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34章 无耻之辈
    “哼,为了你这个家伙,本门出动了数批人马,在北境森林四处搜索守候……死在我们手里,你也算是值了!”

    为首的老者鼻孔朝天,对宗门这次任务显然颇有些微词,恐怕是觉得对付一个小辈根本无需他这样的人物出手吧。

    “哈哈哈,姓云的,你也有今天!修为境界被封禁,再跟以前一样嚣张来看看啊?”另一个年轻女修士义愤填膺状。

    更有另一个男修仰天长啸:“师弟,今天师兄要替你血刃仇人了!”

    林战目睹对手的这些表演,悄声跟杂十耳语着。

    “云师兄你杀了人家的师弟啊,难怪要被追杀呵。”

    面对林战的幸灾乐祸,杂十简单快速地解释了几句。

    原来杂十跟人的矛盾,也是在北境森林的狩猎当中结下的。

    被杂十出手灭杀的叫梁潜,是附属在望西峰下的梁家宗门弟子。

    说是附属,实际上梁家在蓝冰城外的众多家族宗门里,算的上是中等声望的,整体实力不容小觑,梁家弟子中也只有一小部分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焰冰山的望西峰去修炼。

    当时杂十带着两个同门师弟追踪一头荒兽,无意当中撞破了正在抢劫弱势修士小团队的梁潜一行,按照杂十的性格,当然是强势出手,并且打死了始作俑者梁潜,重伤了几个他的追随者,其中一个女子今天也在场,仇恨就是在那时候结下的。

    “啊呀,在北境森林,修士就是一颗小沙砾,真的是人命如草芥,技不如人死就死了……”杂十深表不以为然。

    “云师兄,你一定不止就梁家这么一个仇家吧?”林战试探着问道。

    杂十咧了咧嘴角:“咳咳咳,这种情况多了去了,哪里数得过来,我也懒得去记,这些无耻宵小之徒简直就是侮辱了修士这个称呼!”

    哪里数得过来?林战的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

    不过对于杂十的后半句话,林战还是深有同感,人如微尘却又争斗不止,更有一部分人作恶行劣,真是该杀,换了他有能力的话同样要出手。

    对恃中,听到对方出言挑衅的杂十,跟林战的交流很快就结束,他抹了抹嘴角的血渍,冷笑道:“原来赵家人是这么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的!既然如此不要脸,那就让我在死之前再多拼掉几个才够本!”

    杂十的身上涌起了一股壮士断腕即将赴死的决绝,林战退后了一步,右手成随时握拳状,也是准备随时出手。

    即便杂十是佯装修为仍然被封禁着,计划在对方的大意当中出其不意地尽快尽多地击杀对手,可是林战看得出来,杂十的苦肉计,实际上他本人已经是受了不轻的伤,境界上恐怕也是大打折扣。

    林战必须助他一臂之力,这个天生炉鼎,此刻正是最有用的时刻。

    杂十挥着重剑,踩着比林战更加酷炫的风**身形步法,霸气地冲入了敌阵,此刻他的动作就还是个修为被封禁的赴死蛮夫。

    死,可能三两招就能解决问题。

    因为那两个老者俱是黄阶境界的修士,打杂十这么一个害虫,就是一巴掌的事。

    果然,这样的进展真的就是按照杂十的计划在走,他就是希望他们不当自己是人阶巅峰!

    对方六个人仅仅是三个年轻修士动了,剩下的除了第一次交手就被杂十重创的那个,加上两名不屑动手的老者,这样一来,杂十就仅需以一敌三。

    臭屁的杂十素来在林战面前号称是黄阶之下无敌手,加上灵活的身法,和境界封禁的成功伪装,那三个赵家年轻人,直到被重剑突然暴涨的锋芒或斩去脑袋,或砍为两截,恐怕才恍然醒悟,足以死不瞑目。

    原本受重伤的那个看到此情此景,竟然是气急攻心,大叫一声,吐血而倒!

    这杂十的一波杀三带一,终于是令两名老者再难以保持不屑无视的态度了,顿时怒发冲冠,睚眦欲裂,亮出了各自的随身兵器,一左一右欺身而至。

    “无耻之辈,气煞老夫了!”

    在杂十一波杀的时候,这是狗屁的修为被封禁,他俩要再看不出来那就是傻子了。

    根据杂十之前给林战透露的信息,如果是发展到了这种情况,该是战略性撤退一下下的时候了。

    但是在战略性撤退之前,杂十不介意再动用库存的宝贝:一次性九转偷功符,将修为临时地强行升级到黄阶初期,来给两个老家伙制造一点麻烦。

    也许搞不好,运气一来的话,重创对手,那就赚到了。

    面对挑衅来找茬的敌人,杂十不介意连本带利地发挥一下。

    战斗到此刻,杂十已经衣袍皆碎,裸露着上身,那是一副精壮的腱子肉。

    “哈哈哈,果然是蛇鼠一窝,连笨的方式都是一模一样的……”完全无视身后林战的紧张,杂十愈发豪情万丈,“你爷爷我不止修为没有被封禁,更早已踏入黄阶了,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以为也是我的对手吗?”

    两个老黄阶听闻之后,脸色微变,身形不由得一滞……

    杂十哪里容得他们反应过来,九转偷功符瞬间加注己身,黄阶的威能爆激而出!

    “星辰坠落!”

    一招看似摄人心魄,有着巨大威能的剑势强悍登陆。

    梁家二老心中暗叫:“不好!”

    何谓憋屈?就是用来形容他们此刻心路的。

    原本以为对付一个最多人阶后期巅峰的,并且还是被封禁的伪后期巅峰的小家伙,完全大材小用,结果不仅带出来的年轻弟子被砍死三个,气死一个,现在各自又是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两张老脸一起是青一阵白一阵,连着又红一阵。

    面对星辰坠落这样听起来就像是绝招的攻击,无奈之下,二老硬着头皮,挥动手中的兵器做出了格挡。

    为什么说是无奈呢,因为老家伙两人本身的境界,都也才堪堪踏入黄阶初期。

    对付人阶后期巅峰的杂十,那是碾压,但是对付也是黄阶并且又表现得如此抢眼的杂十,当然要纠结一番了。

    很怕啊,谁知道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鬼是到黄阶什么阶段的呢,说是黄阶中期,那老家伙自己不是要送死了!

    杂十的这一招星辰坠落太华丽了,连自己人林战都相信了,以为他真的黄阶了,可以**一战,于是九星图的炉鼎技能忘记施展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