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28章 放开我的腿
    人生最窘的表情,让杂十给看到了,而杂十那几乎可以媲美于狗鼻子的敏锐嗅觉,又让林战无比佩服。

    此刻林战都已经闻不到空气中还有什么残留的幽香了呢。

    “不对,杂十生气的原因一定是因为灵石被自己吸纳了!”

    林战倏地站了起来,指了指各处的钟乳石残骸,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些灵石钟乳,很多都被我吸收了灵力……”

    “嘘!”杂十示意林战不要说话,在密洞的各处巡查了一番,然后再返回。

    “奇怪,感觉有陌生人来过的样子,现在看看又有点不像。”杂十绕着林战又转了两圈,将他从头到脚都仔细地看了看,说道,“不错嘛,就这几天的功夫,你的实力看来又大涨!”

    林战是明白了,就像之前的那本《风**》身形步法的事情,还有这次钟乳石的灵力问题,一说起来的时候,杂十就装作不知道林战在说什么的样子。

    既然杂十故意不在乎,那林战也不再继续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了。

    感激还是放在心底的,这跟覃清萱送的《烈火拳法》一样,对林战来说,都算是无比珍贵的馈赠。

    “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我就揍不动你了!”杂十咧了咧嘴角,一脸揶揄之色。

    林战才不管他是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从覃清萱那里得到了什么高深的功法,怏怏地问道:“十师兄,你不是说这次要离开很久吗,怎么这么快咱们又见面了?”

    这本是没话找话,却是被杂十揪住不放:“没良心的家伙,你是不是活腻了,很不想见到我呢?大哥我还想带着你去狩猎呢,现在看来算了……”

    狩猎!干荒兽?

    林战的眼睛亮了,整个人的精神也是为之一振。

    “十师兄,十老大,十大哥,你说的狩猎是真的?”

    杂十瞥了他一眼:“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想你这样看护灵草,能拿到几个贡献值啊,要等到兑换一本好的修行功法,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呢?荒兽的尸体,以及兽晶,都可以送到荣誉堂去兑换贡献值。”

    “那狩猎是不是要离开赤炼谷,或者离开烈焰冰山呢,走太远,杂一老大到时候会怪罪的。”林战毕竟是菜鸟,不是老油条,杂役堂的纪律还想着要遵守的。

    “要是怕,你就别跟着来。”杂十可没给林战留下更多考虑的时间,率先出发了。

    “唉,我知道又是这样!”林战一咬牙,表面很犹豫,心里面对荒兽的那种按耐不住的饥渴早已沸腾了起来。

    走就走,咱现在也是有练过拳法的人了!

    风**随着心念而动,林战以稍稍逊色的速度,朝着杂十遁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赤炼谷深处的赤炼宫,一座莲台上虚影凝练,接着一双粉嫩白皙的赤足从莲座上伸了出来,并拾阶而下。

    “师尊,您不够意思啊出去玩不带我!”莲座下一名青涩年轻的女子,蹿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赤足女的大腿!

    “快放开我的腿,本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行事要淡定从容,这样咋咋呼呼的,小心被轰出师门!”

    这位年轻女子口中所称的师尊,并被紧紧抱着大腿的,正是烈焰冰山赤炼宫宫主,人称幽香宫主的宁婉清!

    此刻她是刚刚从林战的英雄池密洞中返回,那原本云淡风轻,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仙女形象,在自己的徒弟水欣欣面前,是再也保持不下去了。

    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摊上了这么一个脑袋缺了一根筋的徒弟,人生已然崩溃。

    若不是这样,宁婉清也不会肖想上了别人家的弟子,无意中发现了林战这么一个好苗子,就主动凑过去帮他开启魔鬼特训。

    “师尊大人啊,要轰出师门您早就轰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水欣欣已经是赖在地上了,手里的那没有轻重的力道,都快要将师尊的白色长袍给扯落了。

    “我早让你放手了!”宁婉清终于怒了,赤足轻抬,那上面赖着的水欣欣就顺势被甩出殿外,飞出老远。

    “嘻嘻嘻,师尊大人,您这招飞毛腿越来越熟练了呢,这样好好玩哇……”水欣欣自一条冰沟里爬起,三两下抹去脸上的冰水,继而手舞足蹈。

    不得不说,这个水欣欣长得还是很清楚端庄的,十五六岁,分明就是一个萌萌哒的小萝莉模样。

    “滚去北境森林,暗中保护一个叫林战的杂役雏菊堂弟子!如果林战少了一根汗毛,你回来抱本尊大腿也没用!”殿内狂风肆虐,门户震荡。

    水欣欣一缩脑袋,吐了吐舌头,二话不说,撒腿就跑,一转眼就没影了……

    赤炼谷,跟烈焰湖一样,都位于烈焰峰和望西峰之间。

    烈焰峰算是主峰,在五岳当中海拔最高。

    自从进入杂役堂,林战的活动范围也仅仅是局限在杂役工作的区域,最远到的地方,也皆是药田所在的赤炼谷区域,一直都是在烈焰峰的靠西面。

    烈焰峰的范围很广,跟五岳的其它四座山峰一样,常人根本无法窥探到全部。

    此刻跟着杂十顺着烈焰峰和望西峰交汇的山谷,沿着赤炼谷和烈焰湖边上错综复杂的地势奔走,驰骋了足足有两个时辰,才算是抵达了烈焰峰的北面。

    越往北,冰层越厚,险峰无路。

    由始至终,杂十还是在考验着林战的身形步法,时不时地展示一两下无比惊艳的动作,看得林战是瞠目结舌,然后心动之余,他也开始尝试着。

    风、云、雨!林战算是掌握了前面两式。

    雨,是要将风云完美地结合之后,才能自然而然生起那种共鸣。

    风起、云涌、雨成。

    林战一边吸气吐纳,一边默诵着口诀精髓,努力将自己的身体跟周围的气场相融合。

    穿过一段巨树屏蔽的雪雾森林,杂十和林战在一处伸出山巅的石崖处停了下来。

    眼前一望无际的广袤森林,让林战大为惊叹。

    原来在烈焰峰的北面,竟然是这样一处绝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