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17章 百年灵性(赌哥万币打赏加更)
    “靠!冰灵花?”

    “冰灵花怎么了,长势喜人,应该三天之内就会开了,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

    “不对!冰灵花不对劲……”

    “怎么突然神经兮兮的?”林战疑惑地看着从寒冰石上一跃而下的杂十。

    随后他也跟着跳了下来,来到冰灵花生长之地。

    那晶莹透亮的枝干,几片莹白如玉的叶子,顶部三朵欲绽未绽的冰雕一样的花骨朵,没什么变化啊,怎么就不对了。

    “咦,你这跳下来的动作……你也很不对劲!”杂十又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林战有些抓狂了,到底怎么回事,花依旧人未改,却是被杂十的动作和怪语气给吓得不轻。

    “这冰灵花,百年灵性如今只剩下一年,而你,今天以前还只是在炼气门槛摸索的菜鸟,现在看却已然是筑基的修士,达到了人阶中期的境界,恭喜啊,咳咳!”

    “十师兄,你别吓我啊!”冰灵花灵性严重受损,那自己这个看护者百分之百要倒霉了。

    并且杂十这句话里的揶揄味道,林战倒是听出来了。

    “怎么叫吓你呢,不如你自己勾动外界的灵气看看,入体之后,是不是会存储在你体内的某一个地方,这就是修士界所谓的筑基啊!炼气为人阶初期,筑基就是人阶中期,筑基巅峰就到达人阶后期圆满,很确定以及肯定,你这家伙现在已经是人阶中期了,筑基已初成了!”

    杂十有些郁闷,不知道林战为什么会这么逆天,相当初他从小修行,炼气到筑基就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完成,而这林战却是一天就完成了这种跨越。

    林战大汗,事实就是如此,他的灵力可是都聚集在右手掌心的九星图纹当中,这应该就是相当于完成了筑基的技术指标啊,算是一种另类的筑基,但是另类筑基也是筑基,冰灵花的灵性恐怕真的就是被自己给吸收了,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我要去投案自首!”林战苦着脸,为什么倒霉的事情总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要早知道炼气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就应该更加小心才是啊,现在后悔当然来不及了。

    “唉,没见过想你这么蠢的人!“

    咻!

    杂十回到寒冰石上,神情凝重地抓起了酒坛子,这种严肃的表情,林战还是第一次看到。

    “十一,我告诉你,这冰灵花的事情,千万不要去承认,而且在人前,你也一定要隐藏自己的修为境界,包括杂一杂九他们……现在让我再想想,看有没有化解的余地。”

    杂十静坐,林战不敢打搅,一直伫立于身旁,犹如犯了错误即将接受家长惩罚的孩子。

    片刻,杂十起身拂袖而去,留下一句话:“三日后我再来找你!”

    留下林战一人,在寒冰石上一头黑线,并且不住纠结着:

    “这杂十师兄究竟靠不靠得住,真的不用去找杂一老大投案自首吗,这样是不是很不好?”

    “咦,这是什么?”林战发现寒冰石上有一本册子,拿起来一看,封面写着风雨云三个大字!

    林战一看到这三个字,就一下子魔怔了,那飘逸不羁的字体似乎是活动的一般,风动、雨落、云聚云散,这种大自然的动态就像是斗转星移,波澜壮阔。

    翻开扉页,跃然纸上的是一种身形步法的口诀,突然之间,九星图仿佛开启了某种领域,里面的灵气自发地涌动了起来,这一页一页的口诀就快速地被灌输了进来。

    如风,时而温柔拂面,时而狂啸不羁,可以像小溪清泉叮咚于山野,亦能如狰狞之海,喧嚣绝尘。

    如雨,淅淅沥沥,随风潜入夜,又有如箭雨势,冲破一切阻挡,摧古拉朽,攻城拔寨。

    如云,聚散随风,久积成雨,聚起时风起云涌,退去时风轻云淡,回首间,已是海阔天空。

    这本《风雨云》显然就是杂十故意丢在这里的!

    他故意落下,让林战捡到,只要打开,不学也得学了,因为身形步法自动强加到意识当中,永难磨灭。

    寒冰石上,林站被灌注风雨云身形步法,此刻无瑕他顾,唯有就地盘坐,开始体会那风雨云境界的奥妙。

    风,侧重于步法,无影无踪,融入万物于无形,这是步法大成之后的最高境界。

    雨,侧重于身形,在对敌之时,想要移动到一个地方,或者挪移躲闪,大部分的时候走直线,就是最短最快的距离,而当走直线不是最佳路线的某些时刻,就可以借助风的步法,做出各种角度,各种方向上的变化。

    云,显然是在风步雨形已经能够有效结合在一起运转时候,才能够达到的一种全新境界。

    风雨云一共分为九层境界,此刻的林战开始全神贯注地默诵着口诀,全身的灵气在九星图的牵引带动之下,绕着各处血管和脉络汹涌地奔腾着。

    现在这些血管脉络,通过一段时间灵气的冲刷扩展之后,已经变得无比坚韧,充盈无比。

    倏地,林战的身周,起了一种波动,这种不同于灵气被吸纳入体的波动,就是风雨云身形步法的一种起势。

    风起势成,锻炼成功的话,那就等于身形步法达到入门,也是第一步。

    “难怪杂十师兄跳下寒冰石落地是轻飘飘的,原来是有风势的辅助,不像我这般,就像一颗秤砣丢进水里啊,落地的反震特别明显,不行,还得继续练!”

    接下来林战就一个人积极地训练了起来,这种身形步法就是要多加运用体会,才能达到心随意动,步履随风,急速如骤雨,进退如云聚云散。

    不知不觉,林战已经在寒冰石跳上跳下几百次了,同时还间隔着在药田当中灵活地转着圈子。

    药田里这些高杆灵株,虽然是死物,可是用来训练初阶的风雨云还是不错的。

    “嘻嘻,总算没有枉费我的一片苦心啊,不错,这家伙还是挺积极的哦!”

    远处的一座药田瞭望台上,对着林战的方向,杂十久久伫立,眼里有着许多异样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