也顾不得许多,斟了壶浓茶想服侍他喝下。却看见王贤的衣衫已经脏得不成样子,林清儿只好给他宽衣解带。虽是深秋初冬,但一个弱质纤纤的小女子,给个大男人脱衣服,还是累得香汗淋淋,手脚发软。

    好容易除下外衫,却又见中单上也沾上了不明污渍,林清儿轻叹一声,只好再动手,把王贤脱得仅剩裤衩一条。

    昏黄的灯光下,王贤那年轻的身体,已经初显出浅浅的肌肉线条,与两个月前骨瘦如柴的样子截然不同。身体不会说谎,它会忠实的体现出,你付出了多少汗水。

    可惜林清儿的目光,却落在他的中单上。只见本应是雪白的衣领、袖口,如今却油黑油黑的,整件内衣都散发出浓重的汗臭味……按说现在这季节,就是一个月不洗衣服,也不该这么脏,何况王贤下乡前,不仅里外一新,还带了一身换洗的。

    这七天他到底出了多少汗,晚上睡在哪里?林清儿想想就觉着心疼,目光终于移向王贤的面庞。和从前比起来,他清秀的五官没什么变化,但轻浮市侩之气已然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读书人才会有的沉静斯文。

    ‘他果然变了,是因为我么?’少女想到王贤曾经的那番话,一颗正芳心微微甜蜜呢,却见王贤眉头紧皱,胸中似有满溢之状。

    接着见他挣扎着要起身,林清儿赶紧扶住,让他朝床外垂着头。见王贤一个劲儿的打干哕,林清儿知他要吐,忙用手抚摩其背。说时迟那时快,王贤喉间忍不住了,张口尽情一呕,林清儿怕他摔下床去,也不敢躲闪,终究被吐脏了衣裙。

    呕毕,王贤闭着眼讨茶,林清儿支着身子,一摸茶壶还是暖的,斟上一杯浓茶回头,才发现他已经换了姿势,仰躺在自己两腿上,脑袋还拱啊拱的。

    林清儿已经狼狈万状,哪还顾得上害羞,只管喂他吃茶,王贤连吃了两碗,便又转了身子,面朝林姐姐的小腹,两手环抱着她的纤腰,不太肃静的睡着了。

    林清儿哪被人这样搂过腰,虽然与他定了姻缘,却羞赧不已,想把他搬回床上,却没那力气。又听王贤叫‘头痛’,她只好任其趴在腿上,用葱管般的手指,帮他轻轻按压太阳,纾解痛苦。

    长夜漫漫,纤云弄月。林姑娘低头看着偎在怀里的王贤,认命似的暗叹道:‘今日方知什么叫前世的冤家……’她想起唐朝小曲《醉公子》,便轻启朱唇,婉转低哼起来:

    ‘门外猧儿吠,知是萧郎至。剗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

    扶得入罗帏,不肯脱罗衣。醉则从他醉,还胜独睡时……’

    唱到最后一句,林姐姐的芳心扑扑乱跳,暗骂自己怎会唱这种淫词滥调,实在是太不应该。可是为何心底里,总觉着是那样有共鸣呢……嗯,人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跑,一定是受这无赖影响了了……林姑娘狠狠瞪王贤一眼,却见他在睡梦中紧皱着双眉,好像心事重重。

    林清儿伸出手指,轻轻抚平他的眉头,暗暗心疼道,这人也是个喜欢把心事藏起来的……便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像哄婴儿似安抚他沉沉睡着。

    ~~~~~~~~~~~~~~~~~~~~

    王贤这一觉睡到天大亮,睁眼时见自己在林清儿房间,身上还盖着她的被褥。

    这是咋回事儿?他揉着脑袋坐起来,只觉头痛欲裂,半晌回不过神来。

    “醒了醒了。”听到屋里有动静,银铃探进头来,对外面叫一声,然后转头对王贤扮鬼脸道:“二哥丢死人了,把林姐姐吐了一身不说,还压得她到现在都两腿发麻……”

    “呃……”王贤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不禁吃惊道:“谁给我脱的衣裳。”

