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官人 > 章节目录 外三篇——盛世白莲
    盛世白莲

    正统三年五月,山东已经入夏,幸好今年雨水充沛,还不算太炎热。

    济南城的气氛却无比火热,全城的官吏军民全都热火朝天的行动起来,满心激动的准备迎接德王殿下的驾临。如今这天下已经是德王的,这是三岁孩子都知道的实事。可能外省的人们或多或少还有些非议,这山东一省的千万民众却全都无比拥护王贤。

    在这山东地,谁敢说王贤半个不字,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老百姓对王贤的爱戴,甚至比在他的家乡浙江还要强烈。不只是因为这里是王贤的龙兴之地,更因为他一手结束了山东的战乱,还百姓以太平;又缔造了山东如今的繁华,让百姓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老百姓就是这样可爱,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他们就报以最诚心的支持。只可惜古往今来,能做到这一点的统治者实在寥寥。

    距离王贤重建山东正好十年,十年时间,这片苦难深重的大地,已经看不到战乱饥荒的创伤,取而代之的是民和俗静、家给人足、牛马遍地、余粮委田的安乐景象。

    不分四时,大运河和各条官道上,充斥着络绎不绝的商队,将天下百货和抢手的山东商品运进运出。山东人的生意,甚至做到了海外,每天都有海船发出,将大明的茶叶、瓷器、丝绸、棉纺织品贩往朝鲜、日本甚至南洋,换回无数的金银、香料……短短十年时间,山东的富庶甚至已经赶上了江浙,甚至超越也指日可待。

    这绝对是一个奇迹,别忘了,江浙一带这些年的发展也很迅猛。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江浙一带增加的财富,集中于富户巨室,百姓的生活改善并不大。而山东则是雨露均沾,老百姓得到了更多的好处。所以这里才会变得更有活力,也更有前途。

    这要归功于王贤对山东一系列的改革,首先他设立巡抚负责制,以巡抚为地方最高行政长官,改变了过去三司分立、政出多头、叠床架屋的虚耗局面。建立了一个更有效率的行政机构。然后他推行了摊丁入亩,用土地税取代了人头税,大大减少了百姓的负担,使百姓可以更自由的选择谋生方式。

    同时,他又推行‘农商并举’,鼓励工商业发展,并将山东全省的苛捐杂税一扫而光,还将锦衣卫六处积累的技术力量转为民用,从各方面都极大的促进了工商业的繁荣。而工商业的繁荣又促进了基础农业和经济作物种植的发展,这才使山东十年就实现了腾飞。

    。

    千余名精骑护卫着长长的车队,行驶在从德州到济南的官道上,好一片旌旗蔽日、金戈辉煌。

    在队伍中央,最大最豪华的马车上,前来迎接的山东巡抚魏源,正在向德王殿下汇报三年来的改革进展。

    虽然在奏章中,已经对这些事情知知甚详了。但听一听魏源当面汇报,还是可以帮助德王殿下更准确的把握山东的脉络。

    所以王贤听的十分认真,直到魏源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他才亲手为这位自己改革的急先锋斟了一杯雪泡梅花酒,笑道:“魏师傅这些年辛苦了,来,孤敬你一杯。”

    魏源赶忙起身双手接过,连称不敢。王贤笑道:“你我师徒一场,不要拘谨。”顿一顿道:“且孤这酒也没那么好喝,喝完之后,老师要担更大的责任了。”

    “王爷的意思是?”魏源一愣。

    “储大学士不知跟孤提了多少次,想请魏师傅入阁,他愿将首辅之位虚席以待。”王贤微笑道:“按说早就该把老师调到京城,但山东的事情,谁做都不放心。而且老师也得积累相关的经验,才好主政全国,推行改革!”

