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反击之八字墙
    。

    “他们做梦去吧!”这些天,魏知县入戏太深,已经有些不可自拔了,只见他拍案大叫道:“本官不会向他们低头的!”

    “东翁,终究要讲规矩的,”司马求这个汗啊,皱巴着老脸道:“总得给他们个面子吧……”

    “先生,这不是面子的事。”王贤终于被请到了内签押房,再不用司马求传话了:“就像这次争的,也不是那点秋粮的归属,而是这富阳县,到底谁说了算!”顿一下道:“属下说句不中听的话,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大老爷这边。人家联合起来,根本不怕大老爷手里的印把子。要想镇住他们,除了够狠够硬,别无他途!”

    “说得好!本官也是这样认为的!”魏知县拊掌大赞道:“就是要谈,也得来县衙,按我的规矩来,否则免谈!”

    “东翁,过犹不及啊,”司马求快要把几缕老鼠胡须揪下来了,着急道:“这出戏再演下去,可就不容易往回收了,万一他们就是不上套,咱们可就骑虎难下了!”

    “呃……”魏知县看看王贤道:“那个谁,你有办法收场么?”

    “应该可以。”王贤心说让领导记住自己可真难啊,费了这么大劲儿,竟然还是‘那个谁’。

    “嗯,那就继续!”魏知县好似演戏上瘾一般。

    “唉。”司马求看着年轻的知县和更年轻的王贤,心里暗叹一声,有代沟啊有代沟……

    。

    三天后是冬月初一。

    按规制,每月朔望,也就是初一、十五两日,知县都要亲率阖县官吏,在衙前向百姓宣讲圣谕,使县民可以时常聆听圣训、了解圣意,从而忠君爱国,深受教化。

    今天又是宣讲圣谕的日子,辰时不到,衙前街上便摩肩接踵,挤满了人。这里头,有必须要来听讲,好回去转达给乡民的里甲老人;有来凑热闹、看光景的县民;也有些特意赶来的乡绅大户、各区粮长,人数是平时的两倍不止。

    这是因为有传闻说,大老爷会在今天发飙!

    至于发飙的内容,小老百姓自然不得而知,但这更让他们感到好奇。而知道些内情的乡绅们,则怀着惴惴的心情,看知县大人是否真敢揭盖子!

    辰时差一刻,衙前街上的乡绅百姓,便见府衙大门缓缓打开,三班衙役排成两排列队,每隔几步站定一个,手持水火棍警戒,一直来到八字墙前扎起的高台,两队正好抄起手来。

    待衙役们列好队,厚重的礼乐奏响,嘈杂的人声顿小,仪门徐徐打开。六名皂隶打着‘肃静’、‘回避’、‘钦命’牌各一对走在前面。紧接着又有四名皂隶,打着大老爷的衔牌出来,上书‘乙酉举人’、‘丙戌进士’、‘富阳县正堂’等花头,以彰显大老爷的资历。

    仪仗过去,一身赤罗朝服,头戴二梁冠的魏知县,昂首迈步走出县衙。

    他身后,跟着同样穿朝服的蒋县丞、刁主簿、马典史、以及县学教谕、训导等官。再往后,才是一票青衫吏员,王贤也在其列。看着这威风凛凛的场面,王贤不禁好生羡慕,奶奶的,这才是主角好不好,我这不起眼的青衫小吏,连主要配角都算不上吧……

    八字墙前的台子上,已经摆好一张方桌,桌上铺着黄帛,黄帛上摆放上太祖皇帝的《圣谕》和《大诰》。待知县携阖县官吏在八字墙前依次立定,担任司仪的礼房司吏高声唱道:

    “跪拜圣谕!”

    于是所有人都随魏知县,向《圣谕》行叩拜大礼。

    “宣—圣谕-——”待众人起身,礼房司吏又高唱道。

    魏知县便走上宣讲台,双手捧起圣谕,朝民众高声朗诵道:“太祖皇帝圣谕六条,一、孝顺父母,二、尊敬长上,三、和睦乡里,四、教训子孙,五、各安生理,六、毋作非为!尔等需朝夕谨记,不得有违!”

    “遵旨!”百姓在官绅的带领下,轰然应声道。

    顿一下,魏知县又道:“今次为尔等宣讲第六条,勿作非为!”

    “从来教万民、训子弟、党正族、师月吉、朝夕告诫人知自爱,不敢偶蹈于非。”魏知县接着,翻开太祖皇帝的《大诰》,沉声道:

    “勿作非为的要求是不做禁止之事,更不作违法之事。譬如太祖圣训曰:‘天下利病,士、农、工、商,诸人皆许直言,惟生员不许!如有一言建白,以违制论,黜革治罪。生员本身切己事情,许家人报告,其事不干己,辄便出入衙门,以行止有亏革退。若纠众扛帮,骂帮官长,为首者问遣,尽革为民!’”