    “林姐姐呗。”银铃一脸笑意道:“坏了,大哥被看光了……”

    “胡说什么!”王贤见林清儿端着个碗出现在门口,忙呵斥妹妹道。

    “不打扰你们了。”银铃吐吐小红舌,蹦出去道:“剩下的衣裳我来洗,姐姐照顾你的小冤家吧。”

    银铃只是无心之语,却让林清儿的脸变成大红布,把酸笋汤端给王贤,小声道:“以后别喝那么多了。”

    “嗯嗯。”王贤闯了祸,自然虚心受教。

    “还有,以后不要那么拼命,”林清儿看着他把汤喝下去,轻声道:“仓库里哪是睡觉的地方,年轻不注意,等老了会落下病根的。”

    “你咋知道?”

    “帅辉早晨来看过你。”林清儿低声道:“他说你在上新乡七天,就没离开过仓库。”

    “唉,没办法。”王贤叹气道:“不盯紧点是要出问题的。”

    “都已经入库了,粮食还能少了不成?”林清儿不解问道。

    “粮食虽然不会少,但会被掉包。”王贤解释道:“我听说,解送京城的大米,总是掺着沙石、稻壳,还有一部分糙米。但看百姓上缴的都是精细的上等大米,更别说掺沙子了,便暗暗警惕。后来让帅辉偷偷去周粮商的船上一看,果然发现了带壳的糙米。你说我要是不盯紧了,不得让他们在眼皮底下耍了?”

    “唉,都是些奸猾之辈。”林清儿闻言不安道:“你和他们打交道,可得处处小心,别让他们坑了。”

    “正是这个理。”王贤点点头,安慰林姐姐道:“估计完税之后,就会轻松很多。”

    “嗯。”林清儿点点头,轻轻撩起额边的发丝,浅笑着福一福道:“还没恭喜弟弟,荣升户房典吏呢。”

    “小吏而已,有什么好高兴的?”王贤也笑了,“哪能入得了姐姐的法眼。”

    “你想岔了。”林清儿摇摇螓首,低声道:“看到你上进,我是极高兴的。”

    “咱说话能不这么客气不?”王贤不禁苦笑道:“整天跟唱戏似的。”

    “……”林清儿无奈道:“我也觉着累,一时却不知该如何改?”

    “算了,还是顺其自然,日后再说吧。”王贤说着穿鞋下床,两眼四下寻找起来。

    “找什么?”

    “我随身的褡裢呢?”

    “洗了。”

    “里头的钱串子呢?”

    “被娘收走了……”林清儿说着指指桌上道:“给咱俩一人留了一串。”

    “昨晚的酒席还没结账呢。”王贤郁闷道。

    “帅辉说已经有人结了。”林清儿告诉他。

    “这帮家伙……”王贤还以为是户房同僚们付了帐,不禁暗叹当上典吏果然不同了。

    当天下午,王贤没去衙门,本想在家好生歇着,谁知道家里来客不断,有提着礼物前来探望的,还有拿着请帖来请他出席的。

    到了傍晚时候,王贤竟收到六份请柬,这让习惯了二哥无人理睬的银铃很是兴奋。加之她最近识字不少,存心显摆,便打开一份念起来:

    “小女本月十日于归,荷蒙厚仪,谨订于是日下午五时淡酌候教。席设仙鹤楼,恕不介催。周有财顿首……”

    “于归是啥意思?”念完后,银铃不解问道:“周财主的闺女怎么了?”

    “就是嫁女儿的意思。”林清儿解释道。

    “十日不就是明天么?”银铃忽闪着大眼睛道:“怎么现在才请我哥?”

    “这是临时下的请柬。”林清儿掩口笑道:“谁让你哥才当上典吏?”

    “原来如此,还真是势利眼呢!”银铃撇撇小嘴,翻开下一份道:“‘小秦淮’是哪里?他们家闺女出阁,怎么还要请客吃酒。”

    “……”林清儿登时无语。她虽然是正经人家的闺女,也知道那是县里数一数二的窑子……

    “咳咳,”王贤将那请柬一把夺过来,团成一团骂道:“小孩子瞎看什么,是要长针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