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41章 决不能放手
    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此刻的林战。

    失去知觉随波逐流,不知道自己的遭遇或许悲催地不那么明显,那么在下一刻,他突然清醒了过来,并且眼睁睁地发现自己身似浮萍,被水流带到岩洞,时不时地撞到岩壁,又时不时地磕到灵乳石,或者又在水中翻滚着东跌西荡,而不能有任何办法,这种眼睁睁,才是悲催之最。

    提气,不成!

    运功,没门!

    呼吸,满口都是湖水!

    就连之前身上唯一穿的那条自制裤衩,都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姥姥的,这种鸟朝天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啊!

    老天啊,要死就干脆点,这样半死不活的,你是要闹哪样?

    “海啸”终于不再肆虐了,水势减缓,岩洞当中的水位由原来的充斥全部,逐渐下降。

    行尸走肉一般的林战生不如死,全身上下的皮肤已经没有一块是完整的了,头脸早已不成样子,心如死灰,最后终于是要搁浅了。

    搁浅并不意味着就安全了,就凭着这样的伤势,恐怕也只是苟延残喘,更别说停的这一下,他被最后的一浪狠狠地砸在了一块石头上,正中头部,就此再次昏迷不醒。

    陷入昏迷的前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挤了过来,而他的手正好顺势往后一甩,用仅存的一点点力气,抓了下去,入手处一阵富有弹性的柔软。

    这是什么东西,又软又,不管了,狠狠抓住,决不能放手

    说到林战的悲催,恐怕还有人不这样想。

    而这人就是被自己的爹昵称为云儿的人,也就是杂十。

    当时跟林战分别之后,杂十回了一趟杂役堂总部,也就是回家拿了点东西,补充一些装备之类的,因为北境森林之行,物资消耗也挺大的,需要及时补充。

    不过这趟回家,在回来的时候,却是遭遇了仇家的埋伏,数名黄阶初期高手带着二十几个人阶后期巅峰实力的杀手,从暗中蜂拥而至,看着是一副不论生死,全力灭杀的架势。

    还好,杂十对于这样的被伏击显然是经验多多,打不过还不能跑吗?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跑还留着被围殴,甚至是被轮那个啥的,这世界上啥人都有,可不能排除对方当中有些是三观不太正常的,况且杂十本身就是白又嫩,难免不会让人想歪了那啥

    于是杂十各种逃窜,对方过的人各种紧逼各种追杀。

    这个逃窜嘛,有时候确实只能是用慌不择路来形容,所以无意当中,杂十往烈焰峰和望西峰之间的烈焰湖方向而去了。

    这一去,就造就了杂十的悲催,以及连累了自己的小师弟林战同学的悲催。

    杂十曾经告诉过林战,有关于英雄池的情况,说英雄池是跟烈焰湖相连的,只不过是有个隐秘的连接口,一直没有被发现具体是在哪个位置。

    今天好死不死,杂十跟对方的激战又在无意当中冲开了这个隐秘的连接口,并且还冲的有点大了。

    另外一点,英雄池的水位是比烈焰湖高的,当战斗的威力冲垮了连接口的天然平衡维持力时,一下子出现的落差,就形成了英雄池往烈焰湖的倒灌,那一瞬间的倒灌力可以说是异常凶猛,便造成了倒灌过头。

    冲出来的英雄池大水量,瞬间就在烈焰湖的就近区域来不及分流,便又再倒灌回去,这一下便造就了让林战生不如死的巨大“海啸”。

    在连接点破开的时候,杂十一下子就想到了这里一定是通往英雄池的,寻思着自己目前的危险境地,而英雄池地域,又是自己熟悉的地方,算是主场,领着敌人进去,就能够将他们逐个清除。

    于是心下一横,看准了时机,一个腾跃,就要钻进浪头。

    好死不死,这个时候对方的两名黄阶早就等着找机会对杂十来个致命一击呢,见到此刻露出来的破绽,哪里还有放过的道理,两人便是一左一右,轰出了势大力沉的两掌,将之轰进了水里。

    “老爹啊,今天云儿这是药丸啊!”

    杂十刻不容缓之间,连忙往嘴里塞了一颗药丸,这是冰心丹,可用来疗伤。

    接着,堪堪要重伤不支的他,便随着海啸一股脑地冲了进去。

    在他落水之后,身后的几名敌人站在高处搜寻了一番,便悻悻地离去。

    两个黄阶的倾力一击,又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更加相信目标必死无疑,所以便没有继续追击下去。

    杂十吊着半口气,冲进了面目全非的英雄池,在他的视线当中,前面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发疯般地腾跃逃窜,心里多少有些平衡:“原来不止我一个倒霉蛋,这里还有一个呢!”

    很想放声大笑,可是很快就懵逼了,因为他发现那个人是林战,也只有林战才会在这里活动,因为这个地方,最早就是只属于自己的绝密之地,后来才分享给林战的,现在前面的人当然就只能是林战了。

    “可怜的孩子啊,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那样我会内疚一辈子的,而且我”

    可是就在下一时刻,杂十又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全身的伤势并不允许他这种笑法,可是真的憋不住了,因为前面的林战,此刻身上那条奇形怪状的裤衩被水流给顺了下来,一下子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所以现在的林战是个光溜溜的家伙了。

    这一笑,让刚刚服下去的冰心丹顺利化开,神奇的疗效让杂十的伤势瞬间就恢复了两成,不过也紧紧只是两成而已。

    而这样的伤势,在这样的水流冲击之下,跟行尸走肉也同样没有什么区别。

    已然如此悲惨,而且就在下一刻,杂十同样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衫,以着林战那件裤衩相同的方式,比水流一件一件地冲开,顺走。

    不论他想要怎么弓身,收腹,怎么夹腿那都是没有一点延迟滴,很快,杂十一样是一丝不挂,清洁溜溜的了。

    跟林战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因为林战身上有的部件,他没有,而他,此刻应该改为她了,她身上有的部件,林战当然也不会有,因为她是女生!

    一直以来,杂役雏菊堂堂主云漠北的女儿云吟,就是以易容的方式,女扮男装混在杂役弟子队伍当中,隐瞒了真相,欺骗了广大师兄弟的纯洁感情。

    现在,眼看自己身体的真相就要率先暴露在小师弟林战面前了,云吟顿觉满脸羞愧,无地自容。

    前面的林战因为各种障碍物的阻挡,速度虽然不慢,不过自己这边一路上是畅通无阻,如鱼得水,竟然是一点一点地往林战那边靠近。

    “羞死了,我不活了!天啦噜!”

    当云吟被动地追上林战,并且由于水流的关系,第一下一触即离,接着就要再接触到一起的时候,她察觉到林战的眼皮动了动,就是一只张开的大手朝着自己胸前抓了过来

    有心无力,这种无法逃开的情况太悲催了,那是我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心底大喊:“嗷,不要,你走开!你走开!”

    ...