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司马求问计
    -

    吴为和帅辉退出去,里间只剩王贤和司马求。

    “贤侄,计将安出?”以司马求的年纪,叫王贤一声贤侄倒也合适,只是两人啥时候关系这么近了?

    “小人现在被殃及池鱼,自顾尚且不暇。”王贤起身给司马求斟茶道:“还想跟先生求救呢。”

    司马求就知道,这家伙惯会顺杆爬,接过茶盏道:“这个不用担心,你现在在大老爷眼里,分量愈来愈重,只要实心任事,大老爷会保护你的。”

    王贤心说,你就骗鬼吧。大老爷八成都不知道,我是哪一号?

    依赖是一种可怕的习惯,魏知县现在是‘有难题,求司马’,司马求现在‘有困难、找王贤’……要是王贤想不出好办法,司马先生八成也要拙计了。

    “真的没有办法么?”见他默然不语,司马先生着急道:“只管说。不管对错,都是一片忠恳之心,大老爷会很欣慰的。”

    “请问先生,事情如何会闹到这一步?”王贤不答反问道。

    “如今你也算大老爷的心腹了,老夫便实话实说。其实这次事情闹到这一步,归根结底是大老爷犯了个为官的忌讳。”司马求叹口气道:“‘为官不得罪于乡绅巨室’,这是千百年来,州县官们总结出的经验。老夫反复说与大老爷,但他毕竟年轻锐气,竟不肯听,终究惹出这般祸事来!”

    所谓乡绅、巨室,无非就是官宦人家、豪强地主,这些人在地方上势大财雄,更兼手眼通天,能和府里、省里甚至朝廷扯上关系。发起狠来,魏知县这样的县太爷,也根本不是对手。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地头蛇上头还有人。他们敬着你时叫你‘老父母’,恼了你时,给你使绊子、上眼药、甚至让你卷铺盖滚蛋,都不是办不到的。”司马求满腹牢骚道:“大老爷上任伊始,我就让他去拜会下本县的乡绅大户,谁知他竟自顾身份,不肯折节。是以从一开始,他和乡绅的关系就没处理好。”

    “不过也不能全怨他,因为当时富阳县的情况,太让人气愤了。你也知道,之前将近两年时间,富阳没有知县。虽有蒋县丞署理,但他名不正言不顺,也不肯替未来知县得罪人。于是这段时间,成了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的狂欢,他们联起手来,疯狂的损公肥私、贪赃枉法!”司马求一脸正气凛然,其实心里大喊,为什么不算我一个?

    “大老爷下车伊始,便发现富阳县兼并严重、赋役不均、国税流失、大为民患!”司马求接着道:“不用说,也知道是乡绅富豪和县衙官吏联手捣的鬼。其实一开始,他们也曾试图拉拢贿赂过大老爷,无奈东翁深受皇恩,力图报效,不肯与他们同流合污,便被他们处处掣肘,半年下来,几乎要被架空了。”

    “后来,借着林家的案子,大老爷受到了朝廷的嘉奖,在士林也终于有了名气,这让他看到了扳回局面的希望。”司马求看看王贤道:“说起来,都是你小子惹得麻烦。”

    “我哪知道会是这样?”王贤苦笑道。

    “老夫说笑的。”司马师爷呷一口茶水道:“不过大老爷确实借着此案立威,压住了对方的气焰,开始着手整顿衙门。”顿一下道:“攘外必先安内,不把那些勾结豪绅的官吏清除掉,又何谈整理赋税、打击豪强?”

    这显然是司马师爷的谋划,他被魏知县一口一个‘赛张良’给夸晕了,殚精竭虑整出了一套行动计划。

    第一步便是对户房开刀,所谓官绅勾结,九成以上的勾当,都发生在这一房。此房的司吏李晟,就是官绅勾结的纽带,打掉他,则可以切断内外勾结的联系。然后趁机压制豪强、整理税赋,一扫本县沆瀣之风!

    这套方案被魏知县寄予厚望,而且一上来也顺利的拿下了李晟,但在触及到乡绅土豪的根本利益时,终于引起了强力反弹。出动十几个生员告状,就是乡绅们在将魏知县的军!