    衙前鸦雀无声,老百姓听不懂文言,乡绅们则陷入了震惊……他们万想不到,知县大人竟从老掉牙的《大诰》上,找到了惩治那些生员的依据!

    蒋县丞又用白话为百姓讲解道:“太祖圣训规定,对国家大事,士、农、工、商都可以提出意见,唯独在校生员不许。只要提一句意见,以违反祖制论,开除治罪。如果是关系到生员切身的事情,允许其家人报告。若是事不干己,却出入衙门的,以行止有亏革退。如果胆敢聚众公堂,咆哮官长的,为首者问罪发配,其余人尽革为民!”

    这下连老百姓也听懂了,大老爷果然开始发飙了,这第一刀便砍向了那些告状的生员!

    这富阳县本就没有秘密,何况那样轰动的大事。老百姓都知道十天前,十几名县学生员击鼓告状,要求知县召回并惩治下乡催税的胥吏。县老爷不愿答应,又不想得罪他们,便欲拖后再说。

    谁知这群生员胆大包天,竟包围了大老爷,迫使他不得不先召回手下,并进行审查。

    对于生员们的作为,老百姓是众说纷纭,有人觉着他们太无法无天了,竟不把县老爷放在眼里。但更多的人还是站在他们这边,毕竟生员们打着‘解黎民倒悬’的旗号,在大家看来,是替老百姓说话的……

    现在才知道,原来生员们的举动,违反了太祖皇帝制定的法律,这让百姓们好生为难。因为太祖皇帝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实在太高太高,老百姓把他的每一句话,都当成金科玉律,绝对不愿违背。

    但另一方面,因为种种原因,官府已经不再宣讲《大诰》好几年了,百姓们又感到有些陌生。而且考个秀才多难啊,只是替老百姓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要革掉人家的功名,这不是在打击报复么?

    。

    “韩教谕,那日到衙门告状的十三名生员,你处置了么?”当着阖县百姓的面,魏知县沉声问道。

    “暂时没有,”县学教谕连忙出列道:“主要是县学无权开革生员,还需上报提学道!”

    “需尽快上报,本县也会行文提学道,对公然违反祖制的生员严惩不贷!”魏知县沉声道:“并非本县不仁,实乃祖制难违,且这帮人也罪有应得!就算没有祖制,本县也要治他们的罪!”

    人群一片哗然,这也太坦白了吧……

    “诸位知道,太祖皇帝为何于百忙中编写《大诰》,教化官民么?”魏知县却话锋一转道:“是发生‘郭桓案’案之后!”

    “‘郭桓案’是个什么样的案子呢,为什么会让太祖皇帝痛下决心,编写《大诰》呢?诸位听我细细道来。”魏知县的目光扫过人群,在几名粮长身上稍稍停留,方道:

    “这是一起规模巨大的贪污窝案,大明朝上至户部侍郎郭桓,下至小小粮长,沆瀣一气,朋比为奸,合谋搜刮百姓钱财,贪污朝廷税赋!”八字墙有回音功能,使魏知县的声音振聋发聩:

    “太祖皇帝听闻有贪官污吏剥削子民,马上命人彻查,结果查来查去,有问题的官吏越来越多,涉案数额竟达两千四百万石!太祖皇帝眼里揉不得沙子,一狠心,下令处死了全国三万贪官、污吏、坏粮长!”

    此言一出,百姓大哗,杀了三万多人啊,那还不把全国的官吏和粮长杀光了?

    “就是杀光了,才一扫蒙元遗毒,遏制了贪污腐败,让国家政治清明,国力蒸蒸日上,年纪稍大点的,应该都有体会!”魏知县悠然神往,一副恨不得‘再来一次’的表情道。

    “是啊……”四十岁以上的纷纷点头,缅怀道:“太祖爷时确实没有贪官污吏,税赋也轻得多,日子比现在好过多了。”

    “他们是如何贪污了这么多钱粮?”也有人好奇问道。

    “他们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先说诸位身边的粮长。《大诰》上说,他们在征收税粮时,踢斛淋尖、起立名色、肆意加征!其加派的名目花样繁多,如水脚钱、车脚钱、口食钱、库子钱、蒲篓钱、竹篓钱、神佛钱等……”

    魏知县没说完,百姓再次喧哗,因为这些捞钱的名目,现在又复活了!

    “现在为非作歹的又多了,真该请太祖爷重临,再杀一批贪官污吏!”百姓们恨恨道。

    粮长们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哪还有脸见人?

    “但这只是上不得台面小手段,还有真正的大招数呢!”魏知县沉声道:“《大诰》上说,朝廷和地方相勾结,官吏和粮长、里正相勾结,在黄册上捣鬼,已达到‘多收少解’的目地!比如洪武十八年的浙西秋粮,应该是四百五十五万石,但只解赴太仓两百多万石,其余的两百五十五石,就被他们私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