    “这……”魏源闻言怦然心动,天下的读书人谁不想登阁拜相?而且他知道,德王殿下这次回山东,是为登基做一些程序上的准备。虽然朱允炆已经下了明旨,要将皇位禅让给德王。但这种事情,不能人家一让就要,还是得先避让一下。避无可避了,才能勉为其难的接受。

    显然,德王打算一登基,就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他的改革。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首辅,肯定就是改革的执行者了。魏源熟读史书,自然知道历来的改革者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如是一想,满腔的豪言全都卡在嗓子里,魏源竟一时语塞。

    王贤了然的看着魏源,正色道:“孤知道你的顾虑,虽然试点十分成功,但山东的情况终归特殊。且不说,山东文武官员都是我们一手栽培起来的。而且多年的饥荒战乱,让山东的高门豪绅几乎一扫而光。老百姓也都穷到了极点,再加上白莲教的全力支持,这些不可复制的条件加在一起,才有了山东的奇迹。”

    魏源闻言不禁重重点头,他真担心德王殿下会盲目乐观,不顾各地的实际情况,来个全国上下一刀切。

    “区别对待肯定是要的。”谁知王贤却目光坚定道:“但全面改革是不容商量的!山东十年办到的事,全国二十年办到成不成?”顿一顿,不待魏源回答,他便铿锵有力道:“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这批人办不到就换一批人,谁敢阻挠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孤就不信,山东能办到的事,别处就办不到!”

    感受到王贤坚如磐石的决心,魏源还能再说什么,只好正色道:“臣下愿为主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难为你了魏老师。”王贤歉意的拍了拍魏源的手臂。

    魏源受宠若惊的直起了身子,他早就彻底忘记,对面的这位殿下,曾经是他一手提拔的门下小吏了。忙恭声道:“其实以殿下今时今日取得的成就,足以让所有人闭嘴了。”

    王贤却哈哈大笑道:“我的魏老师,你以为孤也像永乐皇帝那样,是为了证明自己配的上那个位子?”

    “臣下不敢……”魏源连忙摆手道。

    “实话实说,孤之所以要坐那个位子,并非因为我想要。”却听王贤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而是那个位子需要我来坐!老天让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是要让我给大明朝领一程路!”

    魏源一点不觉得王贤这话狂妄,之前的种种早就证明,这位殿下确实有先知之能,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远方。

    “这些方方面面的改革,孤都要推行下去,并让它们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再大的狂风暴雨也动摇不得!”王贤目光炯炯的看着魏源道:“魏先生,你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来,内阁绝对不是摆设,而是要总理国政的方方面面!”

    魏源重重点头,他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如泰山。但听了王贤下一句话,他整个人都懵在那里。

    “将来,大明的国政都归内阁总理。孤的子孙只能任命阁臣,最多再加一个否决权,但不能直接插手国政!”只听王贤振聋发聩道:“我的魏老师,孤的想法能不能成万事法,就看你们这第一任国务内阁的表现了!”

    魏源的两耳嗡嗡作响,一颗心怦怦直跳,一直到了济南城,他都如坠云里雾里。翻遍二十一史,哪见过这样在拥有绝对权威时拱手让权的君王?恐怕只有上古的尧舜了吧?

    但出于臣子的本能,他还是不断的向王贤进言,希望他不要冲动,威福出于主上,才是国之大幸啊!

    王贤不再多说,他知道魏源肯定在猜测,自己这番话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有意试探。这也难怪,换了任何人都会怀疑自己这话的诚意。

    此时也没必要再多说,只要王贤自己清楚就行。

    。

    距离济南城还有四十里,官道上就出现了前来迎接的山东百姓。人们扶老携幼,捧着香烛鲜花,半夜就从城里出发,只为能最先向德王殿下致以他们最诚挚的敬意。王贤也让人打开车窗,向百姓挥手致意。还收下百姓进献的鲜花茶果,并回赠以精美的礼品。

