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24章 烈火拳法
    “记住,好好研习,我希望我们几个人都一起强大起来,不然等着被我修理吧!”

    覃清萱走了,留下这样一句霸道的话。

    林战握着玉简,望着那道飘飘欲仙的背影,有些感动。

    心里面,用一句现实世界的话在抒发着这种情绪:“对我好的人都发财!”

    修行功法正是林战此刻急需的一个东西。

    九星图目前来看,只是起到了炼气和积蓄灵力的作用,更多的功能还有待林战开发,所以覃清萱送来的烈火拳法,正好可以让他淘汰掉军体拳和普通的擒拿格斗术,毕竟这两样在这个世界当中算是炮灰了。

    用力一捏,玉简破碎,大段的讯息冲入了林战的意识当中:烈火拳法,为葬剑峰收集的拳法之一,拳法等阶不明,亦不知何人所创,完整版一共有九式,现仅存三式……

    “额,竟然是个残篇的拳谱!”看来覃清萱主修的并不是拳法,对这个拳谱也没细看吧。

    不过这样也好,残篇的才不那么醒目吧,以后施展起来才不会有人追究来历。

    第一式为拳暴,习成后,拳力将达到正常力度的十倍,拳如重锤,拳拳开山断石,无坚不摧。”

    “哇,这个好,一力破十会啊,咱要做个大力的威猛男子,嘿嘿,这不是成了雷神了吗!”林战笑了。

    拳谱记载:烈火拳法第二式拳风,习成后拳速大涨,虚虚实实,让对手眼花缭乱,看不清楚那一道拳影才是真实的。

    林战的意识继续吸收拳谱的第二式,将拳法口诀都强行记忆了下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拳风式我一定要练成!”林战心里的战意在咆哮着,以后再遇到像梅花堂那些人,也不用打游击战了,“第三式拳焰一定更加牛逼。”

    拳焰式,亦是在拳暴和拳风的基础上,出拳之后,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焰,会灼烧对手,无法自救,这第三式也是烈火拳法的精髓所在。

    “哇,这拳焰太霸道了吧。”

    不过这第三式拳焰也是最难练成的,真不知道如果是完整的烈火拳法,后面还有什么更生猛的招式,不过对于目前的林战来说,已经足够了,就是要抓紧将之练成。

    这样一来,身形步法有风**,灵力方面有九星图的辅助,战斗技巧,那就可以依赖烈火拳法了。

    等到林战将残篇的烈火拳法的口诀招式吸纳,那玉简自然而然地碎成了粉末,洒落在地上。

    接收烈火拳法所花费的时间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林战拍了拍手,正打算立即去英雄池秘境,开始练习烈火拳法,突然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下。

    “啊呦!”林战转头,就见到身后那黑帅嫩的杂十。

    白帅嫩变成黑帅嫩,看起来略显生气又有些好奇的样子。

    “一点警惕性都没有,我都到你身后了还没发现,说,你跟那位小师姐是什么关系?”

    原来好奇的是这个,林战咧嘴笑道:“这是我族里的大小姐,我们是一起来烈焰冰山的,她现在是飘影峰的内门弟子,怎么样,十师兄你是不是对人家有兴趣,到时候要不要我帮你搭个线?”

    曾经在宿舍寝室,大家聊起女同学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兴致盎然的情况,一人泡,妞,往往都是全宿舍的兄弟们一块策划攻略的,有的还要充当炮灰的角色。

    林战也早已把杂十当成舍友那种有着深厚感情的兄弟朋友了。

    至于杂十嘛,他平常似乎也只找林战一个人聊天。

    杂十面露狡黠之色:“少来了你,分明是自己对那小师姐有意思,还故意扯上我,不过看来你要抓紧练功了,要不然到时候只会成为躲在女人背后的家伙了。”

    “啊啊啊,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林战为之气结,咱来到这个蓝冰世界,面对覃清萱这样别有韵味的古装美女,作为正常的男人来说,当然是会刮目相看的,但是要说有想要更进一步的交往,可是一点都没有那心思。

    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活得出色,期待以后有机会能够回到现实世界当中去,这可是林战目前的唯一目标,况且跟凌淇儿说分手,现在也算是才刚刚进入了失恋综合症阶段,有时候还会很想念她的,想念两人在一起的那段美好岁月。

    要这么快移情别恋,显然是不可能。

    不过林战也知道,杂十的后半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男人就一定要比女人强,为她们遮风挡雨,将她们隔绝在危险之外,有什么困难就要站在她们身前。

    所以啊,努力修炼,提高战斗力,是一贯的宗旨。

    看来跟杂十的这种类似寝室午夜悄悄话的聊天亲密度,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于是林战聪明地闭嘴了。

    “你的小师姐偷偷塞给你什么好东西了,拿来看看呗。”杂十聒不知耻地伸出右手。

    功法玉简已经粉碎了,林战一点也不担心,只不过暗中感叹着杂十那眼神太犀利了,覃清萱那微小的动作都能被他给发现。

    “既然是偷偷塞的,那当然不能告诉你是什么东西了!嘿嘿。”林战当然不会坦白功法的事情,如果让人知道了,这对自己和覃清萱都不是好事。

    即便如杂十这样睡在一起的兄弟,那也不能说。

    “呵,不说我也猜的出来,不过有句话我要提醒你,任何修炼功法,只有适合自己的,才能达到完美的目标,如果不是这样,对以后的成长空间,会有很大的局限性。”杂十收回自己的手,坐到一边,轻飘飘地嘀咕了一句。

    然后跟往常一样,掏出了酒坛子和灵药叶子包着的荒兽烤肉,

    林战见到他这副模样,不置与否,坐了过去,掰了一块烤肉,啃了起来。

    “十师兄,你这肉都是从哪里来的?”林战吃完一块,又继续第二块。

    杂十看了一眼林战,感觉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废话,当然是以前狩猎来的!”

    林战吐了吐舌头,其实他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无法想象杂十去狩猎,去跟荒兽战斗,那是怎样一个场面,那一定比跟杂役班的自家兄弟战斗,轻松得多吧。

    这次,杂十临走前,还给林战留下了两大块荒兽烤肉和两坛子酒,说是恐怕有一段时间不能来找他了。

    杂十临走前的那种眼神,看得林战有些发窘,好似生离死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