    ~~~~~~~~~~~~~~~~~~~~~~~

    听了司马求讲述来龙去脉,王贤暗暗扼腕,老爹手段再高,终究只是个吏员出身,还是缺乏战略眼光,没有及早察觉上面的意图,结果给魏知县当枪使了。当初自己就该听吴小胖子的意见,回家装病,让魏知县自个和李晟斗去,待大局定下再说……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自己以十六岁的年纪,当上户房典吏,已经被打上知县马仔的烙印,躲都躲不掉了……

    “日下,那些乡绅正在运作,逼迫大老爷重新启用李晟……”司马求看着王贤,幽幽道:“如果没什么好办法,大老爷也只能先让步,以保证秋粮按时进仓。”

    “……”王贤幽怨的看一眼司马求,就知道拿李晟吓唬我,“那些粮长就不怕误了日期,被朝廷治罪?”

    “虽然按规制,秋粮应该十月份收讫,但来年二月之前运抵京城便可。从富阳到南京,六百里水路,一个月内怎么也能到。是以他们还有时间。”司马求苦笑道:“退一万步说,就算延误了日期,只要朝中有人替他们说话,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大老爷身上。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急。”

    “为了两千石粮食,还真是拼命呢!”本县豪绅的所作所为,连王贤这种人都不齿了:“匀下来一家能分几百石?”

    “两千石不过是个由头,这是本县豪绅和大老爷的一次斗法。”司马求沉声道:“大老爷要是输了,就彻底被架空,这富阳县里再没人听他的。”

    “要是赢了呢?”王贤幽幽问道。

    “要是赢了,大老爷的威信自然会高一些……”司马求看着王贤那双亮得瘆人的招子,不有些丧气道:“但估计乡绅们也不会干休,怕是要斗到离任了……”

    司马求很沮丧,他本想证明一下自己,才撇开王贤制定了这个计划。谁知竟导致东家和本县豪绅交恶,日后必定焦头烂额。惨重的教训面前,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真不是出主意的料。可怜巴巴望着王贤道:“贤侄帮我想想,有没有好办法,能让大老爷过去这一关?”

    “先生都说了,就算这次赢了,对大老爷也不见得有好处。”王贤轻叹道:“那么索性退一步海阔天空,和光同尘就是了。”

    “唉,你以为我没这样劝过?”司马求苦着脸道:“不瞒你说,大老爷深感受辱,竟要上书朝廷,揭露富阳县隐瞒户籍的真相,要求派钦差监督,逐户重核黄册。并按洪武年间的规定,如有隐瞒作弊,家长处死,家属流放化外……”

    “朝廷会听他个七品县令的么?”王贤不信道。

    “他准备死谏……”司马求神情复杂道:“他在奏章里说,如果核查结果与黄册出入不超过一成,他将以死谢罪!”

    “啊!”王贤的心震动了一下,想不到斯斯文文的魏知县,竟是这样刚烈的汉子。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大明朝的读书人。“已经上书了么?”

    “没有……”司马求心说这不废话么,要是已经上书了,我还在这儿跟你磨叽?早就收拾收拾跑路了。“奏本已经写好,我好说歹说,保证有办法解决问题,还不用玉石俱焚,这才让东家迟一些发。”

    说完竟站起身,朝王贤深深一揖道:“贤侄,我知道你是富阳人氏,不愿为了个外来的县令,得罪乡里乡亲,故而一直三缄其口。”司马求一张老脸上,竟现出郑重之色道:“但是大老爷是个好官,没有这样忠君爱国、肯得罪人的官员,大明朝跟蒙元又有什么区别?”

    见王贤还不吭声,司马求面上难掩失望之色。“我真是老糊涂了,竟跟年轻人说元朝时的日子多惨多惨,你们根本不会当回事儿。”他自嘲的笑笑道:“你们只知道维护自己的家、自己的族,哪知道第一个要维护的,其实是别人家建立的大明朝……”

    说完,司马求萧索的转过身,要离开这间屋子。

    他手已经掀起门帘,却听身后王贤道:“我不是在想办法么,又没说不帮忙……”

    “呃……”司马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手、转身、坐下,双手握住王贤的手,老脸笑成菊花道:“我就知道你跟他们不一样!”

    见他上一刻还大义凛然,下一个又恢复了猥琐的本相,王贤无奈的抽出手,叹口气道:“要被先生坑死了。”

    “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司马求笑嘻嘻道。

    “唉,其实大老爷的路子是对的,只是先生太胆小。”王贤压低声音道:“我看邸报上说,朝廷正在修建北京行在、重修大运河。永乐皇上刚刚亲征漠北;英国公、黔国公在交趾用兵,郑和的船队还在下西洋……先生说,朝廷现在最缺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