    这些百姓无疑是聪明的,因为队伍再向前十余里,宽阔的官道便被人山人海所堵塞,人们望尘拜舞,争相一睹德王殿下的天颜,挤过来拥过去,一个个全都挤得臭汗淋漓,带来的东西也被挤得稀烂,就连德王殿下的马车,都差点被挤掉了车轮。

    为了避免造成踩踏,队伍只能原地停留,直到山东都司的官兵赶到,和四卫营的将士协力,从人群中开出一条道儿去,德王殿下的车驾这才继续通行,等到了济南城,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济南城登时热闹非凡,爆仗开了锅的稀粥似的响个不停,人流如潮、万头攒动,就是上元节狂欢也没有这般热闹。王贤不忍拂了百姓的意,只好让车队缓行,一直保持微笑,向左右挥手致意,等到了行宫,天都黑透了。

    王贤感觉自己的腮帮子都要抽筋了,实在没有兴致和一班山东的官员敷衍,便让魏源他们今日不必伺候,都回家歇着去吧。

    魏源等人一走,王贤扶着陪自己回山东的顾小怜下车。这些年,王贤遍请天下名医,依然医不好顾小怜的眼睛,顾小怜又执意不肯接受册封,让王贤对她愈发怜惜,几乎走到哪里都要将她带在身边。

    王贤扶着顾小怜,走在景色优美的庭院里,轻言细语说着话,顾小怜突然抬头,微笑道:“赛儿姐姐在前面呢。”

    王贤顺着顾小怜所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月影花荫下,立着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子。

    “民女拜见王爷。”唐赛儿向王贤福了一福,微笑着上前。

    “太好了,你果然来了。”王贤笑着向唐赛儿点头致意,两人目光交错,神情都有些复杂。

    唐赛儿和顾小怜打过招呼,便上前替下王贤,扶着她继续往里走。二女曾经都是白莲圣女,唐赛儿对顾小怜还有过救命之恩,感情自然非比寻常。

    王贤虽然已是天下在手,但仍有些不知如何面对唐赛儿,陪着聊了几句,便逃也使得先行离去了。见他这样,唐赛儿气不打一处来,又顾及顾小怜在,也不好发作出来。

    顾小怜眼睛虽然看不见,感知却比寻常人敏锐许多,掩口吃吃直笑道:“赛儿姐姐想说什么就说吧,憋着多不好。”

    “你说我是老虎还是什么?让他看见就跑!”唐赛儿见瞒不过顾小怜,无奈的苦笑起来。

    “他是怕把持不住,只好落荒而逃了。”顾小怜调笑道:“谁让赛儿姐姐美的迷死神仙呢。”

    “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唐赛儿受窘,伸手去呵顾小怜的痒,待她求饶才罢手。良久,唐赛儿有些低落的叹了口气道:“我们都越不过三哥那道坎儿……”

    “赛儿姐姐……”顾小怜安慰的握了握唐赛儿的手,她很清楚,王贤虽然什么事情都敢做,偏偏在这件事上不愿越雷池半步。

    “还是说说你吧,为什么不许册封,没有个名分算怎么回事?”唐赛儿反握着顾小怜的手,换个话题道。

    “我是个瞎子……”顾小怜一脸自伤的回答道。

    “说实话。”唐赛儿翻翻白眼。

    “……”顾小怜沉吟片刻,轻声道:“我不希望我的身份,给一些人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就知道……”唐赛儿了然的叹了口气道:“确实,如今的大明朝,已经不需要白莲教。”

    “朝中一些不识进退的东西,一直嚷嚷着要把白莲教定为国教,”顾小怜点点头,低声道:“他们自恃从龙有功,很是不把朝纲法度放在眼里。”

    “是,他们是什么货色,我最清楚不过。”唐赛儿颔首道:“王贤早晚得把他们都踢出朝堂。”说着怜惜的看着顾小怜道:“只是苦了你。”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顾小怜却笑着摇头道:“我很幸福,很满足,前所未有的喜乐安康……”

    花园湖中,有白莲盛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