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23章 御姐范
    而且看起来杂十师兄也没发现这里丰富的灵石资源呢,又或者他发现了,但是对他来说没啥用?

    自己这样消耗这里的灵石,他会不会有意见,毕竟这个英雄池所在的秘密洞穴可是他找到的。

    先不管了,有这样的条件不加以利用,简直是暴敛天物,大逆不道啊!

    等下次见到杂十再探讨一下好了。

    不过也奇怪了,杂十师兄好像有好几天没来找过自己了。

    自从冰灵花的守护任务结束,杂一老大给林战调了一个工种,就是负责登记即将开花或者结果的灵药灵花,以便及时采摘。

    这个工作也是一个闲差,凭着林战现在风雨云的身形步法,在宽阔的药田当中几个来回就能够摸得一清二楚,并且所花费的工夫一天不过一两个时辰,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一两个时辰还可以自己自由安排。

    这一天,林战正好在估算着一株冰红莲的成熟时间,远处一阵裂空声

    林战抬头眯着眼睛望去,那是三名衣袂飘飘的修士,领头的是个女的,师姐模样,后面跟着一男一女,看上去有些初出茅庐的感觉,显然是新入门的弟子。

    “咦,这不是三小姐覃清萱吗!”林战眼前一亮,见到熟人真是太亲切了。

    什么冰红莲也暂时不管了,林战拔腿就追,并且高喊道:“清萱小姐,清萱小姐……”

    此刻在半空中的三人当中:

    “下面那个家伙好像在喊我们……”罗响转过头,对师妹覃清萱说道,见到她的模样,有些好奇,“诶,你为什么很紧张的样子?

    “哪有脸红?这里灵气太充足了……”覃清萱像做了坏事一样,连忙将头转了回来,“黄师姐,咱们是要去药谷的宝灵堂吗?”

    “没错!”领头的师姐黄瑜西是这次飘影峰出门办事的领队,负责到赤炼谷的宝灵堂领取修炼用的天材地宝资源,这次也算是带着新入门的师弟妹出来长长见识。

    黄瑜西停了下来,特意转身对覃清萱问道:“覃师妹,这是不是你的旧相识,需要停下来让你们说说话吗?”

    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不少的弟子并不是独自一人进入烈焰冰山的,往往有些是朋友相携,又或者族人结伴,入了山门,又因为资质和机遇的不同,很容易就被分到各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遇上,不算太巧。

    “回师姐,下面的这个杂役堂弟子叫林战,是跟我一起来的……那如果您允许,我就下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当然可以!”

    黄瑜西点点头,随后找了处小山包停下来,收起了飞行法宝。

    覃清萱飞快地朝着林战跑去,脸上笑颜如花。

    “林战,终于见到你了!”覃清萱跑到林战面前,竟然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完了之后又握拳捶了捶林战的胸膛,赞道,“不愧为我覃家的好男儿,身体比以前结实强壮多了!”

    林战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傻傻地笑着。

    这覃三小姐突然这么热情,让他有些不习惯。

    想当初在来烈焰冰山的路上,十来个人可谓是摸爬滚打,跟荒兽战斗连连,那时候覃清萱多少还有点家主的威严,还没有跟林战这些人打成一片。

    此刻的这种久别重逢,却是让她有些激动了吧。

    “覃小姐,恭喜你,成为了飘影峰的内门弟子。”林战伸出了大拇指,并且引着清萱在一旁的石坎上坐下,并且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枚药田里出产的果子,用衣角用力地擦了擦,递了过去,“请你吃十香果,水多汁甜,清肺健脾。”

    覃清萱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林战的脸上,接过十香果,狠狠地咬了一口。

    林战被她直勾勾的盯得有些心里发毛,而且这咬水果的动作,可是有些诱人呢。

    这么近距离一起坐着的可以算是原本的一位女领导呢,虽然年轻相差不是太大,可是现在对方的御姐范已经是有了咄咄逼人的感觉了,挑动了林战心里那道已经很久未曾去注意的神经了。

    曾经凌淇儿也喜欢另一种凝视,双手托着腮,盯着自己的眼睛……又想象着覃清萱要是穿上一身现代的OL职业装,戴着眼镜,款款走向自己的办公桌,那画风完全匹配啊!

    哎呀,有些走神了,林战连忙开口缓解这种尴尬:“覃小姐,你……”

    “先听我说。”覃清萱打断了他:“以后叫我清萱吧,我们现在算是同山门的弟子呢……唔,好吃……林战,那天你被那长老抓走,我都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是到了杂役堂,只要好好地活着就谢天谢地了,等我修炼有成,将来就可以罩着你们了!”

    “啊,清萱,嗯,你一定可以修炼有成的,到时候我们跟着你一定很威风,对了,方大哥和连明大哥他们现在好吗,有没有跟你在飘影峰?”林战毕竟还挂念着方大光。

    覃清萱听到这个有点黯然了些:“他们两个都在葬剑峰,都还只是记名弟子,未入得内门。”

    林战知道,内门弟子哪有那么容易说入就入的,就如覃清萱这样天赋超然的人,听说也是很艰难地通过了几道考验,才被葬剑峰四大长老之一的凤舞看中了的。

    当初方大光和连明两人,天赋测试都还没有那个樊宁的高,能作为记名弟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最可恶的是那个樊宁,他竟然成了葬剑峰峰主的亲传弟子!”覃清萱咬牙切齿,感叹这种人与人不同的际遇。

    “清萱,下次见到樊宁,我一定修理他!”这种时候,只要是男人,都会说这种话的吧,到时候揍没揍那是两说。

    而且这个樊宁,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战现在虽然是杂役弟子,可是也在起步修炼了,相信自己,以后一定会比樊宁强大的。

    覃清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姐和师兄,发现他们在小山包上背对着这边坐着休息,便遮遮掩掩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玉简,往林战的手里一塞,说道:“这是一份修行功法,是我用功勋值兑换的,因为它并不是属于飘影峰专用的,所以你可以拿去研习。”

    “清萱,这,这会让你受罚的!”林战将玉简抓在手里,不好做出推来拿去的动作,怕被山包上的那两人发现情况,可是心里又有些替覃清萱担心,虽然功法不是飘影峰专用,那也是属于飘影峰的,这样可是犯错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