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哎呦我的娘
    。

    说句心里话,王贤一眼都不想看到这娘们。但没办法,谁让大哥就认这个老婆呢,冲着大哥,他也得认这个大嫂。

    好在侯氏还知道羞愧,一个劲儿对王贤说抱歉,“二叔要是气不过,就打我一顿吧。”

    “呵呵,大嫂此言差矣,从前是我太浑,你那样对我一点错没有,”王贤心说我倒是想踹你两脚,可你肚子里怀着我娘的孙子,她不杀了我才怪,“现在我改好了,你也回来了,咱们一家子安安生生过日子,多好?”

    “就是就是。”侯氏自是心情大松,抿嘴笑道:“我和弟妹的感情可好了。”

    王贤闻言看看林姐姐,只见她眼角闪过一丝苦笑。

    “杵在外头干啥?”老娘出现在堂屋门口,“王贵媳妇你滚回床上躺着去,大夫不是让你别累着么?”

    “哦。”侯氏缩缩脖子,哪敢反嘴,朝王贤笑笑道:“回头再跟二叔说话。”便缩进屋里。

    “好的。”王贤点头笑笑,林清儿怕她尴尬,便到东屋陪侯氏说话。

    王贤有些同情的看着林姐姐的背影,却发现经月不见,她丰腴了一点,虽然还很苗条,却有了微微的曲线,这还是穿着冬裙呢……嗯,就该这样,太瘦了不好。

    正暗自品啧,耳朵却是吃痛,王贤‘哎呦’一声,回过头来,就见老娘满脸醋意的瞪着自己。

    这么多天不回来,一进家两眼就光盯着林姐姐,活该被老娘揪耳朵。

    王贤连忙叫了一声娘。老娘不会说自己吃醋了,板着脸哼道:“你个小王八羔子,翅子硬了,这么大的事儿,不跟家里商量!”

    “啥事儿?”王贤摸不着头脑道。

    “还装傻!”老娘劈手揪住他的耳朵,把他拎到屋里,骂道:“这是什么?”

    王贤打眼一看,桌上正是那份纸坊的文契,不禁有些奇怪,看刚才侯氏的样子,显然还蒙在鼓里。

    “王贵媳妇还不知道,他拿回来让老娘做主。”老娘有些得意道:“哼哼,你大哥虽然蠢了点,却不像你这样,敢自作主张。”

    “亲娘,先放手,耳朵都要被揪掉了!”王贤捂着发红的耳朵道:“这种好事儿,手快有,手慢无,我来不及回来商量啊。”

    “哼。”老娘哼一声,终于放开手道:“算你还有点良心,发达了没忘了大哥。”

    “第一我没发达,现在欠了一屁股债,第二,大哥对我怎样,我就对他怎样,这是天经地义的。”王贤苦笑道:“娘,当着林姐姐的面,你给我留点面子吧。”

    “嘿,还知道要脸了……”老娘扬手要打,但终究是收回来道:“不过这作坊,不必全给他,我做主,你们兄弟一人一半,他负责造纸,你给他卖,挣了钱一人一半,就这么定了。”

    “娘,这是我送给大哥的。”王贤苦笑道:“我再留下一半,就没意思了。”

    “我知道,你是因为王贵舅子那番话。”老娘冷笑道:“想不到你个小崽子,还挺有性子呢。”

    “就是要让侯家看看!”银铃一边大口嚼着金黄的栗子,一边挥舞着小拳头道:“不用靠他们,我哥也能当东家!”

    “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老娘瞪一眼银铃,对王贤道:“只要老娘还在,你兄弟俩的事儿,都是我说了算,管你有没有意思。”

    “这……”王贤彻底无奈了,他当然知道,按照大明律,父母有权支配子女的一切,包括婚姻财产,否则就是不孝。尤其是摊上这么个说一不二的老娘,自己更是没有发言权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娘也不能让你吃亏。”不过老娘也知道儿子如今出息了,放在以前可不会跟他解释,“再说王贵那憨样,甩开你单干,还不让人坑死?”

    “娘,我平时也挺忙,没多少时间上心。”王贤苦笑道。

    “你盯着点就行了,”老娘一挥手道:“再说了,你如今是富阳财神爷,有多少纸卖不出去?我这也是让他沾你点光。”

    “老娘英明神武。”王贤马屁奉上道:“既然如此,再把我这份一分为二,给银铃当嫁妆吧?”

    “那多不好意思……”银铃羞羞道:“谢谢二哥。”

    “想得美,滚去把鱼收拾出来!”老娘一脚把银铃踹出去,对王贤道:“不用你瞎操心,顾好自己就行了。”顿一下道:“你爹的差事已经定下来了。”

    “听我哥说了,杭州府知事。”王贤点头道。

    “过完年,你爹就得去杭州上任了。”老娘道:“虽然离富阳不远,但终究是外地了。”

    “嗯。”王贤点点头,不知道老娘要说什么。

    “你爹的意思是……”老娘的脸上,竟闪过一丝羞赧道:“让我也一起去。”说完觉着太弱了,又恶狠狠道:“老东西色色的,老娘不看住他,非给你弄一堆小娘出来。”

    “哦。”王贤哪敢接茬,点点头道:“爹年纪也大了,老娘去做个伴,儿子也放心。”

    “本来我想的是,带着他们三个一起走,你自己留在富阳。”王贤这话,让老娘深感受用,“反正你整天不着家,离我们远近也没啥区别。”

    “呃……”王贤一时没想明白,‘他们三个’包括哪三位。便听老娘接着道:“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王贵有作坊要打理,媳妇又怀孕了,他是走不了了。”顿一下,老娘终于把心思说出来:“你说老娘是该顾老的还是小的?”

    “当然是老的了。”王贤赶紧知情识趣道:“娘已经为我们付出太多太多了,再让你和老爹分开,我们就太不孝了。”

    “谁稀罕他个臭老头。”老娘眉目间闪过欣喜,嘴上却狠狠道:“我主要是为了看住他,他太不老实了!”

    王贤这个汗啊,老爹无非就是好喝个花酒,可从没敢把女人往家里领过。

    “但是你们这一窝不省心的,让老娘咋放心?”老娘又叹口气,看来也真是很为难。

    “我们都这么大了,哪个不能照顾自己?”王贤笑道:“就算是大嫂,雇个婆子照顾一下,何必要老娘伺候?”

    “老娘伺候她?哼哼……”老娘哼一声道:“家里还欠一屁股债呢,也没闲钱给她雇婆子!”说起来王家人真是奇葩,人都说‘欠债是心病,无债一身轻’,谁有了钱都是先把债还上,王家人却不。说起来,这几个月进项着实可观,却跑官的跑官、置业的置业,大把的往外花,就是想不起还债来……

    只有在哭穷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一屁股债。

    “也不差那点钱了。”比起老爹老娘来,王贤的厚黑功夫还是不到家,“我先出上就是。”

    “贫穷乍富的东西,别人都不如你阔气是吧?”老娘狠狠瞪他一眼道:“王贵他大舅子不是说,他家在县城里,有处三进的宅子闲着,里头还有丫鬟老妈子么?”

    “咳咳。”明白老娘的意思,王贤不禁大为佩服道:“老娘要让大哥大嫂搬过去?”

    “她不是早就盼着这样么?”老娘哼一声道:“老娘就遂了她的愿。”

    “问题是,她哥答应么?”王贤无奈道。

    “以咱们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住他房子是瞧得起他,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才不答应。”老娘冷笑道:“让侯家人伺候王贵媳妇去吧,肯定比老娘细致多了。”

    “那是……”王贤咽下吐沫道。侯家还指望大嫂肚里的孩子,栓牢这段婚姻呢,自然会像小心呵护大嫂。

    不得不承认,老娘这法子可谓两全其美,惠而不费。但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就算想出来,也张不开这个口……

    其实放在以前,老娘也张不开这口,但此番历经磨难,终于和老头相聚,又见两个儿子都立业了,王贤的婚事也有着落,她觉着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也该为自己活几年了……当然也有很大原因,是她看着侯氏就烦。

    王贤只想诚心诚意说一声,老娘威武!但他更关心的不是大嫂,便问道:“那银铃和林姐姐咋办?”

    “银铃当然跟我走了。”老娘似笑非笑看他一眼道:“你林姐姐也跟我走吧……”

    “不要了吧。”王贤竟然扭捏起来:“人家跟你去杭州,还不如去苏州照顾自己老娘呢。”

    “我就是她娘!”老娘一个爆栗捶下,“你想咋办?”

    “娘啊,我是你亲生的吧?”王贤抱头哀叫道:“你们去杭州了,大哥大嫂搬去大宅子了,总得留个人照顾我吧……”

    “你不是有钱雇老妈子么?”老娘故意逗他道。

    “咳咳,我最近读书虽然用功,但不懂得地方越来越多,”王贤嗓子发痒,一个劲儿干咳道:“很需要有人时时指点。”

    “哼哼哼,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老娘冷笑起来:“我说怎么孝心发作,支持老娘去杭州,原来是想和你林姐姐过小日了!”

    “咳咳……”王贤假撇清道:“儿子绝无此心,而是在衙门这段时间,深觉没个功名的坏处,故而决心发奋图强,立志十年……哦不,五年内考个秀才出来!”他知道老娘最稀罕啥,专拣她爱听的说。

    “小狐狸。”老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